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捺指紋,給我身分證」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我不捺指紋,給我身分證」

文章劉靜怡 » 2005-06-21, 08:00

2005年05月17日 Apple Daily<br> <br>現行《戶籍法》第八條規定「人民年滿十四歲者,應請領國民身分證,未滿十四歲者,得申<br>請發給。依前項請 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但未滿十四歲請領者,不予捺指紋 ,<br>俟年滿十四歲時,應補捺指紋並錄存。請領國民身分證,不依前項 規定捺指紋者,不予發給<br>」。 <br><br>釋憲前應暫緩執行 <br><br>我們認為:此一以控制人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法定身分證明文件──國民身分證的手段<br>,「強制」採集人民的生物特徵指紋,以建立全民指紋資料庫的立法,是個人權爭議性和法<br>治爭議性均極高的明顯違憲法律,立法院應該儘速廢止此一規定。 <br><br>即使立法院不願廢除上述規定,行政院亦應以該規定窒礙難行且有違憲侵害人民基本權利之<br>嚴重疑慮,提請司法院大法官釋憲,並要求大法官做成緊急處分,暫停上述法律之執行。執<br>政黨應有法治國家政府的基本擔當,善用體制內之管道,不應以「依法行政」和「民意依歸<br>」這類似是而非的理由,做為執行違憲惡法的藉口,在大法官釋憲前,並應暫緩強制人民按<br>捺指紋的動作。 <br><br>國民身分係依《國籍法》等相關規定而取得,國民身分證只是國民身分的證明文件,除非國<br>民身分喪失,否則,國民身分證一經發給,除非具有極為正當的理由,並無失效問題;純粹<br>基於行政管理便利所執行的核發或換發國民身分證措施,不應附加任何條件或負擔,阻撓人<br>民取得國民身分證。同時,《戶籍法》所規範者為「戶籍行政管理」事務,超越戶籍行政管<br>理目的範圍外之規定,均不容許,規定於《戶籍法》中之國民身分證,以及國民身分證上所<br>記載存錄的個人資料,亦然。 <br><br>役男有權拒絕再捺紋錄存,頂多只能依據《戶籍法》之立法目的,解釋為將指紋做為戶籍行<br>政管理所需,或者解釋為國民身分證所扮演的「身分辨識」功能,不應無限擴張解釋成可以<br>用於偵查犯罪、提升治安之用途。也唯有如此解釋,才合乎《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基本立法<br>精神。<br>即使在現行《戶籍法》第八條規定下,「請領」亦應指「人民第一次申請政府發給國民身分<br>證」,不包括「換發或補發」身分證之情形,此次內政部準備進行的是全面「身分證換發」<br>工作,故而不得強制要求申請換發身分證之國民按捺指紋,做為換發身分證之交換條件,而<br>目前《戶籍法》及相關法令均未授權行政機關可以在人民拒絕按捺指紋的情況下,公告收回<br>或註銷國民身分證,亦不能任意公告國民身分證失效。<br><br>這些都是應有法律明確授權之法律保留事項,行政機關不能不有此一認知,否則便是重蹈過<br>去威權統治時代透過公告護照失效或不發給新護照的方式製造海外黑名單的惡例,造成更多<br>人權和法治歷史上的遺憾。因為不願按捺指紋而無法取得新版身分證者,均得循行政爭訟程<br>序尋求救濟並進而請求大法官釋憲。至於首次請領國民身分證的國民,對請領國民身分證時<br>的按捺指紋要求,則是應以請求釋憲的具體行動維護身為國民的基本權利。<br><br>國民身分證扮演的唯一功能應為「身分辨識」,絕對不應無限擴張解釋成可以用於偵查犯罪<br>、提升治安之用途。若是國家安全、犯罪偵查和失蹤人口等事務需要使用指紋資料,應該另<br>外立法明確授權,而且必須遵守比例原則,不應該強制全民提供指紋資料建檔,更不應在法<br>律僅規定「錄存」的現狀下,將其擴張解釋成建立和運用全民指紋資料庫。<br><br>過去強制役男按捺指紋的作法,在法源上僅有兵籍規則做為依據,多年來均屬違法取得役男<br>指紋的荒謬狀態,而內政部負責保管運用至少應屬國防部權責範圍的役男指紋資料庫,更屬<br>違反《個資法》的基本立法精神,前有違法惡例,令人無法信賴。過去採集役男指紋所造成<br>的人權侵害問題既然尚未解決,那麼,曾經具有役男身分者既已提供指紋資料給政府,換發<br>身分證時應有權拒絕再次按捺指紋。 <br><br>忽略可能有的弊端<br><br>治安惡化問題和全民指紋強制建檔,並無直接關係,我們的社會不應該執著於這個並無堅強<br>理性論述基礎或統計數據支持的理由,忽略強制全民指紋建檔可能帶來的諸多弊端。<br><br>目前重大治安案件之犯罪人絕大多數均已有指紋建檔,顯然並不能因而有效遏止其犯罪。我<br>們也認為在全民指紋建檔之後,將使犯罪偵查更為困難,而非更為簡單:既然人人都清楚知<br>道指紋建檔之事實和其將移做治安用途,所以必然會提醒自己犯罪時不能留下任何指紋,這<br>在過去刑事案件中出現甚多實例,甚至不乏指紋造成冤案的狀況,不待多談。 <br><br>以治安惡化為託詞 <br><br>既是憲政國家,就該知道《戶籍法》第八條乃違背比例原則而有嚴重違憲嫌疑;既是法治國<br>家,就該知曉依法行政的真義,不該推諉;全民指紋建檔的結果絕對不是保護好人,拒絕國<br>家採集指紋者,更不是壞人。無論是行政院或立法院都不該以治安惡化理由恐嚇人民,為自<br>己找尋規避責任的方便託詞。因此,我們主張:廢止現行《戶籍法》第八條強制人民按捺指<br>紋的惡法,我們主張:「我不按指紋,給我身分證」。 <br><br>作者為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委員,台灣大學國發所法律組專任副教授,台灣人權促進會<br>副會
劉靜怡
 

我將喪失國民身分…

文章瞿海源 » 2006-04-14, 08:00

中國時報 A15/時論廣場 2005/05/21 <br>我將喪失國民身分…<br><br>【瞿海源】 <br>  七月一日起在換發新身分證時,如果任何人拒絕按捺指紋,就無法取得身分證。我本人<br>以及許多堅決維護基本人權的朋友,決定拒絕以按捺指紋取得身分證,於是我們將不具有中<br>華民國國民的身份! <br>  如果沒有身分證,就無法在各種政府舉辦的選舉中投票,也不能成為候選人。如果沒有<br>身分證,也不能請領護照,也就無法旅行或遷徙。如果沒有身分證,也不能申請開列銀行戶<br>頭或申請各種金融卡,甚至也無法買賣股票。如果沒有身分證,就沒有了國民的身份。 <br>  只是因為拒絕按捺指紋讓政府機構錄存,國民就喪失國民的身分,喪失所有憲法賦予的<br>權利。而規定請領身分證必須錄存指紋是依據在一九九七年白曉燕案發之後立法院倉卒增訂<br>的戶籍法第八條。這個增訂條文顯然是違憲的。 <br>  民間人權團體早就建議行政院就按指紋發身分證違憲的戶籍法提請大法官釋憲,總統府<br>及行政院人權委員會也建請修訂戶籍法及提請釋憲。幾年來行政院卻毫無進展,現在於內政<br>部堅持下,確定要執行按指紋發身分證的政策,口口聲聲說是依法行政。中國國民黨主政都<br>一直拖延而不敢執行這樣侵害人權的政策,倒是向來積極爭取人權的民主進步黨執政之後,<br>就堅持執行戶籍法第八條這個違憲而又傷害人權的條文。 <br>  日前,謝長廷最後裁示七月一日依照戶籍法第八條錄存指紋為取得身分證的要件。為解<br>決爭議,謝院長也裁示現階段只錄存指紋,儲存在中央指紋資料庫中,不運用在治安上。未<br>來運用全民指紋檔要以嚴謹的法律來規範。 <br>  不過,內政部是堅持建立全民指紋庫的治安主管機關,而轄下警政署更是不顧行政院的<br>立場,卯盡全力力阻戶籍法的修訂。行政院長那一套和解共生式的先錄存後規範使用的決策<br>,在警政署和內政部汲汲鑽營下,十之八九是會被攻破的。內政部長久以來,從國民黨主政<br>到民進黨執政,都以治安為由堅持藉換發身分證建立全民指紋檔。目前雖依行政院指示先只<br>錄存全民指紋,以後必然尋求指紋庫做為犯罪偵查的用途。 <br>  靠指紋破案是警政機關至今為止自欺欺人的神話,一般民眾也都相信。其實,警政署從<br>來就沒有提出全民指紋檔建立後可以增進破案的證據。就重大刑案而言,嫌犯都不會留下指<br>紋,一般犯罪者也都有不留指紋的習慣。就以當年劉邦友案,現今的張錫銘久未被捕的情形<br>來看,指紋顯然不是關鍵。甚至白曉燕案的破案也都不是靠指紋。依指紋判斷也會有誤差,<br>甚至指紋是可以複製偽造。同時全國指紋檔的管理只要有一點疏失就會造成嚴重犯罪誤判情<br>形。 <br>  日前行政院發言人卓榮泰指出,全案已過了八、九年才要行政院提釋憲案,法理與情理<br>都說不過去。依法理而言,什麼法律規定這個釋憲案已過了時效?至於情理,更說不通。欠<br>誰的情,釋憲只有法的問題,那來情理呢?內政部次長簡太郎也表示,「是否違憲的裁判者<br>是大法官,不是我們每個人自己的觀點」。聲請釋憲當然不是自己裁判,也沒有要次長來充<br>任大法官。身為內政部次長並沒有理性地了解民間提供眾多戶籍法第八條違憲的說明和論述<br>,就堅持所謂依法行政,本身就是失職。 <br>  行政院長謝長廷日前又說不反對民間提出釋憲,似乎表示民間應該替他解套,行政團隊<br>可以坐享其成。大體上也可能顯示謝揆並不能堅持維護人權的立場。 <br>  行政院發言人卓榮泰公開表示,民眾如果拒按指紋,七月一日起一年內將無法領取身分<br>證,身分證過期就失效,不過,「沒按捺指紋者」仍是好國民。好國民沒有身分證就不是國<br>民,好國民就沒有選舉權,不能自由遷徙,不能在金融機構開戶存款,好國民就不是國民。<br> <br>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瞿海源
 

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

文章廢戶籍法第八條 » 2006-04-14, 08:00

中時晚報 05/焦點話題 2005/05/24 <br>拒按指紋聯盟:廢戶籍法第八條 上百團體結盟成軍 知名人權、律師龍頭大老力挺<br><br>【陳世財/台北報導】 <br>  「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上午成立,上百個民間團體選擇站同一陣線,齊聲疾呼:廢除<br>戶籍法第8條,停止按指紋政策。 <br>  這戶籍法第8條,修訂公布於民國86年5月21日。明確規定「人民年滿14歲者,應請領國<br>民身分證,未滿14歲者,得申請發給。依前項請領國民身分證,應捺指紋並錄存。但未滿14<br>歲請領者,不予捺指紋,俟年滿14歲時,應補捺指紋並錄存。請領國民身分證,不依前項規<br>定捺指紋者,不予發給」。 <br>  這項條文,攸關人權問題,爭議性很大。「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放話,若立法院不申<br>請大法官釋憲,廢除該法,將不惜發動全民在今年7月1日換發新身分證時,拒按指紋。 <br>  參與行動聯盟的陣仗龐大,國內知名的人權、律師、教育、婦女、學界,還有朝野立法<br>委員和總統府等,都有龍頭老大站出來力挺。 <br>  原本,上午這場「拒按指紋524行動聯盟」成立記者會預定由總統府資政黃文雄主持,但<br>他為了廢除這檔事,太過操煩,偏頭痛又犯了,只好交出主持棒,歪坐在一旁,不時按著自<br>己的額頭,一臉愁容。 <br>  他透過發言稿,呼籲立法院拿出魄力來,「我們最有理由期待聲請釋憲的行政院,竟然<br>很不幸的不願負起這個責任,我們會繼續努力用各種方法說服謝院長。但是,我們同時也認<br>為,立法院在幾年來一直拒絕通過『戶籍法第8條修正案』,也有修法怠惰的事實」。
廢戶籍法第八條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