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遊法與不斷的民主化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集遊法與不斷的民主化

文章黃文雄 » 2004-04-13, 08:00

集遊法與不斷的民主化<br><br>黃文雄<br><br>學生絕食靜坐被強制驅離一事,近來各方議論紛紛,表態頻頻,動作不斷。但奇怪的是,卻<br>沒聽見有人提到<集遊法>的弊病本身。這個現象值得打鐵趁熱,乘絕食靜坐還在進行,從「<br>不斷的民主化」的觀點稍加討論。<br><br>和稱為<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的時代相比,該法有相當明顯的進步。這是政運和社運聯<br>手衝撞挑戰出來的結果。可是二OO二年藍綠聯手修正的目前該法卻仍有不少人權組織所反對<br>的地方。首先當然是該法仍然採取許可制而非比較民主的國家的報備制,而有些規定也過於<br>嚴格:你去過信義路的AIT沒有?該法規定在外國使館集遊,必須距離五十公尺以上。這豈不<br>等於說,AIT有免於示威的特權?<br><br>不但如此,<集遊法>還有執行的問題。聽說申請的核准離百分之百不遠。但那不准的百分之<br>幾卻正是問題所在:過去就有過反核團體申請圍繞李前總統官邸「散步」,警察局卻連收件<br>都不敢的案例。另一方面,只要發動的人「份量」夠重(如立委),或聚集的人夠多,申不<br>申請根本沒有差別,警察自然會「通情達理」。藍綠執政,儘皆如此。<br><br>在這種狀況下,連宋進軍總統府時固然不會想到<集遊法>,事情鬧大之前,政府和整個社會<br>多半也沒想到。鬧大之後又在普遍性和選擇性執法的爭議上游動不定,各取所需。這個月來<br>,我們也都看到不論朝野,包括為了「真假野百合」而爭論不休的人,都沒人談到該法的弊<br>病,尤其是否應該改許可制為報備制的問題。<br><br>集遊人權如此從威權獨裁時代的防民如防賊,到今天的習慣性的無政府加選擇性的「有政府<br>」狀態,不能說沒有進步,而且是奮鬥得來的進步。但這就是集遊權利之民主化的「終站」<br>嗎?<br>我們不難想像,這陣風波過去之後,上述習慣性的無政府狀況還是依然如故,選擇性的「有<br>政府」狀態下還是會有類似「純潔的學生」各方爭相要求例外處理的現象,還是會有「搞怪<br>」另類或弱勢的公民運動集遊人權受限卻無人聞問的案例。最重要的是,具有既得利益的藍<br>綠權力者還是會堅持許可制。<br><br>因此,看到「真假野百合」爭論的各方討論強制驅離問題而沒人提及<集遊法>本身的時候,<br>我是有感慨的。尤其是到「中正廟」支援的某些老牌街頭民主運動者。他們給人的印象是好<br>像又回到十四年前的當年,其間沒有歷史。如果和表態或未表態的大人物一樣,「連」他們<br>也陷入學生特殊身份的迷思,把許可制之不民主也忘了,還有多少人會關注集遊人權的真正<br>「普國化」和全民化?<br>西方一九六O年代的民主運動者在「打碎體制」的狂飆之後,痛定思痛,改採把「資產階級民<br>主」的理想宣示「當真」而推向其極限,透過彰顯何者為真為假的策略,以為進一步改革鋪<br>路開路。這種看法有其可以供國內獨立公民參考之處。如何辨別並珍惜得來不易的已有進步<br>,而又不忘民主化必須持續不斷的進行?這是一個有待更多討論的問題。<br><br>以<集遊法>為例,經過這個月來的吵鬧,即使知道了前文所說的怪象的人,恐怕也會回頭覺<br>得許可制有其必要,因此修法改善有其深具吊詭的困難。其實呢?報備制下行政部門認為可<br>以證明其必要時,仍然可以向法院聲請假處分(injunctions)。只要說明清楚,目前反而是<br>推動報備制的好時機:如果有民間施壓,只要藍綠有一方肯放棄對人民的不信任,另一方多<br>半不敢不跟進。<br><br>但是文章還是得回頭看看前引的西方經驗。「不斷的民主化」是必須愈向前走愈具體的。這<br>才是關鍵所在。太過大而化之的話,恐怕即使自認獨立的改革者都會在「客觀上」掉入偏藍<br>偏綠的陷阱。由於學生被驅離所突顯的集遊問題,只是案例之一而已。
黃文雄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