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與美國對外政策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回覆文章
國際邊緣

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與美國對外政策

文章 國際邊緣 »

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與美國對外政策(節譯)<br><br>  作者:芝加哥大學政治科學系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哈佛大<br>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教授斯蒂芬?瓦爾特(Stephen M. Walt)<br><br>  譯者:劉波<br><br>前言<br><br>  美國的對外政策影響到世界的每個角落,尤其是在充滿動盪而又極具戰略意義的中東。<br>近年來布什政府試圖將該地區改造為一個民主政體的聯合體,而這激發了伊拉克的抵抗活動<br>,引起了世界油價大漲,以及馬德里、倫敦和安曼遭到恐怖分子的炸彈襲擊。由於美國的對<br>外政策影響如此之大,所有國家都需要瞭解它的背後驅動力量。<br><br>  美國國家利益本應是美國對外政策的首要目標。但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尤其是在1967年<br>的"六日戰爭"後,與以色列的關係佔據了美國中東政策的核心位置。美國對以色列始終不渝<br>的支持、以及與此相關的在整個地區擴展民主的努力,激怒了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民眾,<br>威脅到美國自身的安全。<br><br>  這在美國政治史上是前所未見的。美國為何會甘願為另一個國家的利益而不顧自己的安<br>全?有人可能會認為,兩國的聯合是源於共同的戰略利益或迫切的道德需要。但我們將指出<br>,這兩種解釋都無法說明美國提供給以色列如此巨大物質和外交支持是合理的。<br><br>  實際上美國在該地區的政策是由美國的國內政治左右的,尤其是"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br>的活動。曾經有些利益集團改變過美國的對外政策方向,但從沒有任何遊說集團像這個集團<br>那樣,能夠讓美國的政策轉到不利於美國國家利益的方向。<br><br>第一節 巨大的受益者<br><br>  自1973年"十月戰爭"以來,美國給以色列提供了遠超別國的支持。1976年之後以色列是<br>美國年度直接經濟與軍事援助的最大接受國,總額上是美國戰後援助的最大接受國。根據20<br>03年的美元幣值,美國提供給以色列的直接援助總額超過了1400億美元。每年以色列得到約<br>30億美元的直接援助,約占美國外援預算的五分之一。平均每個以色列人每年得到美國500美<br>元的直接資助。雖說以色列是個富國,人均收入與韓國和西班牙相當。<br><br>  美國要求大多數軍事援助資金接受國將這筆錢全部用於購買美國裝備,但卻允許以色列<br>留下約25%發展本國的國防業。以色列是唯一一個不用報告援助用途的接受國,這樣美國就<br>無法阻止這些錢花在它所反對的東西上,如在約旦河西岸修建定居點。<br><br>  美國還提供給以色列近30億美元研發"獅"式戰鬥機等武器系統,這些武器五角大樓並不<br>需要。美國還給以色列最先進的武器,如"黑鷹"直升機和F16戰鬥機。美國還向以色列提供一<br>些向北約盟國都不提供的情報,而對以色列獲取核武器則不聞不問。<br><br>  美國還給予以色列持續的外交支持。1982年以來,美國否決了32項批評以色列的聯合國<br>安理會決議,超過了安理會其他4個常任理事國行使否決權的總和。美國還阻止阿拉伯國家將<br>以色列核武庫置於國際原子能機構監督之下的努力。<br><br>  美國在戰時幫助以色列,和談時又加入它的一方談判。2000年戴維營會議的一位參加者<br>後來說"太經常了,我們總是在做……以色列的律師。"<br><br>  華盛頓還放手讓以色列對付被佔領土,甚至在以色列的行為和美國既定政策不符的情況<br>下。布什政府野心勃勃的中東改造計劃(以入侵伊拉克開始)部分是為了改善以色列的戰略<br>處境。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是史上絕無僅有的,除了在戰時的盟國之間,很難想像一國會在<br>如此長時間裡給另一國如此大的物力與外交支持。對此只有兩個合理解釋,一是以色列有重<br>要的戰略價值,二是這樣做有強烈的道德依據。但這兩個解釋都不能令人信服。<br><br>第二節 戰略包袱<br><br>  "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在其網頁上說,"美國和以色列結成了獨特的<br>夥伴來應對中東日益增長的戰略威脅……這種合作關係帶給兩國巨大的利益。"以色列的支持<br>者經常這麼說,但仔細考察並非如此。<br><br>  在冷戰期間還可以說以色列具有重大的戰略價值。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以色列充<br>當美國的代理人,遏制了蘇聯在該地區的擴展,讓蘇聯的代理人埃及和敘利亞遭到慘敗。以<br>色列有時還會幫助保衛美國的盟友(如約旦的侯賽因國王),其強大軍力讓蘇聯不得不花費<br>更多來支持它那些打不贏的盟國。以色列還提供給美國有關蘇聯軍力的有用情報。<br><br>  但不應誇大這種價值。美國支持以色列的開支也很大,而且這攪亂了美國和阿拉伯世界<br>的關係。例如,1973年的"十月戰爭"期間,美國提供給以色列22億美元的緊急軍事援助,這<br>激起歐佩克國家發起石油禁運,給西方經濟帶來重大打擊。而且,以色列的軍隊不足以保護<br>美國的地區利益。例如1979年伊朗革命爆發,波斯灣石油供應的安全性受到影響,而美國卻<br>無法依賴以色列,只能組建自己的"快速行動部隊"。<br><br>  海灣戰爭說明,以色列已經從戰略資產變成了戰略包袱。戰爭中,美國無法使用以色列<br>的基地,否則就會讓反伊聯盟破裂,而且美國還必須動用資源(如愛國者導彈發射架)保護<br>以色列,防止它做出一些事情破壞反薩達姆聯盟。2003年的伊戰與此類似,布什總統擔心觸<br>發阿拉伯人的反對,因而也不能尋求以色列的幫助。<br><br>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尤其是9?11之後,美國支持以色列的理由變成了:兩國都遭到源<br>自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恐怖組織,以及一些支持恐怖組織、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流氓<br>國家"的威脅。因為以色列的敵人就是美國的敵人,所以以色列是反恐戰爭的重要盟友。<br><br>  這麼說聽著像那麼回事,但其實不然。<br><br>  首先,"恐怖主義"見於多種不同類型的政治組織,它們並不組成一個單一的敵人。威脅<br>以色列的恐怖組織(如哈馬斯和真主黨)並不威脅美國,除非美國干預它們(如1982年在黎<br>巴嫩)。巴勒斯坦的恐怖組織也不是針對以色列或"西方"濫施暴力,而主要是針對以色列將<br>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殖民化的長期努力。<br><br>  更重要的是,這違反了因果關係:美國的恐怖主義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它和以色列的密切<br>關係帶來的,而不是相反。美國支持以色列雖然只是反美恐怖主義的重要誘因,因而支持以<br>色列這給反恐戰爭帶來了困難。根據美國9?11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本?拉登明顯是因看到美國<br>支持以色列的政策而想懲罰美國。美國給以色列的無條件支持還給本?拉登等極端分子爭取同<br>情和招兵買馬的理由。<br><br>  就所謂的"流氓國家"而言,它們並不對美國利益構成嚴重威脅,只是威脅到美國給以色<br>列的承諾。如果美國不是和以色列走得那麼近,它根本不需對伊朗、伊拉克的復興黨政權或<br>敘利亞那麼擔心。即使它們獲取核武器,那對美國也不是戰略災難。美國和以色列都不會遭<br>遇它們的核訛詐,因為它們知道那樣做將會舉國覆亡。<br><br>  而且美以關係使美國在處理與地區國家的關係時遇到困難。以色列的核武庫是它的一些<br>鄰居想發展核武器的原因,而威脅對這些國家進行政權更迭只會刺激它們追求核武的願望。<br>但當美國要對這些政權動武時,以色列又不發揮什麼作用,因為它不能參戰。所以說,以色<br>列不僅幫不上忙,還給美國添麻煩。<br><br>  在中東以外,對以色列的無條件支持也影響到美國的聲譽。例如,2004年,52位英國退<br>休外交官給布萊爾寫信,說巴以衝突"毒化了西方與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關係",而布什和<br>沙龍的政策是"一邊倒的、非法的"。<br><br>  最後,以色列作為盟友的忠誠度值得懷疑。以色列官員經常無視美國的要求,對美國高<br>層的許諾經常食言(包括近期停止定居點修建和"定點清除"行動的許諾)。美國審計署還認<br>為,以色列"在美國的盟國中,是對美採取間諜行動最積極的一個。"上世紀80年代,喬納森<br>?波拉德(Jonathan Pollard)向以色列提供了大量機密文件(據報道以色列將這些文件轉給<br>蘇聯,以換取其給予更多蘇聯猶太人出境簽證)。2004年,五角大樓高官拉裡? 富蘭克林(<br>Larry Franklin)將機密情報透露給一位以色列外交官,據說兩名AIPAC的人員參與此事。<br><br>第三節 站不住腳的道德理由<br><br>  以色列的支持者還經常提到美國應當支持以色列的4點道德理由:1)以色列弱小,強鄰<br>環伺;2)以色列是個民主國;3)猶太人過去遭受迫害,應得到特別待遇;4)以色列的行為<br>比其對手要更有道德。仔細考察這四點,一點也站不住腳。<br><br>  1) 支持弱者?<br><br>  以色列領導人經常把自己的國家描繪為強鄰環伺的弱國。但實際上,1948年戰爭期間以<br>軍的人數、裝備和訓練就好於對手,1956年和1967年的戰爭中,美國提供的大筆援助剛剛裝<br>船,以色列國防軍就輕而易舉地獲勝。今天它有中東最強的軍力。埃及、約旦和沙特與以色<br>列和好,敘利亞失去了蘇聯的撐腰,三場戰爭讓伊拉克元氣大傷,巴勒斯坦人只有拼湊的警<br>*部隊,沒有能夠威脅以色列的軍力。而且這種強弱差距正在擴大。<br><br>  2) 民主國家互助?<br><br>  這是說,以色列是個民主國家,因而應當得到援助。實際上,為了國家利益,美國過去<br>推翻過民主國家,扶植過獨裁者,現在也和一些獨裁國家維持著良好關係。民主不是給以援<br>助的理由。<br><br>  不僅如此,以色列民主制的一些方面和美國的核心價值觀相牴觸。美國是個自由民主國<br>,不分種族、宗教享有平等權利。而以色列明確表示自己是猶太國,根據血統原則確定國籍<br>。所以境內的130萬阿拉伯人被當作二等公民,近期以色列政府一個委員會發現,國家"漠視<br>和歧視"他們。而且以色列不授予與本國公民結婚的巴勒斯坦人國籍,不給這樣的負起居住權<br>。以色列還不讓巴勒斯坦人建立一個可以生存的國家。以色列主宰著380萬巴勒斯坦人的生死<br>,還在繼續將土地殖民化。<br><br>  3) 贖罪?<br><br>  這種說法是,因為猶太人歷經千百年的苦難,現在才有了家園,所以許多人要美國給它<br>以特殊待遇。然而,以色列的建立給無辜的巴勒斯坦人犯下了罪行。19世紀後期猶太復國主<br>義剛產生時,巴勒斯坦只有約1.5萬猶太人。1893年,阿拉伯人占當地人口約95%,它們在這<br>塊土地上生活了1300年。以色列建國時,猶太人只佔當地總人口的35%,擁有7%的土地。<br><br>  大部分猶太復國主義領導人根本沒有興趣建立一個多民族國家,或者接受兩國分治。接<br>受分治只是個權宜之計。上世紀30年代末大衛?本-古裡安就說,"建國後要建立一支強大的<br>軍隊,然後我們就撕毀分治約定,擴展到整個巴勒斯坦。"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除了將大批阿<br>拉伯人驅逐外別無他法。本-古裡安在 1941年說,"除了野蠻的強制流放,沒有別的辦法。<br>"<br><br>  1948年戰爭中以色列驅逐了70萬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官員堅持認為,巴勒斯坦人是聽了<br>阿拉伯領導人的指令後離開的,但細心的學者指出這是瞎編。當時大多數阿拉伯領導人要求<br>巴勒斯坦人留在原地,他們因害怕被猶太復國主義者打死才逃走。戰後以色列又禁止巴勒斯<br>坦人返回。<br><br>  本-古裡安當時對"世界猶太人大會"主席納胡姆?古德曼(Nahum Goldmann)說過這樣的<br>話,"如果我是阿拉伯領導人,我永遠都不會和以色列談判。這很自然:我們佔據了他們的國<br>家……我們來自以色列,但那是兩千年前的以色列,對他們有什麼意義?過去有反猶主義、<br>納粹、希特勒、奧斯維辛,但他們有什麼錯?他們只看到一件事:我們來到這裡,竊取了他<br>們的國家。他們難道能接受這個?"<br><br>  從那之後,以色列就一直試圖否定巴勒斯坦人的建國理想。 梅厄 夫人說,"沒有巴勒斯<br>坦這個東西"。拉賓也反對巴勒斯坦完全建國。後來暴力襲擊和巴勒斯坦人口的增多迫使以色<br>列從一些被佔領土撤離,但從未有任何以色列政府允諾讓巴勒斯坦人建立一個可以生存的國<br>家。2000年戴維營會談中以總理巴拉克的建議被稱為慷慨大度,而其實質不過是建立一些"班<br>圖斯坦"(南非種族隔離期間給黑人劃定的居住地),還規定巴勒斯坦人解除武裝,四散分開<br>,實際上仍處於以色列的實際控制之下。<br><br>  4)"道德的以色列人"vs."邪惡的阿拉伯人"?<br><br>  <br>這種說法是,以色列總是在尋求和平,即使遇到挑釁時也保持克制。而阿拉伯人則無比狡猾<br>。這是另一個編造的故事。雙方的行為沒有道德高下之別。<br><br>  早期的復國主義者對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絕不友善。阿拉伯居民曾抵抗過復國主義者的<br>蠶食,復國主義者給以猛烈反擊,雙方沒有誰有道德高優越性。學者研究表明,以色列建國<br>過程中有種族清洗行為,包括處決、屠殺和強姦。<br><br>  後來以色列對待敵人和本地巴勒斯坦人也是以野蠻的方式。1949-1956年,以色列安全<br>部隊打死了2700-5000名阿拉伯滲透者,大部分都是手無寸鐵。上世紀50年代初,以國防軍<br>對鄰國發動無數次越境襲擊,這常被描繪為防禦行動,其實是為了擴大領土。1956年和英法<br>進攻埃及也是為了領土目的,後來在美國強大壓力下才被迫撤離。<br><br>  1956年和1967年的兩次戰爭中,以國防軍殺害了數百名埃及戰俘。1967年,他們將10萬<br>-26萬巴勒斯坦人逐出約旦河西岸,將8萬敘利亞人逐出戈蘭高地。1982年,黎巴嫩薩布拉和<br>沙提拉兩座難民營有700名無辜巴勒斯坦人遭屠殺,以色列也是共謀。以色列一個調查委員會<br>認定沙龍對此負有 "個人責任"。<br><br>  以色列虐待許多巴勒斯坦俘虜,羞辱和騷擾巴平民,並經常濫殺無辜。1987年-1991年<br>第一次巴勒斯坦人起義中,以國防軍給士兵分發短棍,要他們敲斷巴抗議者的骨頭。瑞典的<br>"拯救兒童"組織估計,"在起義的前兩年中,有2.36萬-2.99萬兒童被打傷需要治療,而只有<br>不到三分之一的骨頭被接好。被打兒童的三分之一在10歲以下。"<br><br>  2000年-2005年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義,以色列的反應更加暴力,《國土報》說,"國防<br>軍……變成了一個殺人工具。"在起義的頭幾天,國防軍發射了100萬發子彈。自那之後,平<br>均每死一個以色列人,以色列就打死3.4個巴勒斯坦人,大部分都是無辜路人。巴以兒童被殺<br>比率是5.7比1。以軍還打死了幾位外國和平人士,2003年3月以色列推土機碾死了一位23歲的<br>美國婦女。<br><br>  巴勒斯坦人針對以色列佔領者採取了恐怖主義,他們襲擊無辜平民是錯的。但巴勒斯坦<br>人認為他們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逼以色列讓步。以前總理巴拉克曾承認,如果他生為巴勒<br>斯坦人,他"會加入恐怖組織"。<br><br>  最後,不應忘記的是,當猶太復國主義者處於類似處境,想建立自己的國家時,他們也<br>會採取恐怖主義的做法。1944年-1947年,幾個復國主義組織用恐怖炸彈的方式將英國人從<br>巴勒斯坦趕走,之後繼續濫殺無辜。1948年以色列恐怖分子殺害了聯合國特使貝爾納多特男<br>爵,因為他提出了將耶路撒冷國際化的方案。謀殺案的策劃者之一最終被以政府赦免,還選<br>為議員。另一個曾同意該刺殺行為的恐怖組織領導人非但沒有受審,後來還當選為總理,那<br>就是伊扎克?沙米爾。沙米爾公開表示,"猶太人的道德和傳統都不否認恐怖主義是一種戰鬥<br>方式","在我們打擊佔領者(英國)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br><br>第四節 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br><br>  美國對以色列巨大的物質援助和持續的外交支持,唯一的解釋是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的<br>強大力量。如果不是遊說集團操縱了美國的政治體系,美以關係絕沒有今天這麼親密。<br><br>  什麼是以色列院外遊說集團(以下簡稱遊說集團)?<br><br>  這是指任何積極活動影響美國政策的以色列組織和個人。其核心成員是美國的猶太人,<br>當然並不是全部。他們主張不同。AIPAC和"猶太人主要組織主席聯議會"(CPMJO)的成員多<br>是強硬派,支持利庫德集團的擴張政策,反對奧斯陸和平進程。而大部分美國猶太人則傾向<br>於向巴勒斯坦人讓步,如猶太和平之聲(Jewish Voice for Peace)就強烈要求這樣做。但<br>溫和派和強硬派都呼籲美國支持以色列。<br><br>  美國猶太人領袖常和以色列官員會面。他們反對批評以色列,反對向以施壓。2003年,<br>世界猶太人大會主席埃德加?布隆夫曼(Edgar Bronfman)寫信給布什總統,要他向以色列施<br>壓阻止修建隔離牆。布隆夫曼此舉被指責為"背信棄義"。2005年11月"以色列政策論壇" (I<br>srael Policy Forum)主席西蒙?雷西(Seymour Reich)建議賴斯向以色列施壓,以重開加<br>沙的一處通道,也被指責為"不負責任"。<br><br>  AIPAC是最大、最著名的一個遊說集團。根據1997年《財富》雜誌對國會議員和工作人員<br>的調查,它在美國所有院外遊說集團中它的力量排第二位。2005年《國家雜誌》(National<br> Journal)的調查也將其排第二。<br><br>  遊說集團的成員包括基督教福音派的要人,如前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湯姆?狄雷(Tom DeL<br>ay)。他們相信以色列的重建是聖經預言的一部分,支持以色列的擴張計劃,並認為向以色<br>列施壓違反上帝的意志。遊說集團中還有新保守主義者要員,如現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的博<br>爾頓、已故的《華爾街日報》編輯羅伯特?巴特利(Robert Bartley)、前教育部長威廉?貝<br>內特(William Bennett)等。<br><br>  力量來源<br><br>  遊說可以採取多種方式,如遊說當選議員、行政官員,提供競選捐款,影響公共輿論等<br>。以色列遊說集團和其他集團做法上區別不大,但效率卻極高,因為他們工作努力,另一方<br>面也是因為阿拉伯人基本沒有什麼遊說集團。但需要強調的是,這種遊說並不是非法的,也<br>不是什麼陰謀。<br><br>  遊說策略<br><br>  第一是在華盛頓大力施加影響,向國會和行政部門施壓,推動其支持以色列。第二,努<br>力使輿論正面討論以色列,傳播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如以色列是 "道德" 的),以及在政<br>策辯論中為以色列做宣傳,防止政界聽到批評以色列的聲音。控制辯論是關鍵,因為如果就<br>美以關係進行坦誠辯論,美國就不會採取那麼親以的政策。<br><br>  影響國會<br><br>  遊說集團在國會的工作非常有效,實際上以色列在美國國會是不會受到批評的。如果討<br>論到墮胎、先發制人行動、醫療、福利等,國會肯定會辯論。但一旦涉及以色列,沒有人會<br>辯論。<br><br>  造成此現象的原因之一是,一些重要議員是基督教錫安主義者(Christian Zionist),<br>如迪克?阿梅(Dick Armey),他在2002年9月說,"在對外政策方面,我的首要目標是保衛以<br>色列"——注意,不是保衛美國。還有一些猶太裔議員支持以色列。此外還存在一些親以的國<br>會職員。<br><br>  而AIPAC是個核心組織。它會獎勵支持它的議員和候選人,懲罰反對它的人。金錢在美國<br>選舉中至關重要,AIPAC的朋友獲得強大的資金支持,而對反對以色列的議員,AIPAC會將競<br>選捐款投到其競選對手身上。AIPAC還組織向政治家寫信,並鼓勵報紙編輯為親以的候選人造<br>勢。<br><br>  僅舉一例。1984年,在AIPAC的影響下,伊利諾斯州參議員查爾斯?配西(Charles Perc<br>y)競選失敗,因為他對AIPAC關注的東西"不感興趣,甚至反對。"時任AIPAC主任的托馬斯?<br>戴恩(Thomas Dine)解釋說,"美國的所有猶太人,從東海岸到西海岸,都聚集起來反對配<br>西——美國政治家對此很清楚。"<br><br>  前AIPAC職員道格拉斯?布龍菲爾德(Douglas Bloomfield)說,"議員和職員在需要信息<br>時通常都不會找國會圖書館、國會研究服務部門或者政府專家,而是先找AIPAC。" AIPAC經<br>常"被叫去起草演講,立法,出謀劃策,做研究,拉贊助和拉選票。"AIPAC作為一個外國政府<br>的代理機構,在美國國會紮下了根。前參議員恩斯特?霍林斯(Ernest Hollings)在離職前<br>說,"除了AIPAC定好的政策之外,我們無法通過任何其他的對以政策。"無怪乎沙龍有次在對<br>美國人演講時說,"當人們問我該如何幫助以色列時,我告訴他們:幫助AIPAC。"<br><br>  影響行政部門<br><br>  首先是影響競選。美國猶太人佔人口總數不到3%,但卻給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大量的捐助<br>。《華盛頓郵報》曾估計,民主黨候選人"60%的資金都依賴猶太支持者提供"。猶太選民投<br>票率高,在加州、佛羅里達、伊利諾斯、紐約和賓州等關鍵州比較集中,所以總統候選人都<br>很注意不要得罪猶太選民。<br><br>  然後是直接影響政府,不讓批評以色列的人擔任要職。卡特總統曾想任命喬治?波爾(G<br>eorge Ball)做國務卿,但他知道波爾被認為是批評以色列的人士,會遭到遊說集團反對。<br>這樣,在美國外交界中批評以色列的人士就成為了瀕危物種。<br><br>  2004年民主黨總統候選提名人霍華德?迪恩(Howard Dean)呼籲美國在阿以衝突中扮演<br>更為"中立的角色",參議員約瑟夫?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馬上指責他"出賣"以色列,<br>"不負責任"。幾乎所有眾議院的民主黨要員都在一份信上簽名,批評迪恩的言論。現在迪恩<br>只是建議"把(巴以)雙方拉到一起",如此溫和的態度,也遭到遊說集團的咒罵。<br><br>  親以人士還經常在行政部門佔據高位。克林頓政府的負責中東政策的高官馬丁?英蒂克(<br>Martin Indyk)就曾任AIPAC研究部副主任,還有丹寧斯?羅斯(Dennis Ross)和阿隆?米勒<br>(Aaron Miller)。2000年7月的戴維營會談中,這三位都是克林頓最親密的顧問。他們雖然<br>都支持奧斯陸協議和巴勒斯坦建國,但只是在以色列政府接受的範圍內。美國代表團聽命於<br>巴拉克,事先就協調了立場,而且沒有提出美國方面的意見。所以巴勒斯坦的談判官說,他<br>們"在和兩個以色列代表團談判,一個掛以色列旗,一個掛美國旗。"<br><br>  布什政府中有更多熱烈親以的人士,如前副國務卿愛略特?艾布拉姆斯(Elliot Abrams<br>)、駐聯合國代表博爾頓、前國防部副部長道格拉斯?費斯(Douglas Feith)、副總統辦公<br>室主任劉易斯?利比(Lewis Libby)、國防部顧問理查德?珀爾(Richard Perle)、現任世<br>界銀行行長的沃爾福威茨和副總統顧問大衛?烏姆瑟爾(David Wurmser)。我們可以看到,<br>這些人在不斷推動有利於以色列的政策。<br><br>  操縱媒體<br><br>  遊說集團不喜歡媒體就關於以色列的問題展開公開討論,因為這種討論將讓公眾質疑美<br>國為何給以色列那麼大的支持。因此它們努力影響媒體、智庫和學術界,這些都是輿論形成<br>的關鍵。<br><br>  主流媒體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遊說集團的態度,大部分美國評論員都親以。記者埃裡克?埃<br>特曼(Eric Alterman)寫道,關於中東問題的學術辯論"為那些絕不批評以色列的人所主導<br>"。他列出了61位專欄作家和評論員,他們"條件反射性地、毫不保留地支持以色列。"而埃特<br>曼只發現了5位學者主要是批評以色列、支持阿拉伯人的。<br><br>  這也反映在報紙社論中。已故的《華爾街日報》編輯羅伯特?巴特利說,"沙米爾、沙龍<br>和比比(對內塔尼亞胡的暱稱),這些人說什麼我都贊同。" 《華爾街日報》、《芝加哥太<br>陽時報》和《華盛頓時報》的社論經常強烈親以。《評論》、《新共和》、《標準週刊》等<br>雜誌也幾乎在發生任何事時都強烈為以色列辯護。<br><br>  《紐約時報》等報紙的社論也有傾向。《時代週刊》前執行編輯馬克斯?弗蘭克爾(Max<br> Frankel)在回憶錄中承認,"我偏向以色列的程度連我自己都不敢承認";"我為雜誌寫大部<br>分的中東評論……我是從親以的角度寫的。"<br><br>  而關於以色列的報道要比評論更平衡些,因為記者都試圖更加客觀些,而且身處被佔領<br>土,知道以色列的所作所為。對此遊說集團會組織寫信抗議、並阻撓"反以"報紙開設新攤點<br>。CNN的一位職員因為寫了篇"反以"的文章,一天之內受到了6000封抗議郵件。2003年5月,<br>一個親以機構組織人員在33 個城市的國家公共廣播電台門外示威,要求電台改變對以態度。<br>以色列在國會的朋友也給電台打電話,讓他們進行內部審查,更好地監督有關中東的版面。<br><br><br>  一邊倒的智庫<br><br>  親以力量主導了美國智庫,而智庫不僅影響輿論,而且影響決策。遊說集團在1985年成<br>立了自己的智庫——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WINEP)。雖然該所淡化和以色列的關係,聲稱<br>提供"平衡而現實"的角度,其實並不是。<br><br>  過去25年裡,親以力量主導了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布魯金斯學會、安全政策中心、<br>外交政策研究會、傳統基金會、哈德遜研究所、外交政策分析學會、國家安全事務猶太學會<br>(JINSA)等等。<br><br>  例如,在許多年裡,布魯金斯學會中東問題方面最權威的專家一直是威廉?昆特(Willi<br>am Quandt),他一貫堅持不偏不倚的態度。但現在,布魯金斯學會這方面的工作主要是由"<br>薩班中東研究中心"進行的,該中心的資金來自猶太富商、堅定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海姆?薩班<br>(Haim Saban)。主任就是前面提到的克林頓政府官員英蒂克。布魯金斯學會已經從中立的<br>機構加入了親以的大合唱。<br><br>  檢查學術界<br><br>  沙龍上台和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義爆發後,美國大學中對以色列的批評增多。遊說集團<br>開始努力"奪回校園"。2002年9月,兩位新保守主義者馬丁 ?克拉默(Martin Kramer)和丹<br>尼爾?派普斯(Daniel Pipes)建立了"校園觀察"網站,公佈了一份可疑學者名錄,鼓勵學生<br>舉報反以言論或行為。此舉激起強烈反響,二人後來被迫撤下了名錄。<br><br>  已故的巴勒斯坦學者愛德華?薩義德(Edward Said)生前任職於哥倫比亞大學,因此哥<br>大成為親以勢力的重要攻擊目標。哥大前教務長喬納森?科爾(Jonathan Cole)說,"愛德華<br>?薩義德一發表任何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公開講話,我們都會受到數百封電郵、信件和報道,<br>要我們譴責薩義德、封殺甚至解雇他。"<br><br>  2004年末,"大衛計劃"(David Project)拍了一部宣傳片,聲稱哥大的中東系教師反猶<br>,恐嚇猶太學生。這讓哥大遭到各方嚴詞指責,但校方委員會的調查發現這純屬子虛烏有。<br><br><br>  猶太集團甚至要求國會建立相關機制,監督教授關於以色列的言論,取消對"反以"學校<br>將的聯邦資金。但此舉未能成功。猶太慈善家還建立了猶太人研究項目,增加校園中的親以<br>學者。<br><br>  叫人閉嘴的好方法<br><br>  遊說集團最強大的武器就是指責對方反猶,質疑以色列的行為、質疑猶太集團對美國外<br>交政策的影響、甚至談到"猶太遊說集團"這幾個字,都會被指責為反猶,而反猶是令人憎惡<br>的,沒人願意被戴上這頂帽子。<br><br>第五節 "尾巴搖狗"<br><br>  接下來的問題是,猶太遊說集團對美國對外政策有何影響?遊說集團已經影響到美國中<br>東政策的核心,成功說服美國領導人支持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持續壓迫,並把以色列的地<br>區對手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當作敵人。<br><br>  將巴勒斯坦人妖魔化<br><br>  現在已經基本被人遺忘的是,就在2001年秋-2002年春,布什政府出於緩和阿拉伯世界<br>反美情緒的目的,曾試圖遏制以色列在被佔領土的擴張政策,推動巴勒斯坦國的建立。布什<br>當時用減少對以援助的手段施壓是完全可行的,也能得到民眾支持。2003年5月的一份民意調<br>查顯示,60%多的美國人接受,如果以色列抗拒美國的施壓,就斷絕對其援助,而在"關注政<br>治"的美國人中這一比例有70%多。73%的人認為美國應當對巴以衝突保持中立。<br><br>  但布什政府未能改變以色列的政策,最終還是支持以色列的強硬立場,這主要的原因就<br>是遊說。2001年9月,布什總統向沙龍施壓,要其在被佔領土上保持克制,敦促沙龍讓以外長<br>佩雷斯會見阿拉法特。布什還公開聲明支持巴勒斯坦建國。沙龍澤指責布什試圖"犧牲我們的<br>利益討好阿拉伯人",並警告說,以色列"不是捷克斯洛伐克"。<br><br>  據報道,布什對沙龍將他比作張伯倫大發雷霆,白宮新聞官說,沙龍的話是"不可接受"<br>的。沙龍道歉。但他很快和遊說集團一起遊說布什政府,說美國和以色列面臨共同的恐怖主<br>義威脅。他們不斷強調,阿拉法特和本?拉登沒有區別,美以應當孤立阿拉法特,不與他來往<br>。<br><br>  11月16日,89位參議員給布什寫信,讚揚他拒絕會見阿拉法特,同時要求美國不要約束<br>以色列報復巴勒斯坦人的行動。據《紐約時報》報道,"這份信源於兩周前幾位重要參議員和<br>美國猶太人領導人的會面。"到了11月底,美以關係大大改善,部分原因是美國在阿富汗取得<br>初步勝利,不用再在打擊基地方面尋求阿拉伯國家的支持。12月初沙龍訪美。<br><br>  但2002年4月又出了麻煩,以國防軍發動"防衛牆"行動,佔領約旦河西岸大部。布什考慮<br>到對反恐戰爭的影響,在4月4日要求沙龍"停止進攻,開始撤退"。兩天後又要求"立即撤退"<br>。4月7日,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賴斯對記者說,"立即撤退就是立即撤退。就是說現在撤退。<br>"同一天國務卿鮑威爾起程去中東,要求各方結束戰鬥,開始談判。<br><br>  這時遊說集團又行動了,而且目標直指鮑威爾。切尼辦公室和國防部的新保守主義者指<br>責他對恐怖分子認識不清。猶太人領袖和基督教福音派人士澤開始向布什施壓。迪雷和參議<br>院少數當領袖特倫特?洛特(Trent Lott)前往白宮,警告布什要適可而止。<br><br>  4月11日布什顯露出屈服跡象,表示沙龍是"和平人士"。鮑威爾的出訪無功而返,布什告<br>訴記者,沙龍同意立即完全撤軍。但實際上沙龍並未那麼做,布什總統卻再未提起此事。<br><br>  5月2日,兩院通過兩項支持重申以色列的決議(參議院是94:2,眾議院是352:21),<br>強調兩國"現在參與到共同的反恐鬥爭中"。眾議院決議還將阿拉法特描繪為恐怖主義的主因<br>。幾天後,訪以的國會兩黨代表團公開要求沙龍拒絕美國的壓力,不要和阿拉法特談判。5月<br>9日,眾議院開會決定再給以色列2億美元反恐援助。鮑威爾表示反對,但無濟於事。<br><br>  簡言之,沙龍和遊說集團和美國總統對著幹,並戰而勝之。一位以色列記者的報道說,<br>沙龍的顧問們"在看到鮑威爾的失敗之後,無法掩飾自己喜悅之情。沙龍和布什總統對視,布<br>什先眨了眼。"<br><br>  之後美國政府就一直拒絕和阿拉法特打交道,直到他去世。阿巴斯當選後,沙龍繼續進<br>行單邊撤離計劃,雖從加沙撤出,但在約旦河西岸繼續擴張,手段是修建"隔離牆",奪取巴<br>勒斯坦土地,擴大定居點和公路網絡。沙龍拒絕和阿巴斯談判,阿巴斯遂無法帶給巴勒斯坦<br>人可見的利益,這直接導致哈馬斯在議會選舉中獲勝。哈馬斯一上台,以色列又有了拒絕談<br>判的借口。布什甚至許可以色列單方吞併一些被佔領土的行為,這與約翰遜以來歷屆美國總<br>統的政策相悖。<br><br>  美國官員曾經小小批評過以色列的幾次行為,但沒有做任何事情來建立一個可生存的巴<br>勒斯坦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倫特?斯考特羅夫特(Brent Scowcroft)甚至在2004年10月說<br>,沙龍把布什總統"玩弄於股掌"。<br><br>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也深知遊說集團的力量。2004年克裡就長篇大論地表達他對以色列的<br>無條件支持,今天的希拉裡?克林頓也這麼做。<br><br>  以色列與伊戰<br><br>  許多美國人認為伊戰是"為石油而戰",但其實這場戰爭在很大意義上是為了讓以色列更<br>安全。賴斯的顧問菲利普?澤利科(Philip Zelikow)說過,伊拉克的"真正威脅"不是威脅美<br>國,而是威脅以色列。2002年8月16日,《華盛頓郵報》報道,"以色列呼籲美國官員不要拖<br>延對薩達姆的軍事打擊。"<br><br>  但9月布什總統試圖尋求安理會的戰爭授權,這讓以色列領導人很不快,他們還擔心薩達<br>姆會同意聯合國核查員重返伊拉克,那樣戰爭就可能避免。以外長佩雷斯對記者說,"必須打<br>擊薩達姆?侯賽因,"不需要再讓核查人員重返伊拉克。前總理巴拉克在《紐約時報》撰文稱<br>,"不行動是最大的危險"。內塔尼亞胡在《華爾街日報》撰文《推翻薩達姆的理由》。2003<br>年2月《國土報》報道,"(以色列)軍方和政界渴望伊拉克戰爭"。有記者描述說,"以色列<br>是西方唯一一個領導層絕無例外地支持伊戰的國家。"而美國則在此時呼籲以色列克制言論,<br>以避免讓人覺得美國是為了以色列打仗。<br><br>  遊說集團與伊戰<br><br>  在美國推動伊戰的主要是新保守主義者的小團體,很多和利庫德集團關係甚密。但儘管<br>他們和遊說集團渴望戰爭,美國的大多數普通猶太人並不這麼想。戰爭開始時皮尤中心的全<br>國調查顯示,美國人支持戰爭的比例是62%,而在猶太人中只有52%。所以不能指責說,伊<br>戰是受"猶太人的影響",而只能說是受遊說集團的影響,尤其是其中的新保守主義者的影響<br>。<br><br>  早在布什當選總統前新保守主義者就決心推翻薩達姆。1998年寫公開信給克林頓總統呼<br>籲推翻薩達姆的人中,很多和JINSA或WINEP關係密切。但直到布什當選後,他們都無法在民<br>眾中鼓舞起開戰的熱情。<br><br>  但突然發生了9?11事件,改變了形勢。遊說集團中的新保守主義者,如利比、沃爾福威<br>茨和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家伯納德?劉易斯(Bernard Lewis)等在勸說布什和切尼同意對伊<br>開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br><br>  對新保守主義者而言,9?11是個絕好的機會。沃爾福威茨建議布什先打伊拉克,後打阿<br>富汗,儘管沒有證據表明薩達姆參與了9?11。布什沒有接受,但在11月21日下令軍方擬定侵<br>伊作戰詳細方案。<br><br>  新保守主義者還不遺餘力地宣揚,入侵伊拉克是贏得反恐戰爭的關鍵。這一方面是為了<br>給布什施壓,另一方面是為了壓制反對聲音。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和威廉?克裡斯<br>托爾(William Kristol)在10月1日的《標準週刊》上撰文呼籲在擊敗塔利班後馬上進攻伊<br>拉克。同日查爾斯?克勞塞默(Charles Krauthammer)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稱,擊敗阿<br>富汗後,應當進攻敘利亞,然後是伊朗和伊拉克。"反恐戰爭將在巴格達結束。"<br><br>  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是大規模的宣傳攻勢,為入侵伊拉克造勢。其中的關鍵是操縱<br>情報,把薩達姆描述為迫在眉睫的威脅。利比多次造訪中情局,向情報分析員施壓尋找可作<br>為戰爭理由的情報。然後在2003年初出台一份關於伊拉克威脅的詳細報告,由鮑威爾在安理<br>會宣佈。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說,鮑威爾"對他看到的報告之添油加醋、聳<br>人聽聞感到目瞪口呆。利比完全是捕風捉影,拼湊出一個最不可能的結論。"鮑威爾在聯合國<br>的演示捨棄了利比最粗糙的那一部分內容,但依然錯誤擺出,現在鮑威爾也承認此事。<br><br>  參與編造情報的還有9?11後成立的兩個直接向副國防部長費斯匯報的組織——"反恐政策<br>評估組織"和"特別計劃辦公室",一個負責搜尋基地組織和伊拉克的關係,一個負責尋找可以<br>用來為伊戰做論據的證據。這兩個組織都由新保守主義者組成,裡邊也有遊說集團成員。費<br>斯強烈支持以色列。他和利庫德集團有長久的良好關係,曾撰文支持以色列修建定居點、甚<br>至吞併被佔領土。還曾建議以色列採取行動重塑中東秩序。國土報評論他和珀爾"在對美國政<br>府的忠誠和滿足以色列利益之間踩鋼絲"。沃爾福威茨也強烈支持以色列,他被認為是布什政<br>府中最親以的人士。2003年《耶路撒冷郵報》因他"虔誠支持以色列"而評他當選 "年度人物<br>"。<br><br>  還要提的是新保守主義者在戰前對艾哈邁德?沙拉比(Ahmed Chalabi)的支持。這位伊<br>拉克流亡分子之所以得到青睞,是因為他和美國猶太人團體的密切聯繫,以及承諾一旦掌權<br>將和以色列友好,猶太遊說集團對此感到很滿意。<br><br>  看到新保守主義者對以色列的忠誠,他們對伊拉克的癡迷,以及他們對布什政府的影響<br>,毫不奇怪,很多美國人懷疑這場戰爭是為了以色列的利益而戰。 2005年3月美國猶太人委<br>員會的巴利?雅各布(Barry Jacobs)說,在美國情報機構的內部"普遍流傳"的是,以色列和<br>新保守主義者合謀把美國拉入伊戰。但很少有人敢公開這麼表示,參議員恩斯特?霍林斯和眾<br>議員詹姆斯?莫蘭(James Moran)曾提過此事但遭到譴責。專欄作家麥克?金斯利(Michael<br> Kinsley)在2002年底寫道,"關於以色列的角色缺乏公共討論……就像’屋裡的大象’那個<br>寓言:所有人都看到大象,但沒有任何人說。"他認為原因是,他們擔心被貼上反猶標籤。以<br>色列和遊說集團是達成戰爭決策的關鍵,這點似無疑問。如果沒有遊說集團,美國在2003年<br>3月開戰的可能性極小。<br><br>  地區改造夢想<br><br>  當時還沒有想到伊拉克會成為泥潭和無底洞。當時伊戰只不過是更大計劃的一部分,那<br>就是重塑中東。這一野心勃勃的計劃大大偏離了美國過去的政策,而遊說集團和以色列是這<br>種偏離背後的推動力量。伊戰爆發時《華爾街日報》的大標題是《總統的夢想:不止改變政<br>權,而且改變國家:親美、民主地區的目標其根源在以色列人和新保守主義者》。<br><br>  親以力量一向希望美軍加大對中東的干涉以保護以色列。但在冷戰期間這收效不大,因<br>為當時美國扮演著"離岸協調者"的角色。在地區搞平衡術,讓各國相互制約,例如裡根政府<br>在兩伊戰爭中支持伊拉克打擊伊朗。<br><br>  海灣戰爭後這一政策改變,克林頓政府採取"雙重遏制"政策,即在該地區部署重兵,同<br>時遏制兩伊,而不是讓兩伊相互制衡。"雙重遏制"就是英蒂克在1993年5月任職於WINEP期間<br>提出的,然後他就在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期間實施這一政策。<br><br>  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雙重遏制"引起了很多批評,因為要同時遏制相互為敵的兩個國<br>家,這是個巨大的負擔。這時遊說集團又介入了,要維護這一政策。在壓力下,克林頓在19<br>95年春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加強了這一政策。但AIPAC要求更多,所以1996年克林頓政府又<br>通過《制裁伊朗與利比亞法》。<br><br>  但到了90年代末期,,新保守主義者又認為雙重遏制還不夠,應當在伊拉克進行政權更<br>迭,這樣將改變整個中東。這一想法見於新保守主義者寫給內塔尼亞胡的信中。到2002年,<br>地區改造已經成為新保守主義者的共識。<br><br>  克勞塞默認為,這一想法的創始人是以色列政治家納坦?沙蘭斯基(Natan Sharansky)<br>,布什總統對他的作品印象深刻。不僅如此,整個以色列政壇都認為推翻薩達姆將會以對以<br>色列有利的方式改變中東。2003年2月17日的《國土報》報道說,"國防軍高官和沙龍的親信<br>描繪了一幅玫瑰色的戰後前景。他們想到了多米諾骨牌效應,在薩達姆傾覆後以色列的敵人<br>一個個垮臺。"因為以色列領導人、新保守主義者與布什政府有此計劃,所以伊戰剛有了一點<br>勝利的影子,他們就轉向以色列的其他敵人。<br><br>  瞄準敘利亞<br><br>  2003年4月美軍攻陷巴格達,沙龍馬上開始催促美國瞄準大馬士革。4月16日,沙龍和國<br>防部長莫法茲接受好幾個以色列報紙採訪,要求美國給敘利亞施加"沉重壓力"。《華盛頓郵<br>報》報道說,以色列在"煽動"針對敘利亞的行動,向美國提供關於敘總統阿薩德的情報。<br><br>  當時遊說集團也做了相同的事。沃爾福威茨說,"敘利亞必須進行政權更迭。"珀爾對記<br>者說,"我們可以給(中東的其他敵對國家)很簡潔的信號——你就是下一個。"勞倫斯?卡普<br>蘭在《新共和》上撰文稱,阿薩德嚴重威脅美國利益。<br><br>  在國會,4月12日,議員愛略特?恩戈爾(Eliot Engel)重提一項法案,要求敘利亞從黎<br>巴嫩撤軍,銷毀大規模殺傷行武器,停止支持恐怖主義,否則進行制裁。並要求敘利亞和黎<br>巴嫩採取切實措施與以色列議和。該法案是由國會中一些以色列最好的朋友制定的。後來法<br>案以壓倒性獲得通過(眾議院398:4,參議院89:4)。<br><br>  但當時布什政府仍然猶豫是否應當把目標指向敘利亞,當時中情局和國務院也都反對把<br>敘利亞當目標。這種顧慮是有道理的。<br><br>  首先,9?11後敘利亞政府向美國提供了關於基地組織的重要情報,並警告美國當心在海<br>灣地區一起策劃中的恐怖襲擊。敘利亞還讓中情局有機會審訊 9?11劫機犯的招募者之一穆罕<br>默德?扎馬(Mohammed Zammar)。如果指責敘利亞將會破壞這種關係,影響反恐戰爭。其次<br>,伊戰前敘利亞和美國關係不錯,甚至在2002年投票支持美國提出的聯合國1441 號決議,而<br>且敘利亞對美國不構成威脅。最後,逼迫敘利亞可能導致敘利亞在伊拉克給美國製造麻煩。<br><br><br>  但因為AIPAC和以色列官員的壓力,國會堅持要逼迫敘利亞。如果沒有遊說集團,美國的<br>對敘利亞政策應當會更加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br><br>  瞄準伊朗<br><br>  以色列將他的所有敵人都盡量抹黑,而伊朗被認為是最大的威脅,因為它最有可能獲取<br>核武器。2002年11月沙龍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採訪時開始公開催促美國遏制伊朗。他稱<br>伊朗是"世界的恐怖中心",呼籲布什政府在征服伊拉克的"第二天"就對伊朗動手。2003年4月<br>,以色列駐美大使就呼籲對伊朗進行政權更迭。他說,推翻薩達姆是"不夠的,"美國"必須走<br>下去。敘利亞和伊朗對我們構成同樣大的威脅。"新保守主義者也迫不及待地加入進來。5月<br>6 日,美國企業研究會、保衛民主基金會和哈德遜學會開會討論伊朗問題,發言者都主張對<br>伊朗進行政權更迭。<br><br>  面對遊說集團的壓力,布什政府努力阻止伊朗的核計劃,但收效不大。因此遊說集團採<br>取各種方式繼續施壓。出現了各種文章,聲稱伊朗的核威脅迫在眉睫,警告不要對"恐怖"國<br>家採取綏靖政策。遊說集團還敦促國會通過《支持伊朗自由法案》,加大對伊朗的制裁。<br><br>  我們可以說阻止伊朗擁有核武器也符合美國的利益,但這只對了一半,因為伊朗的核野<br>心不對美國構成現實威脅。如果美國能和擁有核武器的蘇聯、中國或朝鮮共處,它就也能和<br>伊朗共處。假設沒有遊說集團,雖說伊朗和美國不大可能會結盟,但美國的對伊政策應會更<br>溫和,而且先發制人戰爭不會成為嚴肅的考慮。<br><br>  結論是:以色列和其在美國的支持者希望由美國出面對付以色列所面臨的所有安全威脅<br>。如果他們成功改變了美國政策,削弱或者推翻了以色列的敵人,以色列就可以隨心所欲地<br>對付巴勒斯坦人,但所有的戰鬥、死亡、重建和花錢都是由美國人承擔的。<br><br>  即使美國未能改造中東,而是面對一個更為激進的阿拉伯-伊斯蘭世界,以色列仍然會<br>受到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保護。這不是遊說集團希望的完美結局,但至少要比美國疏遠以色<br>列、或者逼迫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講和要好。<br><br>  結語<br><br>  看到美國在伊拉克的困境、美國在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形象的破壞,以及近期披露的AI<br>PAC職員將美國的國家秘密透露給以色列,看到這一切,人們可能會問:我們有可能制止遊說<br>集團的力量嗎?人們也可能想到,阿拉法特的死和溫和的阿巴斯的當選會促使美國推進和平<br>進程。簡言之,美國領導人有充足的餘地疏遠遊說集團,更加根據美國的國家利益制定中東<br>政策。利用美國的力量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實現公正的和平,這將促進戰勝極端主<br>義、推動中東民主的長遠目標。<br><br>  但這樣的前景很遠。在遊說界,AIPAC和基督教錫安主義者沒有什麼對手。他們知道自己<br>的工作會越來越困難,所以正在擴充人員,加大力度。美國政治家非常依靠競選捐款,而主<br>流媒體也不會轉變立場。<br><br>  形勢讓人非常擔憂,遊說集團的影響造成了多方面的麻煩。首先它加劇了恐怖主義威脅<br>,而且這影響到了美國的歐洲盟國。它使得巴以問題無法解決,這讓極端分子找到借口招兵<br>買馬,刺激全世界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如果遊說集團鼓吹的政權更迭導致美國打擊伊朗和敘<br>利亞,將會帶來更大的災難。遊說集團對這兩國的敵意使得華盛頓無法在反恐和穩定伊拉克<br>方面取得它們的支持,而這種支持是非常迫切需要的。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