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嫖客?懲皮條?懲第三者?

成人性交易的除罪化最近引發諸多爭議。部分保守團體主張學瑞典「罰嫖不罰娼」,效法英國「嚴懲皮條客」,官方單位則拋出荷蘭式「紅燈區」的想法。這些皆有商榷餘地。

最進步的「娼嫖皆不罰」在英國、德國、荷蘭、奧地利、比利時、芬蘭、丹麥、盧森堡、西班牙、義大利、澳洲、紐西蘭、以及九九年以前的瑞典等國早已行之有年。這些國家對性產業的管制各有不同,但都沒有把「自主的成人性交易」入罪,算是理性面對社會需求,平等看待交易的成人雙方。

閱讀更多

寧緩勿急 集遊權利超越藍綠

針對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所引發的朝野爭議,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委員日前呼籲「立法院對集遊法修正寧緩勿急,多考量並接納社運團體的血淚心聲,充分對話溝通」。我們理解、同意人權委員們的基本看法,但想從自主公民、自主社運的觀點再進一言。

去年「圍陳」事件過後,部分大學教授與學生靜坐,主張修改集會遊行法。作為多年來飽受集遊法鎮壓之苦的自主公民,我們強烈譴責藍綠政黨拿集遊法進行惡鬥。我們認為,集會遊行這個基本的公民權利,不應繼續受到藍綠政爭的操弄。為此,我們曾發起一份連署聲明,至今已獲得四十多個社會團體的支持。

閱讀更多

自身鬼氣不除 台灣鬼氣散不了

范蘭欽說台灣是「鬼島」,這話讓不少人生氣。但郭冠英事件發展到今天,卻也恰好證明了台灣的鬼氣不散。

魯迅曾說:「我自己總覺得我的靈魂裡有鬼氣和毒氣,我極憎惡他,想除去他,而不能」。省籍仇恨、族群仇恨,似乎已經使台灣成了一個鬼島。驅趕不散的鬼氣和毒氣,讓島民們痛苦不堪。

閱讀更多

集遊權利意味著什麼? (刊登標題為:有真小人、偽君子 集遊法修不動)

伏爾泰有句名言:「雖然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要用生命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話不僅僅適用於言論自由,也適用於集會遊行的自由;不但適用於十八世紀的法國,更適用於據說已實現了「自由民主」的今日台灣。

不過,正如同言論自由不包括惡意毀謗他人的自由,集會遊行的自由也不包括對張銘清、對陳雲林、對大陸記者進行人身恐嚇、甚至拳打腳踢的自由。這類威脅到他人(被抗議者、第三者)人身自由的行徑,本不屬於集遊權利的保障範圍。無論台灣的「集遊法」有多麼不妥,近日來部分抗議人士的流氓行為,在任何「自由民主」社會皆是合理的執法對象。公民的集會遊行權利,乃至發動「公民不服從」的權利,皆是自由社會的基石;前者須受到高度保障,後者須受到寬容。但涉及侵害人身自由與安全的流氓行為,卻不在保障或寬容之列。

閱讀更多

吳乃德沒說清楚的問題

吳乃德教授準備籌設「民間真相和解委員會」,希望對二二八與白色恐怖進行更細部的調查研究,以作為台灣民主與人權教育的一環。所謂「以史為鑑,面向未來」,這項工作誠值得高度肯定──只要它能避免淪為民進黨炒作族群仇恨的幫兇。

在七一五親綠學者的推波助瀾下,「轉型正義」儼然已成為台灣政壇的最新流行名詞。但談之者眾知之者少,能說明何謂「轉型正義」並予其適切定位者,實在少得可憐。正因為民進黨不改其本色,利用「轉型正義」不斷操弄族群、佔據清算位置、進行政治惡鬥,所以我們更必須追問:親綠學者願與民進黨的仇恨與清算政治劃清界線嗎?對此,吳乃德教授說清楚了嗎?

閱讀更多

搞大衝突 暗渡密室政治?

最近幾天,街頭暴力頻頻發生,但扁游陣營老神在在,不但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不斷刺激深綠民眾的憤恨情緒。與此同時,李登輝運作「蘇下王上、阿扁虛位」的傳聞不斷。

這兩個情節看似無關,大概也還稱不上是陰謀或共謀,但,若扁游陣營繼續縱容暴力衝突,繼續以最激情的牛鬼蛇神(什麼「中國人糟蹋台灣人」、「要宣布台獨」等等)挑起部分深綠群眾的氣概,而如果各方勢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挺扁暴力繼續升級,那麼,諸如「退而求其次」、「為了社會和諧」、「為了經濟發展」、「為了顧全大局」、「為了平息民主內戰」、「停止紅綠對立」等看似中庸、實則鄉愿的論調,就有可能漸具影響力。在那種情況下,「蘇下王上、阿扁虛位」的密室政治交易,也就不無成局的可能,甚至順理成章地以最佳退場機制的面貌出現。

閱讀更多

自主公民 改造藍綠

九一五圍城,是台灣自主公民力量的空前展現,它的歷史性意義甚至超過六年前的政黨輪替。

施明德說,台灣人民已經向全世界宣示,我們絕對有能力掃除貪腐,捍衛我們的民主、人權、和平、安全與公義。他說,「感謝上帝,賜給台灣這麼樣可愛的人民」。這幾句充滿感性的話,言簡意賅地點出了台灣民主的困境。

閱讀更多

自主公民進場

凡是為了挺藍而倒扁的民眾,或是為了挺綠而反制倒扁的民眾,都不是真正的自主公民,因為這些在其他方面或許可敬的國人,把自身交給了一個外在的勢頭,放棄了對自身信念與行動的嚴肅思考,也放棄了對人民自身利益的忠實看守。

自主公民的首要外顯特徵是:不如響斯應地為藍或綠背書,不機械反應地反藍或反綠,更不為一方打另一方。表現在外的這些行動特徵,反映了一個內在的清楚思考:如果公民沒有自主性,那將永遠是既存政治勢力(不管在朝或在野)的偶具,供人驅策,犧牲的不只是自身的利益,並且是根本的公民主體。沒有自主公民體為基礎的體制,一定不是真正的民主體制──儘管有選舉、有政黨。自主公民也投票,但走出投票所,並不停止思考,也不閉上眼睛,更不閉上嘴巴;行屍走肉般地等待下一次投票的必非自主公民,反更像是千百年來有權者眼中的「小老百姓」。

閱讀更多

龍應台回答不了的問題

一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二十萬英國民眾湧入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抗議柴契爾的人頭稅政策。當時,鎮暴警察率先攻擊和平示威者,部分示威者遂展開反擊,雙方打成一團。經過了這場所謂的「人頭稅暴動」或「特拉法加之戰」後,柴契爾被迫辭職下台,由同屬保守黨的梅傑繼任首相。

「特拉法加之戰」只不過是「公民不服從」運動的一個近例而已。再往回看,還有六十年代的反越戰運動與黑人民權運動。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