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消費,是神經野百合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不是消費,是神經野百合

文章政小四 » 2004-04-12, 08:00

  一群草莓族學生在中正紀念堂絕食靜坐,抗議真相不明、撕裂族群的混亂政治(politic<br>s),隨即引來異議者批判。而學生在批判下,儼然貶為十年前野百合運動的符號、道德消費<br>者。<br><br>  這些批判者專注於檢查學生們的顏色。他們認為學生骨子裡除了草莓色,還有根本色彩<br>,意圖以色彩證成學生的原罪,從而取消學生向當道抗爭的正當性。然而即使有所色彩,「<br>不要蒙蔽真相」、「沒有族群分化」等訴求依然閃耀普世光芒,絲毫汙衊不得。正如同民進<br>黨人林義雄日前聚眾絕食,訴求國會席次減半一般,是人民宣告主張、行使人民主權的政治<br>(political)行動。因此當日林義雄受總統探視,而今日學生則立場備受懷疑,反而彰顯<br>3680;顏色真正入骨的是誰。<br><br>  於是能被檢查出來的,反倒是批判學運者對於學生的妒恨。不少批判著眼於學運的接力<br>絕食,認為不過是草莓族的減肥瘦身營,暗示學生們應當絕食絕水,直至身體不支。當中可<br>見的,既不是同為台灣人的同胞情感,也不是普世的人性關懷,而只有滿溢不止的妒恨怒流<br>。這股蕭瑟恐怖的妒恨怒流,不僅衝向學生,衝向草莓族,也衝向純潔,衝向青春,更衝破<br>自我心靈的黑暗防線,將自我變身為受黑暗力量驅使的可怕魔獸。<br><br>  種種妒恨批判,終究暴露出批判者恐懼學生的事實。他們批判學生戴口罩抗議,是矛盾<br>地不公開發聲;正是這裡點明瞭他們最害怕的,不只是難以駕馭的青春,更是無聲勝有聲的<br>詭譎曖昧、流轉渾沌。青春不定型,與戴口罩不發言,共同攪和出的流變不確定,讓這些大<br>人∕前青少年∕殭屍所深惡痛覺;原因在於他們早已受現代秩序規訓,僵化於條理律法,從<br>而焦慮於任何的不確定、不發聲、無意義與曖昧、偶然。正是焦慮難當,他們才要立即、片<br>面地替學生詮釋色彩與立場,從而解除歇斯底里的心靈危機。<br><br>  如此看來,新野百合運動既不能說是「重現野百合」,也不能說是「消費野百合」。新<br>野百合運動從新創造出渾沌未明的氛圍,令反對者焦慮不安、群起發乩,好比是整體社會的<br>精神分析師,將中正紀念堂轉為精神分析診療室。以這般詭譎曖昧的後現代風格,難道不該<br>稱呼新野百合運動為「神經野百合」?<br><br><br>政小四 93/4/6<br>〈不是消費,是神經野百合〉<br>http://www.wretch.twbbs.org/blog/s4&article_id=1260
政小四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4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