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本沙龍專聘有十多位台灣著名的人文社會學者為長期顧問,從一個左翼的、批判的全球-台灣觀點,幫忙本沙龍精選海內外最重要的文章與議題,並且適時的加以眉批、評點與回應,使讀者在浩瀚的資訊中,以最短時間和最省精力來掌握當前華人知識圈的討論。更歡迎讀者的參與討論。歡迎投稿(版權為作者所有。可一稿多投)歡迎討論!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台社沙龍 » 2003-04-27, 08:00

台社沙龍將利用這個討論串,貼出一些有意思的或有代表性或有照妖鏡性質的文章,供各界分析參考嘆息或反思。<br>
台社沙龍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台社沙龍 » 2003-10-24, 08:00

以下這篇文章的最後面,這位反戰記者竟然反起反戰團體,認為抗爭應該悲情。而且他最大的不滿,就是台灣反戰遊行中各團體的旗子太大,以致於反戰的標語相形看來好小。一眼看去像打各團體廣告,而主題反戰反而不醒目。<br><br>靴子與破鞋的戰爭<br>東森新聞報03/26/2003<br><br><br>陳志東<br><br>2003年3月24日,在美聯社新聞攝影圖片網站中,出現了一雙鞋子。這雙鞋子,穿在一個已經死亡的伊拉克士兵身上,美聯社的圖說寫著:「Worn-out civilian shoes cover the feet of an Iraqi soldier killed as U.S. Army troops advanced north through Iraq Monday, March 24, 2003. Almost all of the more than eight Iraqi dead at this location were wearing worn-out civilian-style shoes.」(圖片來源:美聯社)<br><br>這張圖片非常靜態,沒有槍砲、沒有飛機起降,也沒有人影晃動,有的,只是鞋子靜靜套在死亡伊拉克士兵腿上,躺臥在沙地之中。圖片中的鞋子,鞋底已經磨穿,卡了幾顆石子在裡頭。我在想,這人活著的時候,或許不時要把鞋子脫下來,抖去裡頭的沙漠風沙,敲掉卡在腳底的碎石。現在不用了,他再也不需要為這穿壞的鞋子煩心,再也不會感覺沾腳不舒適。<br><br>美聯社的圖說寫道:「這是一雙平民的的鞋子」,亦即它不是正規部隊該有的鞋子。於是,我努力在美聯社那4、5千張圖片中翻找,想要看看他們的軍人、他們的平民,穿的到底都是那些鞋子。<br><br>4、5千張圖片,不是小數目。我花了一個整天,細細看圖。這些圖片,有飛機起飛、有全球各地反戰活動、有城市起火、有戰俘、有家屬掩面哭泣、有指揮官開記者會,此外,還有奧斯卡頒獎、有美國職棒比賽、NBA、曲棍球、溜冰比賽,也有馬來西亞F1賽車,有中國大陸流行服裝秀,有日本原子金剛玩偶全新上,當然,也還有其他的鞋子。<br><br>這麼多的事件同時發生,這麼多的戰火、歡笑、驚恐、悲傷,同時上演。<br><br>我還是忘不了鞋子。<br><br>美國部隊,穿的是厚底、包住腳踝的高級靴子,或者米色,或者黑色。伊拉克軍人與平民,穿的是各式各樣的休閒皮鞋,或者涼鞋,而更多的平民青少年或小孩,則是不穿鞋。我想,這不是他們不愛穿鞋,是因為沒有鞋。<br><br>是的,這是一場不平等的戰爭,是英美的船堅砲利,攻打土砲涼鞋的戰爭。百年之前,英美這樣打中國,百年之後,英美這樣打伊拉克,不同的是,這次我們不在戰場之中,不同的是,這次我們政府積極想要出錢出力出口號,大聲高呼打得好!<br><br>伊拉克石油產量豐富,人民不應該沒有鞋,不過,不管如何,這都是伊拉克的內政,其他國家應否介入,本來就有爭議,況且介入,不見得需以武力攻打。今天布希以解放伊拉克、消滅恐怖主義為理由,出兵攻打,再怎麼說,都不能稱之為名正言順,再怎麼說,都掩不過背後的石油利益與財團利益。<br><br>看著伊拉克的鞋子,看著伊拉克無辜人民血流、傷亡,看著美軍俘虜家屬掩面痛哭、搭地鐵民眾惶恐不安,在在都顯示,這不是一場正義的戰爭,這是一場布希個人所發起的侵略行為。<br><br>只是,看著美聯社圖片,看到全球不斷興起的反戰活動與反戰標語,看著全球人民關心這場戰事,又突然一種強烈感覺席上心頭:這不是一場戰爭,這是一場全球性的嘉年華會。<br><br>在這些反戰活動中,有人痛心疾呼,卻也有人臉上塗滿反戰號誌,卻難掩參與盛會的欣喜。在美聯社圖片中,痛心疾呼的,是中東人,是巴基斯坦、巴勒斯坦、黎巴嫩、約旦,以及伊拉克本身等等這些人,他們不希望戰爭,他們的地區一但陷入戰爭,生活之中,就將只剩下戰爭。<br><br>痛心疾呼的,是部分美國平民。他們不希望戰爭,他們一旦投入戰爭,生活之中,雖然還有奧斯卡、還有職棒職籃漫畫與漢堡,但卻也有更多的恐怖、恐懼,與可能的親友傷損。<br><br>臉上帶著笑容反戰的,是德國、是義大利,是一些不相干的國家。他們參與盛會,帶著笑容,表達不滿,然後回家洗去臉上彩粧標語,舒舒服服坐在電視前的沙發上,繼續觀賞這場由英美聯軍與伊拉克人民,共同用真實血淚演出的全球嘉年華。<br><br>這沒有任何可以苛責的地方,這是世間真實狀況,也合情合理,我只是自己感慨,像場嘉年華。<br><br>只是。在這其中,唯一讓人感覺不齒的,就是台灣的反戰民間團體,台灣商人與政府。<br><br>台灣的反戰團體,帶著憤怒到AIT前舉標語抗議,可這一個個標語上,卻是大大印著團體名稱。他們不是來反戰的,他們是來打知名度的。儘管德國等國家反戰群眾嘻皮笑臉,甚至中東人民痛心舉牌,這些標語,統統很乾淨,統統就是要和平,不要戰爭的簡單訴求。台灣的標語也有這些訴求,但卻也出現了全球罕見的抗議團體名稱。<br><br>民間團體的經費,透過捐款而來,捐款多寡,取決於關係與知名度。這些人打著團體名稱來反戰,是反戰,也是求名,靠著戰爭反戰打知名度,這與發戰爭財有什麼兩樣?<br><br>台灣商人,則是在戰爭方興未艾,就已積極籌畫未來如何打進伊拉克市場大標重建工程,打算大發戰爭財。<br><br>身為旅遊版記者,我只想說,儘管我最喜歡中東,我最喜歡中東的古文明,儘管我覺得中東民族是我所見過最和善、最具有宗教虔誠的的民族,但是,我再也不敢到中東,我再也沒臉到中東。造成這種害怕心理與恥辱的的,不是中東人,而是我們自己的政府與商人。(本報生活組記者) <br>
台社沙龍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共赴國難 » 2003-10-30, 08:00

2003.03.26 中國時報 <br>安曼觀察 共赴國難 伊人趕返巴格達<br>梁東屏<br><br><br> 英、美聯軍攻打伊拉克的戰事已經進入第六天,有些事按照原先所預期的,譬如說巴格達遭到無情的狂轟濫炸,但是有些事情並未如所預期的發生。譬如說美軍一直宣傳的「解放伊拉克」、「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不但沒有發生,大家見到的反而是平民裝束的人,舉著各式武器,圍繞著落在地面的美國阿帕契攻擊直昇機,大呼「我們要用鮮血扞衛薩達姆(哈珊)」。 <br><br> 美國很費力的解釋,這些平民裝束的人其實是伊拉克正規軍所裝扮的。也許吧。但是要如何解釋戰事已經進入第六天,包括巴格達在內的多個伊拉克大城市都遭受到前所未見的無情轟炸(美軍指揮官法蘭克自己都這麼說),可是至今為止卻沒有任何一個伊拉克難民抵達約旦邊界。再說一次,沒有一個。也參與捐贈帳篷的我國慈濟功德會安曼負責人表示簡直不可思議,實際上前一陣子趕搭帳篷的行動都已停止,等在邊界準備報導難民潮的大批記者完全無事可做,只得每晚舉行「派對」打發時間。聯合國難民公署的官員表示,他們得到的訊息似乎是伊拉克當局不允許民眾逃離。也許吧。事實上如果公路被封鎖,巴格達民眾可能還真的出不來。 <br><br> <br> 但是要如何解釋從三月十六日至今,已經有五千二百八十四名住在安曼的伊拉克人通過約旦卡拉瑪邊關回去巴格達;伊拉克駐安曼大使館也指出,過去三天以來,共發出了三千張臨時簽證,給住在安曼卻急欲回國的伊拉克人。這些人,有的是「死也要與家人死在一起」,更多的是要回國拿起任何可用的武器,與英、美「入侵者」決一死戰。他們也深切明白,他們也許根本到不了巴格達,很可能在半途就被炸死了。五千二百八十四人比零,這樣的比數,再怎麼樣,總也應該可以說明一些事吧。 <br><br> 美國總統布希及國防部長倫斯斐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任何事情都改變不了最終的結果,就是「我們(美、英)最後的勝利」。沒有人會懷疑他們的決心,也沒有人相信以他們的戰爭科技以及「大批毀滅性武器」,會達不成他們的願望。只是他們的飛機、大砲、導彈所面對的,不止是伊拉克「共和國衛隊」以及正規軍,還有巴格達城內數達五百萬,可能「拔出劍來捍衛親愛祖國」的伊拉克百姓。 <br><br> 英、美聯軍已經抵達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圍繞而成的「人類文明的搖籃」,正在等待補給線接上就要發動攻擊,美、英所發動的這次戰爭,歷史上恐怕將記載為「侵略」而不是他們所希望的「解放」。 <br>
共赴國難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反戰 = 反美 = 反台灣 » 2003-11-06, 08:00

反戰、反美、反台灣 <br><br>⊙陳茂雄 自由時報20030323 <br><br>  自從美國準備攻打伊拉克之後,世界各地就出現不少反戰之聲,聯軍正式開打之後,反戰之聲更到達最高點。文明社會多數人唾棄戰爭,基於人道精神,反戰運動是多數人所支持的,不過這一次的反戰並沒有那麼單純:有一部分人真的是基於人道精神而反戰,但也有不少人是「假反戰,真反美」。 <br><br>  到底是「反戰」或是「反美」是很容易分辨的:九一一驚爆事件發生之後,若是立刻譴責暴力,針對今日美國發動戰爭也加以抨擊,這些人就是真的反戰;若只指責美國發動戰爭,而沒有譴責各地區所發生的暴力事件則屬反美,不是反戰。美國發動戰爭雖也傷及無辜,但其目標是要癱瘓伊拉克的武力,其進攻過程乃盡量避免傷害非武裝人員,而九一一驚爆事件以及各地區的暴力事件攻擊的對象卻是無辜的人民,以人道的立場來說,暴力事件之惡遠大於美國所發動的戰爭。 <br><br>  台灣當然也有人基於人道而反戰,但這些維護人道的人往往被中國人所利用,因為反戰的群眾中有不少人不是真的反戰,其目的只是為了親中而反美。若真是基於人道而反戰,那最該反的就是中國,因為中國有四百多枚飛彈正瞄準台灣,台灣對中國並無敵意,可是中國一直準備以武力侵犯台灣。在台灣反戰的人也積極反中國才是真正為人道而反戰,不譴責中國的反戰人士是「假反戰,真反美」。 <br><br>  部分在台灣的居民所以會反美,是因為他們反台灣,他們不認同台灣這一塊土地以及生活在這一塊土地上的人民,所以不能接受台灣人民自主,而世界上對台灣的生存幫助最大的當然是美國,若不是美國的介入,台灣的安全的確岌岌可危,所以美國就變成中國法統勢力的眼中釘。一九九六年總統大選前,中國法統勢力以對岸的武力恫嚇台灣人,他們主張由中國法統勢力執政,以避免中國武力犯台,他們告訴台灣人說美國不可能為台灣而得罪中國,因而強調台灣人不應該期待美國的幫助,可是當美國的兩艘航空母艦巡防台灣海峽時,他們卻歇斯底里地譴責美國侵犯中國的主權,醜惡的面貌顯露無遺,他們所以反美,只因為美國幫助台灣抵抗中國的侵略。 <br><br>  蔣家若不是依賴台灣海峽的天險加上美國第七艦隊的保護,早就被中國共產黨消滅了,蔣家依附美國生存時,中國法統勢力為何不譴責美國干預中國內政?當年美國打越戰比今日的波灣戰爭還沒有正當性,當年中國法統勢力為何不反戰?當年支持美國打越戰,今日反對美國發動波灣戰爭,由親美變成反美,其真正的理由是反台灣。昔日由中國法統勢力統治台灣,是與對岸政權爭中國的法統,美國維持台海和平是介入中國法統之爭,與台灣人無關,所以在台灣的中國法統勢力親美,因為美國幫蔣家政權爭中國法統。今日由台灣人依自由意志產生政府,台灣人為自己的生存權而對抗對岸政權的併吞,不是為爭中國法統而戰,所以不為中國法統勢力所接受,因為他們只認同中國法統,不認同台灣。 <br><br>  今日若由中國法統勢力統治台灣,相信他們還在反共,並走親美路線以維護台灣的安全,今日由台灣人當家作主,由於他們不認同台灣,所以走反美路線,阻礙美國保衛台灣,今日中國法統勢力的反戰,只是為了切斷台灣與美國的關係,降低台灣抵抗中國的力量。 <br><br> 中國法統勢力目前積極要做的是取得政權,由中國法統勢力統治台灣,若不能如願,寧可讓對岸政權消滅台灣,也不能讓台灣人當家作主,因為在他們心目中對岸的中國共產黨雖是政敵,但是自己的人,台灣人雖親近,但為外人,所以他們堅持反對美國幫助「外人」抵抗「自己的人」。 <br><br>  中國法統勢力利用反戰來反美,進而反台灣的確是高招,因為在講究人權的社會反戰是有其正當性。中國法統勢力的手段是相當可怕,不只可以利用反戰來反台灣,並以照顧台商之名,幫助對岸消滅台灣。傳統產業在台灣的確很難生存,所以主張西進就變成有其正當性,只是傳統產業移到中國,增強對岸產業的競爭力,搶佔台灣原有的市場,使台灣的經濟加速崩潰,讓對岸很容易地以經濟力量消滅台灣。 <br><br> 中國法統勢力強力主張三通,表面上是照顧台商,事實上真正的用意是要降低台商經濟活動移往中國的成本,加速台灣經濟的崩潰。 中國法統勢力居心可惡,但其手段卻是相當高明,詭辯能力更是空前。 <br><br> 由於台灣的管理方法優於其他地區,所以積體電路的代工算是台灣的重要產業,中國法統勢力最近為了將產業技術與管理方法輸出到中國,詭稱台灣已能發展十二吋晶圓,所以八吋晶圓可以輸出到中國,讓人誤以為八吋晶圓與十二吋晶圓並沒有同質性,幫助對岸發展八吋晶圓不會影響台灣的市場,事實上二者是同一回事,只是十二吋晶圓發展成功之後可以降低成本,然而若是幫助中國發展八吋晶圓,因為對岸除了生產技術與管理方法輸給台灣之外,其他條件都優於台灣,八吋晶圓西進之後,是有能力擊垮台灣的十二吋晶圓,加速中國以經濟消滅台灣的目標。(作者陳茂雄╱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br><br>
反戰 = 反美 = 反台灣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黃文雄 » 2003-11-11, 08:00

論「戰」中談「游動的多數」<br><br>⊙黃文雄<br><br> 近日報上傳說美國副總統錢尼的女兒到巴格達去當人肉盾牌,以阻止美英聯軍的轟炸<br>進攻。這則新聞開始時是網路上的小道消息,被俄國報紙炒作後,放大而成為國際新<br>聞,我國晚報也有在頭版頭條跟進的例子。事實真相如何?目前不得而知,但是根據我<br>在國內多年參與各種活動的經驗,這種家庭內成員對公共議題立場(甚至政黨歸屬)不<br>同的情形,在民主社會極為普遍。例如美國民間一九六○年代反對越戰時,活躍份子之<br>中就多的是權貴之家的子女,包括洛克菲勒和甘迺迪家族;這類事情並沒有太大的新聞<br>價值。錢尼女兒一事會上媒體頭版頭條,反映最多的恐怕還是俄國和台灣就民主的成熟<br>度而言的社會體質。<br><br> 要檢驗一個社會的民主成熟度,有一個很好的指標:這個社會容許、存在「游動的多<br>數」的程度。換言之,社會成員在某一議題上的多數(或少數)在下一個議題上也是多<br>數(或少數)的或然率。不妨以這個政治學的概念應用在我國。在台灣,你只要知道一<br>個人的獨統立場,就可以(在統計意義上)相當準確的猜到那個人在許多公共議題上的<br>立場。這就是多數(或少數)的形成缺少「游動性」的例子。如果一個人的獨統立場可<br>以決定其對核四的立場(譬如說),或兩者之間有太緊密的相關,我想肯用點腦筋的人<br>都會同意,這不是很健康的現象。其意義之一是:這個社會能獨立思考的成員還不夠<br>多。<br><br> 為什麼會有這種多數(或少數)之形成游動性不足的現象?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既<br>定(社會學裡叫ascribed)身份的影響太強。例如錢尼女兒的例子裡(假設真如媒體所<br>說),階級(出身權貴之家)就是一個既定身份。在尚少有反例的國家如俄國和台灣,<br>一般人很容易因為主戰健將的副總統家族出了這麼一個「叛逆」而驚訝,因此也就有了<br>上頭版頭條的新聞價值。(在西方國家儘管也會有媒體為賣報份而炒作類似新聞,不同<br>媒體賦予重要性的程度,還是品味水準有別。)在台灣,這種既定身份最明顯嚴重的例<br>子則是所謂省籍。其影響不只及於統獨立場,還擴及諸多就事實和道理而言遠非相干的<br>公共議題。<br><br> 這種游動性高低所顯示的民主社會的成熟度,有什麼樣的重要性?尤其是在這個伊拉<br>克戰火焚天、國內論「戰」熾烈的時刻。這一篇短文將暫時不談有關戰爭與和平的普世<br>價值和國際規範問題,而集中於一個利害和策略的考慮。在這場論「戰」中,即使最反<br>美反英的反戰者也小心的區別美國的國家和社會、政府和人民、政治社會和市民社會。<br>為什麼?因為美國國內的反戰聲音所象徵的上述游動性(例如紐約市議會和英國工黨,<br>遑論上街的人民),以及這種游動性所揭出的民主成熟度,使我們不得不對美國這個國<br>度(country)有比較多面向的了解。國內民間反戰聲音的出現,也應該在國際上對台<br>灣有這樣的效果。國內幾波反戰活動下來,參與的人在數目上和背景種類上愈來愈多,<br>所象徵的正是台灣這種日益增加的移動性和成熟度。<br><br> 當然,我們不能止於這種功利面的考慮。台灣是一個極不願見到戰爭的社會。雖然客<br>觀事實如此,但是威權體制的過去和社會的功利傾向,卻使我們還不能真正成為歷史悠<br>久的國際和平運動的一環。和平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問題,因此才會有和平學的出現;而<br>我們卻不曾對和平問題有過嚴肅的思考,以致許多辯論缺少最低的道德和邏輯上的一致<br>性。例如有些反戰者反對美英對伊拉克的侵略,卻不反對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有些<br>擁戰者反對中國強權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卻支持美英強權的出兵。兩者都需要有更周全<br>誠實的論證,才不能算是一偏之見。但是辯論的可能應該被雙方珍惜,也只有透過辯論<br>的展開和成熟,並進而幫著使統獨和省籍不致過於凌駕其他公共議題的思考,我們才會<br>有上述游動性不足所造成的死結得以打開的希望。(作者黃文雄╱台灣人權促進會顧<br>問、總統府國策顧問)<br>
黃文雄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楊憲宏 » 2003-11-13, 08:00

這不是戰爭,是掃黑<br><br>Shock and Awe<br> <br><br> <br><br> "It appears that the concept of information war is to show a potential enemy the U.S. Armed Forces superiority in intelligence and in the capability of blinding, deafening, demoralizing and decapitating the command and control system of its armed forces and of the state as a whole, and in the ability to neutralize his computer equipment and commu-nications assets, disrupt information processes and destroy information systems and resources "at global distances and with the speed of light." This is supposed to induce a probable enemy to reject war, having understood its lack of prospect for himself."<br><br> 「看來資訊戰爭的觀念,是在向潛在的敵人,展示美國這個國家機器軍力的情報優勢,以及在使對手屈服斷頭時,讓敵人指管系統又瞎又聾的能力;使電腦與通訊癱瘓,造成資訊系統與來源大亂,這些效果可以跨越全球的距離,以光的速度進行。目的在使可能的敵人,了解自己不是對手而放棄戰爭。」<br><br> 這是1996年俄國的一份文件的英譯,詳述美國正在發展的資訊戰爭將如何的發揮斷頭(decapitating)與屈人之兵(demoralizing)的攻心戰法。這一次美國進攻伊拉克的震撼與威嚇(Shock and Awe),發揮了全新的戰爭效果。美國發動這場戰爭,絕不是只為對付伊拉克,事實是針對所有可能潛在的敵人。1996年的戰爭文件,在2003年正式實兵操演。<br><br> 伊拉克的海珊政權可以說滅亡了。佔據在人類文明最早的發源地,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的流域,海珊政權糟蹋了這個古文明最豐美的土地。他的下場真是死有餘辜。<br><br> 美國布希總統是忍無可忍了。這次事件讓他看清楚,所謂民主自由陣營,中間有多少人是如何的陰險奸詐。而那些非民主陣營的國家,就更不用期待了。也是因為布希總統堅持打進去,才有機會發現,那些口口聲聲愛好和平的國家,一直違背聯合國的禁運,繼續偷賣關鍵性的武器與技術設備給海珊政權,這些武器都在伊拉克戰爭中出現。原來,這才是俄羅斯、中國、法國、德國反對美國出兵的真相。<br><br> 這次戰爭,改寫了戰爭史,也為世界史翻了新的一頁。美國雖然表面上很大方的讓媒體大量報導,也讓記者跟著軍隊走,可是從戰爭的效果來看,美國沒講的部分更多,可能要一兩年後才有機會知道全部戰爭的技法。有些所謂的軍事專家,把這場戰事講得好像海珊與美國平分秋色,是不明白戰爭已不是依照他所學有限的知識在進行。<br><br> 2000年美國中央情報局發表過「超限恐怖主義(Super-terrorism)」,就是指像海珊統治的伊拉克以及從前塔里班政權所控制的阿富汗,這種以國家做為恐怖主義溫床的野心政權,這種流氓行為,用國家做掩護,還有一些尾巴學者為他們製造合理化的理論,這是廿一世紀的新危機,因為有些民主國家或極權國家雖然本身沒有直接從事恐怖活動,但與這些流氓國家祕密往來,還出售武器給他們。<br><br> 最令美國震驚的是,雖然這些情報早在2001年911事件發生前就知道了,仍然無法防患於未然;讓美國更加驚愕的是,911事件發生後,有些國家還認為:美國人活該!這些國家到底與911事件的關係是什麼?美國有足夠的不安懷疑聯合國已經被超限恐怖主義者所滲透,而有些國家因短利或反美,而受到利用。他們玩火已玩到美國人的家中,把紐約的摩天大樓炸了。<br><br> 如果2001年的911事件,恐怖份子用的不是飛機而是核武,或是化武、生化戰劑,如果當時他們撞的不是貿易中心,而是紐約聯合國大樓,那麼結果是什麼?這是令人幾乎不敢想像的大災難。<br><br> 事實上,最近美國捉到了賓拉登手下的頭號大將,分析出新的情報就指出,恐怖份子的科技水準已大大的提升,像炭疽菌與沙門氏菌、肉毒桿菌都已到了可以量產並乾燥化的程度。他們已經在找同情他們的科學家加盟,事實上,已有一名巴基斯坦的微生物學家神秘失蹤了,美國情報相信,這名生物戰劑的專家已向他們基地報到。<br><br> 2003年的新世界,充滿危機,而且危機會從大多數人可理解範圍外凸顯。還好的是,解決危機的方法,也可能從難以置信的機遇中,及時來到。<br><br> 美國這次的進攻伊拉克,開展了全球安全體系的自動集結,當聯合國外交場已被滲透,新的國際安全網馬上張起,美國成功的扮演了世界警察(Global Police)的角色。這是一次國際警察聯合作業的「一清專案」,肅清流氓國家,這不是戰爭,是掃黑。<br><br>
楊憲宏
 

Re: 台灣反戰的有趣論述

文章公衛與警察 » 2003-11-18, 08:00

2003.04.04 中國時報 <br>公衛與警察<br>◎林淑芬、蘇哲安<br><br><br> 日前衛生署在報上刊登了一則廣告:「SARS與『匪諜』都來自中國,全民的努力,在台灣其實SARS比『匪諜』少」。這則廣告乍看之下似乎有些時空錯置,彷彿台灣又回到了「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戒嚴時期。此外,隨著SARS疫情的延燒,內政部警政署與勞委會也紛紛針對「越南新娘」、「中國新娘」、「外勞」、「偷渡客」提出相關因應管理措施。在台灣大家對於將「外勞」與疾病劃上等號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倒是這麼直接地將「防疫」與「防諜」(反共)聯結在一起則引發爭議。 <br><br> 部分立委質疑衛生署長涂醒哲太過「泛政治化」,但是公共衛生「防疫」與政治的結合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因為「公衛」和「警察」正是當前社會安全兩個最主要的環節。 <br><br> <br> 嚴格來說,雖然戒嚴令在一九八七年就已經解除了,我們的社會似乎從來沒有真正脫離過戒嚴狀態,而這個狀態在九一一之後風聲鶴唳的反恐論述中更為明顯。這益發凸顯了在當前美國對於伊拉克的戰爭中,我們除了反戰之外,對於這種持續的戒嚴狀態提出反省的迫切性。如果說危機發生的時刻往往也是契機出現的時刻,那麼當前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戰爭中,在台灣的我們,除了分析國際地緣政治之外,該如何思考面對這個危機,以把握開拓另類民主視野的契機? <br><br> 毋庸置疑,當前的戰爭又再一次凸顯了國族及國際共同體建構的問題。首先,在諸多反戰論述譴責美國的單邊主義,訴求回歸聯合國體制,主張美國必須向聯合國安理會證明發兵啟戰的理由,以及強調尊重安理會的決議時,我們應該進一步檢討將目前的聯合國視為全球民主實踐場域的虛妄。聯合國組織架構與全球民主實踐之間的落差,在安理會的設置以及國家並不必然代表人民這兩個問題上暴露無遺。 <br><br> 其次,對於民主的捍衛必須從「此時此地」開展,將焦點集中在「我們的社會正在進行什麼樣的重構」,或者更根本的問題是「在當前的『反恐戰爭』中什麼樣的社會正在形成」,對於我們的「政治秩序」將造成什麼衝擊,而不只是對於特定戰爭的反對,或是強調反戰運動的全球化或與世界接軌的必要性。 <br><br> 就民主政治的發展而言,一個最明顯的衝擊便是在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所開展強化的一連串社會安全與控制的部署行動。我們藉由觀察媒體對於社安維持報導的出神狀態,以及社安問題幾乎主導了政治辯論(例如二○○二年的法國及荷蘭大選),便不難窺見美國及歐洲對於公民自由限制的輪廓。而在台灣,社安維持的機制則是透過預設與外敵共謀的內部敵人──就像病毒一般,因為不明確所以無所不在──動員戒嚴時期既有的情報安全體制與國安論述,並賦予其達成內部安全以及確認身分認同的新任務。 <br><br> 換句話說,所謂的「政治」已然被化約為「警察」──包含國內、國界以及國際警察──而無論是哪一種警察,其目的都在巡察維護「秩序邊境」。研究跨國警察形構的法國社會學家Didier Bigo便指出,這個機制鎖定的目標是「安─份」(securidentity),其主要(但不只是)針對的是各式各樣的「外國人」,在台灣,則尤其是「外勞」、「外籍新娘」身分的登錄與確定及「偷渡客」的集中管理。 <br><br> 在先前的反戰遊行中,我們看見了許多不同的團體與個人的參與,就中有一些參與者希望藉由這個戰爭所引發的反戰運動,創造了一個「外國人」政治聯結的契機。在統獨論述無限上綱不斷回饋支持社安體制的擴充並排除/收編其他論述的台灣政治脈絡中,「外國人在台灣」的聯結本身基本上是深具意義的,因為台灣內部的人口組成事實上早已「國際化」了,「外國人」的串聯或許可以揭露「安─份」架構的化約暴力。但是,倘若這個政治聯結要在戰爭結束之後持續發揮作用,那麼聯結本身可能必須更根本地挑戰「本國人」與「外國人」的區分(而非複製「安─份」而與現成的社安體制達成一種弔詭的共謀關係),以及「外國人」的內部差異建構維續(「老外」《西方人》與「外勞」《非西方》)的問題提出與回應。 <br><br> 或許我們要問的問題不是「本國人」與「外國人」的界限在哪裡;而是,「什麼樣的恐懼秩序建構及『安─份』機制,劃出且維護了這道界限」。(作者林淑芬為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蘇哲安為淡江大學未來學研究所助理教授)<br><br>
公衛與警察
 


回到 台社沙龍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