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的原因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李昌平中國農大演講詞

貧困的原因

文章 李昌平中國農大演講詞 »

李昌平中國農大演講詞:貧困的原因 <br>http://www.ccforum.org.cn/viewthread.php?tid=4517&extra=page%3D1<br>  近段時期,我主要是在雲南、貴州等地的國家級貧困縣走動。走了一些窮地方,發現貧<br>困的原因並不那樣簡單:貧困就是因爲農民素質低、沒文化、愚昧、自然環境條件差<br>,等等。我們把貧困的原因歸結到窮人本身,好象貧困與政府、制度、主流人群沒有多大關<br>係。不是的!在很大的程度上,貧困源於沒有權利,源於主流社會設計的不合理制度。 <br>  <br>  我先從一個故事開始。我到了貴州畢節地區的一個鄉,全鄉有14000人,有錫礦、鉛礦、<br>煤礦,每天從這個鄉運出去的礦值約40萬元。開礦的是浙江、四川、雲南的“大老闆”,他<br>們每年給鄉政府提供的稅收不足50萬元,但來來往往的運礦車輛,每年損壞路面用以維修的<br>資金不少於150萬元。礦開了,資源沒有了、環境破壞了,並且礦是有毒的,礦工沒有任何勞<br>動保護,每個勞工在礦裏只能工作三個月就不能再工作了,時間長了有生命危險。這樣的勞<br>動,每個礦工的工資不到300元/月。如果你到礦上看到那些礦工,你的第一感覺是礦工和牲<br>口沒多大的差別。不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中的人是很難理解“寧可累死,不可餓死”的現實選<br>擇的。 <br>  <br>    說那個地方窮,每天卻有那麽多財富源源不斷的運出來。我算了一下,那個<br>地方的人均GDP超過了10000元,但他們的人均純收入不到700元。這是什麽GDP?我取<br>了一個名,叫垃圾GDP。發展不是硬道理嗎?開發了資源,資本家得到了財富,當地的人民分<br>享了發展的什麽呢?不僅沒有收益,而且還受害,房屋倒塌了,儲藏紅薯的地窖掉下<br>去幾十米,還有水庫的水漏掉了,等等…… <br>         <br>    第二個故事:我去雲南的一個貧困縣,那些原始森林是九十年代以來砍伐的,砍樹<br>的時候沒有任何補償,因爲主流社會的人說森林是國家的,砍伐森林自然不關當地人<br>的事了。沒有砍伐森林的時候,當地人主要以守獵爲生,輔以簡單的農作,生活還是<br>比較舒坦的。樹砍了之後,當地人不得不從守獵生活轉向農耕生活,千辛萬苦地造了梯田。<br>最近幾年,主流社會要保護環境,防止水土流失,政府強制當地人退耕還林。森林砍了,沒<br>有補償;辛辛苦苦開的梯田,一個文件下來,說補給你每年三百斤糧食,給5——8年就了事<br>,5---8年以後的日子怎麽過啊?我身臨其境的時候,無比的羞愧,爲我們主流<br>社會的人滿口的仁義道德羞愧。很多人講保護動物的時候表現的無比善良和慈悲,而面對弱<br>勢的同胞卻是如此的不道義! <br>         <br>    當我走進貧困的深處面對貧困的時候,我實在沒有理由指責在貧困中掙扎的人們,<br>他們沒有錯!我經過長時間的思考,對貧困有了新的認識。 <br>         <br>    一, 制度與貧困 <br>         <br>    至少有十幾種主要的限制窮人權利、導致貧困的不合理制度,需要我們重新檢討:<br> <br>         <br>    第一,産權制度。 <br>         <br>    上面的兩個故事都與産權制度有關。國家一句話:礦產資源屬於國有,這就<br>割斷了資源所在地人民與資源的聯繫。國有是誰有呢?誰有權審批礦產資源開發,誰就代表<br>國家了。什麽人有權開發國家的礦產資源呢?制度規定只有資本家。當地人是國民,<br>我們在制度中找不到國民的位置。有人會說,國民分享稅收啊!誰代表國家徵稅呢?當然是<br>幾個人的事。1噸煤35元——50元的稅收,可是一車裝10噸卻只算5噸,白天運10車計稅,晚<br>上100車不計稅;就是征了稅,當地的老百姓又如何實現分享稅收收益的權利呢? <br>         <br>    如果說森林、礦產資源是國家的,窮人分享不到收益也就罷了,但本來是窮人的財<br>産,“國家”也要佔有。 <br>         <br>    比如說,農民集資辦起了電,産權屬於誰?屬於國家的電力總公司;農民集<br>資修了學校,産權屬於誰?屬於代表國家的教育部門;農民集資辦的廠,産權<br>也屬於國家;農民集資辦起了電話,産權屬於國家資訊産業部;農民集資辦的<br>公路、橋梁、水利設施等等,産權都不屬於農民。既然是農民集資辦起來的,୫<br>4;什麽農民沒有産權收益呢?如果把農民投資的電力、交通、能源、通訊等等<br>基礎設施,都讓農民分享産權和收益,農民也不至於這麽苦、這麽窮。<br>誰剝奪了窮人的産權?! <br>         <br>    不僅如此,上個世紀80年代後期,國家鼓勵農民辦糧食加工廠,一個加工廠要投資<br>幾十萬、幾百萬。到了90年代,國家一個文件下來,不允許農民經營糧食了,農民損失慘重<br>!國家不承擔任何責任;八十年代政府鼓勵農民販豬、宰豬,九十年代,要“定點屠宰”,<br>農民辦起來的 生豬“一條龍”全垮了,誰也不賠啊;八十年代後期,允許農民經營種子、農<br>藥、化肥,九十年代,供銷社重新專營,把農民害的可苦了。農民由此所負的債是一代人、<br>兩代人都還不清的。城裏的企業破産了就破産了,農民的企業被逼得破ஶ<br>7;了,錢還是要還的。農民怎麽不窮啊! <br>         <br>    第二,財政制度。農村電、電話是農民自己集資建起來的,城裏電、電話是國家投<br>資的,城裏人用的電和電話比鄉村便宜;農村的學校是農民自己集資建的,農村老師的工資<br>是農民自己開的。城市裏的學校是國家建的,城市裏老師的工資是國家財政開的;城市裏的<br>公路是國家修的,一公里就是好幾百萬甚至千萬,農村裏的公路主要是農民自己修的,農民<br>修了公路,國家去收費,路壞了之後又要農民自己修。農村幾乎所有的基礎設施建設都是農<br>民自己集資的,當然國家也有財政支援,但那是杯水車薪。都是中國的公民,在佔有財政資<br>源方面,標準是不一樣的。劍川縣黑桃樹鄉大滿山紅的那個村子,農民自己集資來辦電,一<br>根電杆,從山下運到山上去,要用四十個人擡兩天,中途回不了家,還得在半山腰過<br>一夜。城裏的人什麽時候這樣自力更生過啊! <br>         <br>    第三,社會保障制度。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是不覆蓋農民的。這個極大的不平等說<br>也是白說,不說也就罷了。可是,主流社會的人卻破壞農民自己的保障制度。去年3月1日生<br>效的《土地承包法》,規定土地承包30年、50年不變。假設我今年有十五、六歲,過五、六<br>年,要娶妻、生子,我這一家人一分地也沒有,政府也不給我任何的補償,社會保障制度也<br>不包含我,我怎麽生存啊!生在農村,是一個農民,就應該天然的有擁有土地的權力<br>,誰有權力剝奪人生存的權利?!每一部法律都不能違背《憲法》,《憲法》要保障人權,<br>農民最基本的權利就是擁有土地,擁有生存的權利。站在城裏人的視角,《土地承包法》這<br>是一部很好的法律,固化土地承包關係可以生産出更多、更廉價的農產品,供給城裏<br>人消費。我們有沒有考慮到、那些生活在貧困地區的農民、一旦失去土地,他們怎麽<br>生活?我們爲這些失去土地的人提供了什麽樣的社會保障呢? <br>         <br>    第四,金融制度。銀行的銀行叫中國人民銀行,商業銀行叫國有商業銀行。城裏人<br>可以用身份證貸款買房,鄉下人不可以;城裏人可以用房作抵押貸款,農民的房子也是房子<br>,爲什麽不能用他們的房子、土地去抵押貸款呢?農民也是國民,爲什<br>麽國家的銀行不承認呢?農民的財富也是國民財富的一部分,也是人民幣的基礎,&#<br>29234;什麽中國的銀行不承認呢?如果我們農民的身份、農民的山、農民的地、農民<br>的房,也能在銀行裏抵押,那農村也不缺投資,農民也有錢發展。現在,農民貸款生ஶ<br>7;農產品供城市人享用,貸款也是那麽、那麽的難,利息還高於城裏幾倍。外<br>國銀行不下鄉,中國的銀行也進了城,國家又不允許鄉村民間金融存在,難道農村指望太空<br>人提供金融服務不成! <br>         <br>    第五,稅收制度。農民的人均收入是(每年)2000多塊錢,不是可支配收入,這些<br>收入中還含著種子、自己和牲口吃的糧食。國家按農戶農產品産量的8。4%來收取農業<br>稅,但如果把農民自己消費和投入生産的這一塊除開,那肯定是20%多或更高的稅率了<br>。再如果把糧食加工流通環節的稅率考慮進去,農業的稅率可能就在30%以上了。一個農民一<br>年的可支配收入就只有幾百塊錢,要交稅;城裏人一個月有幾百塊錢的社會保障。城裏人做<br>生意虧本,可以不做;農民種地虧本,可不可以不種?不種(的話)可不可以不納稅?不可<br>以,不種地照樣納稅。農業是最弱質的産業,農民是最弱勢的群體,卻面對最不優惠<br>的稅收政策。農民怎麽不貧困呢? <br>     <br>    第六,資源的配置制度。就說說扶貧的資源配置制度吧。國家的扶貧資源是屬於窮<br>人的錢,這個資源是由誰來配置的?是幹部來配置的。誰跑步“錢”進、誰跑的勤就給誰。<br>跑到扶貧資源是要付成本的,資源通過一級一級的下撥是要雁過拔毛的。這些資源到了專案<br>點、到了社區該怎麽使用,還是沒有窮人的發言權,還是國家幹部說了算。不少貧困<br>地區搞工程招標,誰主持,是幹部,誰有權參加投標,極少數有錢的人,窮人在哪里呢?占<br>99%的窮人被排斥在外了。 <br>         <br>    我們在貴州大山裏扶貧,不到1萬塊錢可以修1公里5米寬的山路,而政府去做扶貧,<br>修1公里同樣的路要8—10萬塊錢。那我們怎麽配置資源呢?到村裏去跟老百姓談,群<br>衆說要修路,我們問怎麽修,他們說只要樂施會提供炸藥、鐵錘、碎石機、碾<br>壓機、技術員就可以了,勞動力由他們自己組織。這樣1公里路3000---8000元錢就夠了。錢<br>給他們,我們來做協作者,跟村民一起買炸藥、機器,鐵錘,風裏來、雨裏去,兩年裏6萬多<br>塊錢修了26公里路。26公里路要是政府修,至少要200多萬。 <br>         <br>    如果法律制度來配置扶貧資源,肯定會比幹部權力配置更有效力;如果資源到了社<br>區,由老百姓主導資源的使用,就可以用很少的錢辦很大的事,因爲中國農村有的是<br>過剩的勞動力。 <br>         <br>    有權力的人相信權力配置資源,有錢的人相信市場配置資源。其實,在解決貧困的<br>問題上,權力配置資源不是最有效的,這個好理解;市場配置扶貧資源解決貧困問題也不是<br>最有效的,這點很多人還沒有認識。中國農村每天有3億的勞動力在家裏打麻將,中國農村每<br>天有大量的事情沒人幹,過剩的勞動力市場配置不起來。中國解決農村貧困的最大資源是農<br>村勞動力,配置農村勞動力最有效的辦法就是靠農民自己的組織。只有民間組織把勞動力資<br>源配置起來與其他資源相結合,資源的利用效率才能最大化。 <br>         <br>    我們這個國家,權力和市場配置財政資源,配置的結果,是絕大部分配置給了強勢<br>階層。醫療資源80%都在縣以上;教育資源主要是配置在清華、北大這樣的學校裏;基礎設施<br>建設主要配置在城市裏。在不少地方,扶貧資源和公共資源配置成了權力和權力、權力和資<br>本的交易遊戲。 <br>     <br>    第七,教育制度,醫療制度。這兩個制度差不多,只說教育。人們似乎公認:“教<br>育改變命運”。中西部的教育能改變中西部人民的命運嗎?我看不能,反而使他們越來越苦<br>難。我在我的《扶貧日記》裏寫過一個高中生,他的父母親爲了培養他這個高中生,<br>借了一身的債,他高中畢業到城裏打工,每月的工資400元,要用十幾年的時間打工來還債。<br>他說只要還清債攢夠2000元錢,他就準備回到他的那個小山村去結婚,再不來打工了。那時<br>候他大概有40歲了,不回山裏城裏人也不會要他打工了。現在的農村教育是什麽?貧<br>窮的父母親,負了一身的債,支付了鉅額的教育成本,好不容易培養一個高中生。高中生給<br>了父母什麽回報?沒有!他把20——40歲黃金的時間給了城裏,他得到了什麽<br>?沒有!到了40歲,快要老了、城市和發達地區不要他了,把養老的包袱又甩給了中西部,<br>甩給了窮人。教育是不是抽水機?教育不斷的把中西部的資源向發達地區抽,不斷的把窮人<br>的資源往富人抽啊! <br>         <br>    我讀小學時,幾毛或一塊錢讀一年;初中時,一年兩塊錢;高中時,三塊五塊讀一<br>年;大學時,國家一個月補貼20多塊錢,35斤糧票。現在我的孩子讀書呢?小學100多,中學<br>1000多,中考把錄取分數線提得高高的,缺一分100元、幾百元不等。現在我們讀大學,國家<br>給一點錢甚至不給,更多的是學校收錢。我計算了一下,從85年到目前爲止,農產品<br>的價格漲了不到7倍。以稻穀爲例,85年的價格0.095元,今年可能高些,漲到了0.6-<br>0.7元,以前是0.4-0.5元。算漲了7倍,相當於農民的收入(在價格上)長了7倍。但現在農<br>民教育支出漲了幾百倍甚至幾千倍,你說農民怎麽不窮!農民能夠賣的一點錢,就被<br>我們的教育吸得一乾二淨,農民是要負債來培養自己的孩子,並且是給發達地方培養人才—<br>—就象北大、清華給美國人培養人才一樣。 <br>         <br>    醫療制度和教育制度一個樣,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贅述了。 <br>         <br>    第八,就業制度。 <br>         <br>    很長時期,政府談就業、失業問題,只談城裏人,農民不在這個話語裏。直到今天<br>,勞動法能保護的還是城裏的職工,失業保障與農民工沒有關係。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依然<br>還存在嚴重的就業歧視。 <br>         <br>    更爲嚴重的是在財政稅收資源解決就業問題時,農民依然是極少考慮的,常<br>說的再就業工程根本與農民無關。 <br>         <br>    國家的金融資源也偏向解決城市居民和國有企業職工的就業,每年有數百億的貸款<br>給了國有企業;證券市場也有更多的資源被輸入國有企業。重要的職能就是保障就業。 <br>         <br>    誰給了農民這樣的政策資源呢? <br>         <br>    解決農民的就業是不是沒有辦法呢?不是的。國家有很多的機會可以爲農民<br>提供就業。例如,1998年大洪水後,國家拿出數百億元治理大江大河,長江大堤每方土12元<br>,這樣的好事給了大資本家做了,大資本家轉包給農村的拖拉機施工,每方土3。6元承包出<br>去,一方土坐地淨賺8元多。如果是從農民就業的角度去考慮,幾百億可以解決多少農民就業<br>,增加農民數百億收入。再如,農村還有很多的水利工程待建,有的是要恢復原有功能。假<br>如國家一時拿不出錢來,可不可以讓農民先幹上,發給農民勞動工積累券,農民可以憑券購<br>買教育、醫療等服務或抵押給銀行獲得貸款。 <br>         <br>    主流社會,面對農民就業難的時候,總是指責農民文化水平低,素質差,不適應城<br>市社會,不適應市場經濟等等,全是歧視性的語言。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沒有把農民的就業問<br>題當成是“國民的基本權利”,沒有把創造農民就業崗位當成政府的基本職責。 <br>         <br>    中國的農村什麽最多,勞動力最多。每天有幾億農民沒有活幹,能掙錢的活<br>專給有錢的人幹,你說農民能不窮嗎? <br>         <br>    第九,工資制度 <br>         <br>    工資制度是一個最大的抽水機。城裏人的工資裏面包含有結婚、生兒育女、孝敬父<br>母的部分,還有再教育和養老部分。農民工的工資呢?它包含這些嗎?不包含。農民工一個<br>月就500元錢左右,他們不可能完成勞動力再生産、承擔不了贍養老人的義務,自己養<br>老的問題也無法解決。一個社會勞動力再生産不能完成,那比馬克思筆下的資本主義<br>原始積累更加殘酷。 <br>         <br>    根據陸學藝、郭書田等先生的計算,平均每個農民工在城裏創造的價值是25000元,<br>但每個農民工得到的平均工資只有6000——8000元(這是高估了)。城市和發達地區每年從<br>農民工身上得到16000元以上的剩餘價值。如果進城1億農民,農民工每年被剝奪的就有1。6<br>萬多個億。 <br>         <br>    工資制度對農民工嚴重的不人道,會導致一系列嚴重的後果。 <br>         <br>    據統計,全國現在有千萬以上的娶不上媳婦的農民和農民工。鄉下的女孩子都嫁到<br>城裏去了,她們不願意在鄉下找一個養不起孩子和老人的老公,有的女孩子做二奶也不願嫁<br>給“足馬”爲妻。社會學家樊平呼籲,農村“美女”的流失將導致農村社會“荒漠化<br>”!我們追求的城市化難道要以農村社會“荒漠化”爲代價的嗎?這樣一定會遭到報<br>應的! <br>     <br>    第十,土地制度 <br>         <br>    土地制度可能是第二大抽水機了。憲法規定,農村土地集體所有,産權再明<br>晰不過了。但農民的土地不能自主的進入市場交易,只能先給國家徵用,再由國家出賣。國<br>家徵用1畝地幾千、幾萬不等,轉手就賣幾萬、幾十萬、幾百萬不等;農民自己在自己的地裏<br>蓋廠子可不可以?不可以,還得先給國家徵用了再買回來;農民在自己的地裏挖魚塘可以嗎<br>?不可以,要挖也得出錢給國家。國家啊國家!農民占國家的70%,怎麽就不代表國家<br>呢?據統計“國家”每年從農民的土地上拿走數百億甚至更多的錢。 <br>         <br>    這還不夠,國家2003年3月1號出臺了《土地承包法》。這部法律規定土地的承包期<br>30——50年不變。越是占地多的越有能力進城,很多進城的人當“地主”收租;越是占地少<br>的越沒有能力進城,只能給“地主”種地。貴州省的土地是80年代初期分到戶的,後來一直<br>沒有調整過,20多年過去了,土地佔用嚴重的不平衡,很多沒有土地的人租種進了城的人(<br>有些成爲國家幹部了)土地,一年交300斤的租子,此外還要交農業稅。這樣的農民怎<br>麽不窮啊! <br>         <br>    土地是集體所有,人不在集體裏了,自然就應該將土地交還集體;集體所有,但集<br>體卻沒有收回、分配、甚至調整土地的權利,眼看著集體的成員被“新地主”剝削、受窮而<br>束手無策!這正在孕育著革命啊!

中央社

中國0.5%家庭擁全國60%財富易引發社會不安

文章 中央社 »

中國0.5%家庭擁全國60%財富易引發社會不安<br><br>資料來源: 中央社<br><br>張貼時間: 12/15 9:39<br> <br> <br>(中央社記者林於國香港十五日電)香港明報今天報導,中國不到0.5%的家庭擁有全國60%以上個人財富,與美國相比兩者相差十倍。大陸個人部分財富是權錢交易、貪污腐敗所帶來的灰色財富,導致眾多群眾的不滿,容易引發社會不穩定。 <br>報導引述波士頓諮詢公司(北京)副總裁鄧俊豪指出,在中國不到0.5%的家庭擁有全國60%以上個人財富。在這些富有的群體內部,也有大約70%的財富掌握在資產超過50萬美元的家庭手中。 <br><br>美國財富分佈較中國平均,佔人口總數5%的人掌握全國59.2%的財富。2004年,美國擁有100萬美元以上金融或流動資產的人數比去年增加27萬,達227萬,即每125人中有一個百萬富翁。 <br><br>波士頓諮詢公司調查顯示,中國富有群體的性質和歐美的富有群體差別非常大,中國富有群體持有的現金水平很高,大約佔他們全部財富的71%,而全球平均水平是34.6%。 <br><br>其次,他們具有高度投機性,並對風險有很強的承受能力,喜歡股票等快速交易型理財產品﹔中國的富有群體傾向於直接參與投資決定過程,很多人堅信自己比理財機構的經理更有能力得到高回報。 <br><br>報導預估,中國富有人士的資產在未來幾年將以13%左右的速度增長。 <br><br><br><br><br> <br>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