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流 老二哲學的背後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新潮流 老二哲學的背後

文章施正鋒 » 2004-08-02, 08:00

新潮流 老二哲學的背後<br><br>施正鋒/淡江大學公行系暨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br><br>有人曾經描述過去日本的自民黨為「既不自由、又不民主、更非政黨」,如果以同樣的說法來形容民進黨是「派系的結合」是言過其實的話,我們至少可以這樣說,民進黨創黨至今的內部運作,大體是沿著新潮流/反新潮流的辯證關係在發展。以歷屆黨主席選舉的獲勝聯盟來看,除了老黨外黃信介以外,幾乎其他的人都有新潮流的影舞者隱身於後,而黨章、黨綱的修訂,提名制度的更易,新系一定是無役不戰,更不用說對外的選舉動員。<br><br>到目前為止,民進黨在組織上最大的特色,就是能隨著政治環境的變動而調整,尤其是在民主轉型的過程中,作為一個新生的反國民黨的鬆散結盟,既無人脈、又無資源,多元的派系彷彿是磁性不一的磁鐵,一方面吸引國民黨不願/無法整合的本土勢力,另一方面又可以提供極大化的社會擴張觸角。此外,百花齊放的政策立場呈現,表面上看來是亂無章法,但往往扮演黑白郎君的角色,雖然有礙政黨認同的塑造,卻因而得以成功保證政黨本身永遠立於不敗之地。<br><br>新潮流原本打著改革的旗幟,起先以堅持社會運動嚴厲批判走議會路線的公職,從「雞兔同籠」以來,一直能主導民進黨的論述大筆,也贏得多少島內海外理想主義者的掏心肝。我們可以看到,新系招攬的成員幾乎都是能言善道、能文能武,特別是為躍躍欲試的年輕人提供一條從政的保證班;在派系人事集體調度的原則下,入門的人送往不同的位置磨練,包括立法院、縣政府、到部會,更不用說中央黨部。<br><br>在民進黨開始作執政的想像之際,新潮流也同時嘗試地域式的穿透,由立委轉跑道競選縣長。目前,雖然新系百里侯尚無人在實力上能挾諸侯以令天下,卻是總統選舉不可輕忽的大樁腳。縣長在廢省以後水漲船高,既有人事聘用權力,更有豐富中央資源直接挹住,彼此交互滋養,儼然是美國的州長一般,難怪翁金珠會婉拒入主教育部。<br><br>紀律嚴謹是新潮流最為外人稱道的特色,不過,也是最為其他派系痛恨的理由,因為在派系利益至上的最高指導原則下,為了捍衛/擴張地盤而精準計算每一場競爭的得失,新系往往不惜與昔日盟友決裂。<br><br>至於新系昨是今非的權變、對於改革的裹足不前,特別是新系早期高舉台獨巨擘,近年的言論則與其歷年來批判的對象有所聚合,卻未見往日周延的說服工作,也不免讓民進黨的忠誠支持者懷疑,他們是否不顧政黨立場、甚至於國家利益。<br><br>新系最大的道德瑕疵是對於社會運動團體的操弄,對於學運、工運、婦運、原運、以及環保運動、甚於媒體,進行收編、滲透、或是乾脆汙名化,今天民間社會積弱不振,除了說民進黨的執政外,新潮流的保險套用完即丟的手段「厥功甚偉」。<br><br>在民進黨執政以來,派系反而成為最大的包袱,特別是派系「盍各言爾志」的做法,不是負責任的政黨政府所應有所為。此外,人事分配上的派系考量,給企盼改革的中產階級帶來負面印象,尤其是對於官僚體系的破壞,難免讓清流嘆息而卻步。不過,對於新潮流來說,最大的挑戰在於無力主導論述,也就是說,在反智的傳統下,即使送年輕的流員到海外沾過鹽水,總是不如腳踏實地取得知識,因此,即使在電子媒體能意氣揚揚,卻掩飾不了聰明多於知識的落寞。<br><br>不管如何,派系運作或許是反映出台灣的社會結構,在未進入理念結合的境界之前,容或只是理念近似,派系多少可以補政黨本身在彙整上的不足;只要派系的合縱連橫透明化,不要尋求過度的「政治租」,也未嘗不可。只不過,在憲政體制朝向總統制調整之下,若進一步廢除閣揆,派系能抵擋總統削籓的摧枯拉朽嗎?老二哲學的背後,即使終究能夠南面稱王,除了權力、利益以外,還有甚麼可以號召群倫的? <br><br>【2004/08/01 聯合報】<br>
施正鋒
 

新潮流創系20周年 尋找新的方向

文章專題報導 » 2005-01-19, 08:00

2004.07.31 中國時報 <br>新潮流創系20周年 尋找新的方向<br>高有智/專題報導<br><br><br> 新潮流系歷經大小戰役,向來以紀律嚴明、論述犀利聞名,然而,追逐權力布局的結果<br>,雖然總能精準掌握政治情勢,擴大政治版圖,卻因不斷調整既有路線,不少「流員」憂心<br>新潮流正逐步喪失中心價值。走過廿年,新潮流正尋找下一波未來。 <br><br> 新潮流系成立滿二十周年,並將於今天舉辦紀念研討會。新潮流大老洪奇昌表示,二十<br>年來民主運動追求的國會改選、總統直選等都已落實,希望經由研討會一起思考未來的方向<br>。 <br><br> <br> 一九八四年《新潮流》雜誌創刊,標舉的是反對公職掛帥,提倡群眾路線。其目的無非<br>是發動社會總體戰,擴大群眾基礎,串連反對運動的力量,對抗國民黨威權統治,雖然成功<br>地介入社運團體,打下深耕基層的政治實力,卻也招來「社會運動工具化」的批評。 <br><br> 新系成員鄭文燦說,早期威權統治,社會矛盾來自國民黨政權,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自<br>然出現「選擇性親和」關係。 <br><br> 泛紫聯盟召集人簡錫?,雖然已經退流,但他曾經是《新潮流》創刊的十八位編輯委員之<br>一,他回憶說,早期創流的黨外新生代,既不滿當時公職掛帥,又憂心台灣成為選舉期間才<br>出現反對運動聲音,深覺反對運動平時就該組織群眾,因此,積極投入社運。 <br><br> 新潮流人馬棲身工運的身影隱然若現,勞支會發起人士中,包括邱義仁、袁嬿嬿、賀端<br>蕃、簡錫?等,不少新潮流新兵也安排到勞支會歷練,包括現任勞委會副主委賴勁麟、立委李<br>文忠、台北市市議員李建昌、周威佑等人。 <br><br> 環保運動方面,則有林錫耀、劉世芳、廖永來等人投入台灣環境保護環盟。一九八八年<br>的五二○農民請願事件後,點燃台灣農運的怒火,「台灣農權總會」成立,當時的流員戴振<br>耀也是重要領導幹部。人權運動也是新潮流關注的領域,陳菊、洪奇昌、田秋堇等人均屬。<br> <br><br> 新潮流政協的核心成員不諱言,當時許多社運的決策與走向都要到新潮流內部報告。 <br><br> 新潮流大將曾經毫不留情地批判許信良提出的「選舉總路線」與張俊宏等人提出的「地<br>方包圍中央理論」,不過,在一九八九年,原先強烈反對「公職掛帥」的新潮流大量投入參<br>選公職,新潮流就此逐步轉型為「政治團體」。新潮流也搖身一變成為「選舉總路線」與「<br>地方包圍中央理論」實踐最徹底的派系。 <br><br> 工運大將鄭村棋痛批新潮流的作法根本就是「始亂終棄,罪大惡極」。 <br><br> 李文忠則說,新潮流是務實、與時俱進的政治團體,當然會有策略調整,「全台灣都在<br>大興土木蓋房子(選舉),新潮流有實力,當然也要參與。」但他不認為新潮流利用社運換<br>選票,因為能換得選票其實不多,「至少我也認真參與兩年的工運。」 <br><br> 簡錫?認為,新潮流從頭到尾就沒有一致共識要走左派階級路線,但是,近年來變本加厲<br>,不再高舉社會民主精神,社會主義色彩快速消失,無論是健保議題、國民年金等議題都看<br>不到過去堅持的理想。 <br><br> 新潮流的搖擺,卻充分展現「政治精算師」風格。新潮流核心成員就譬喻,政治就像做<br>生意,哪有一成不變的策略?「新潮流是搞政治,又不是搞政治哲學。」 <br><br> 不管外界評斷如何,昔日善於提出論述、驍勇善戰的新潮流卻逐步喪失中心價值。新潮<br>流總召段宜康坦承說,隨著成員擴大與公職身分增加,政協討論越來越窄,始終繞著表面政<br>策或選戰策略打轉,甚至連討論機會都減少。新潮流大老在十年前就已開始擔心,「新潮流<br>的下一代會不會太反智」? <br><br> 他憂心,未來的新潮流會不會淪為只算計多少席立委、中常委或中執委等職位,攻於政<br>治謀略卻失去中心價值的政治派系?
專題報導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