獸與魔之戲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獸與魔之戲

文章政小四 » 2004-04-04, 08:00

  若說「台灣」、「民主」是檯面上光明自若的象徵符號,引領主體崇仰追求,仇恨憤懣<br>就是崇仰「台灣」、「民主」的心靈中,暗潮洶湧的無形神秘黑暗力量。這股黑暗力量暗藏<br>心底,伺機而動,準備隨時衝出廝∕私∕撕殺一番,是人類獲得言說能力的閹割餘孽,更是<br>進入象徵秩序的永恆詛咒。<br><br>  總統大選以來,對立氛圍如薔薇藤蔓緊緊纏繞每一位台灣住人;銳利的荊棘包圍刺入人<br>人心中,既深且痛。為了抒發一己之(不)爽,每一個人愈發口岀惡語,結果卻招致<br>更難以忍受的反擊和反反擊,導致彼此間令人窒息的仇恨敵對與弔詭的緊密相連。相對於競<br>選前表面和諧安定的社會基質,競選後溫度陡然升高而一發不可收拾的仇恨對立、朋友失和<br>,自是個人心靈黑暗惡獸的突破牢籠大肆作孽。<br><br>  縱放這頭嗜血仇獸的兩千萬心靈主人∕奴隸,自須各自背負妒恨之責。然相對於競選前<br>和諧安定之如今仇恨四起、相互對立之勢,擁有操弄人心政治大權的政治人物,應負起最大<br>責任。深諳深層人性黑暗力量的陳水扁,在任內創下失業率、貧富差距、迅速右化與腐化新<br>紀錄,為了遮掩施政無能與右派實質,不惜與李登輝共謀煽動妒恨之國族認同,以台灣自居<br>從而將另一半台灣住人排除在外,圖割喉當選之利。事實證明,這般「不齒之圖」於勝選甚<br>為有效,然而所造成的台灣兩國效應,卻也說明了陳水扁引發當前島內對立仇恨局勢,乃以<br>迷人毒果魅惑生人的黑暗人魔。<br><br>  當然,國族認同令人歡爽、為人所追求,可以理解。正如有人喜愛陳柏霖,有人嗜好收<br>集名牌衣飾,有人戀鞋襪,有人人獸戀,有人拜金,有人拜肌,國族也是已逝原初愛物的替<br>代物之一。雖然虛幻飄邈,國族這個物神卻讓個人主體誤以為閹割的又長出來了,於是產生<br>久違的歡樂,在高潮中分泌岀鹹濕極度的快感淋漓。<br><br>  然而,當國族主義被操作激化,主體對於國族認同就不免失去反思批判的能力。如此這<br>般毫無保留地沉浸信仰於國族物神,失去「不此之圖」的另類選擇空間,必然隨即引發對於<br>對立他者的厭惡、敵視與仇恨。此乃因為,在國族本無物、飄邈如雲煙的實狀下,國族認同<br>者看到對立他者以不同於自己的方式在爽,不免產生「快感的偷竊」的心理焦慮,擔心自我<br>已然閹割的陽具的再度閹割,於是心理逆流迅速竄出,恨意突生,歡虐殺意暴起。如此一來<br>,心靈深處黑暗惡獸進場,社會仇恨四起,人們相互猜疑對立,台灣也就失去和諧和平表象<br>。<br><br>  人是佛是魔,端在一念之間。然而個人反思再怎麼有助於抑制深層心靈黑暗力量,仍無<br>法抵擋外在環境的情緒亂流與對立氛圍。於是,掌握大權、有鉅大能力左右論述、煽惑人心<br>的政治人物,就應當自制,避免成為縱放千萬頭黑暗惡獸、點燃仇恨火種的人間惡魔。否則<br>請神容易送神難,勝選的下一刻起,就是另一場仇恨敵對的獸與魔大戲肇始。<br><br><br>政小四 93/3/25<br>〈獸與魔之戲〉<br><br>http://www.wretch.twbbs.org/blog/s4&article_id=1051
政小四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Bing [Bot] 和 3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