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教育:性與自我形象的重塑

作為一個「性教育」的工作坊,一個研習如何面對性現象、性話題、性文化的工作坊,學員們本身長久以來對性的芥蒂和避諱恐怕是第一個要被解決的障礙。為了表明這個工作坊在性議題上的開明坦然態度,也為了給學員們提供一個震撼教育,鬆動他/她們的嚴謹自持,我們一反過去的分組方式與自我介紹,特別設計了一個團體活動來促進大家思考「性與自我形象的重塑」。令我們驚訝的是,學員們的自在和活潑使得我們的團體活動非常成功,也使得少數放不開的學員登時輕鬆了起來。

我們的活動是事先將學員分成十一組,每組五人,每組的名稱都是和性相關的東西(如同性戀、口交、處女膜、精液、衛生棉、威而剛等等),然後全體學員圍成一個圓圈,由工作人員在學員的背上隨機貼上各所屬小組的名稱,學員們必須找尋自己的同組成員,但是在過程中不能講出對方背上的字樣,而只能提出描述,當各小組全員找齊之後,要向全體成員介紹自己小組主題物的特性或相關的校園經驗和觀察。這樣一個活動不但讓大家逐漸習慣這些日常生活中不常提起的字眼,同時也透過這樣的介紹讓大家對彼此的性知識和性成見有個初步的認識,更可以在介紹的過程中帶出各式各樣的校園現象和價值觀的激盪。事實證明,這個活動很快就讓學員放輕鬆下來,並且立刻帶動了對性教育的深刻思考。以下是這個活動的最後階段小組自我介紹的實錄:

第一組

我想舉一個個案來介紹我們這個小組的主題物。我是教數學的,很喜歡參加各種不同的研習,所以我們輔導室叫我來參加這個研習,而我個人之所以想來參加是因為半年前我自己親身經歷了ㄧ件很嚴重的事情,這件事情到現在懸而未決。有一天第七節課我去打籃球,打完球經過我們學校特教組的班級,按理說第七節課特教班的學生應該已經搭交通車回家了,可是我經過的時候竟然看到教室裡面有人。我第一個反應是:因為這是特教班的區域,如果是普通班的學生在裡面就不對了,如果是特教班的學生來這邊也怪怪的。結果我一開門進去的時候,我傻了將近一分鐘左右,我問了個很唐突的問題,說:「你們在幹什麼?」你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他們在口交!兩個學生,國三的是男生,國二的是女生,都是啟智班的學生。他們兩個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那男孩子就站起來,把褲子穿好,那女的也站起來。我不知道怎麼辦,我就只好說:「趕快回家吧!」然後回辦公室,我不知道該跟誰談這件事,只好到輔導室的辦公室等著,第七節課上完,輔導老師回到辦公室,我告訴他這件事情,說:「我們要怎麼辦?」他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然後他就告訴我明天會告訴那個特教班的導師。最後我問到特教班的老師,我說:「你後來怎麼處理?」他說:「組長說,看看如果沒有什麼事就算了,所以有沒有通知家長。」事情就到這邊結束了。我回去跟我男朋友討論,他說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後來我就順便問他對口交的看法,他告訴我,第一,安全嘛!女孩子不可能受孕;第二,它大概比在床上運動還來得方便;同時他也覺得口交的行為在男女之間的關係上好像男生比較強勢,多半是由女生服務男生。有個同事告訴我,在美國總統柯林頓的案子中,口交不叫做性行為,而叫作性接觸,所以說如果鬧上法院,男孩子可以逃脫得比較快。所以各位知道了,我們這一組是「口交組」。

剛才講的是一些學校的個案。對口交這個問題本身,我們四位已婚女性的看法是這樣子的,口交可能是促進夫妻雙方的一種前戲花招,也許有些男性喜歡,可是我們都認為要站在心理層面上來看這個事。不管你在肉體層面上是不是喜歡這件事,可是要進行這個行為之前,我們都很希望能顧及雙方心理上的狀態,如果雙方都願意,就可以進行這個行為,如果有一方不願意,我們認為那最好不要勉強對方,否則其中被勉強的的那一方就受到了屈辱,會感覺好像是被強暴了一樣,這是我們對口交的看法。

我是在高雄啟智學校服務的國中部老師,針對剛才這位老師講到啟智班學生的問題,我有非常熟悉的感覺。因為啟智班的孩子,尤其他如果是中重度的話,對於生理上的反應都是用比較直接外顯的方式來表達,所以中重度的孩子這樣的性行為或者性接觸在啟智學校可以說是經常出現的。一般的老師或是一般的人看到這樣的情形當然是會驚惶失措,因為正常的孩子知道不能在別人面前做那樣的事情,啟智的孩子則很單純,也不太去控制他們自己的生理反應,所以如果發生像剛才說的這種情形,通常我們特教班的老師一定會處理,除了會立刻加以制止之外,不會說就這樣算了,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就算了。我們會跟發生事情的這兩個學生做一些很清楚的說明,而且不管他的能力怎麼樣,我們都會做一些處罰。接下來我們一定會跟這個班的老師來做溝通,因為學生有這樣的行為不是突然發生的,一定有一些徵兆,老師需要更敏感一點。接下來我們會跟家長做溝通,讓家長注意一下孩子在家裡到底接觸了什麼樣的資訊。所以對於啟智班的孩子或是中重度的孩子而言,性教育的確是非常的需要,可是相對的,家長跟老師都不太知道該怎麼處理。至於懲罰,那要看孩子的程度,像剛才那樣的案例,我想他應該是屬於輕度的孩子才會做出這樣子比較「高級」的動作,我們學校裡面曾經出現非常原始的動作,那是一位國中的男生下課時把一位國小的女生帶到教室裡面,直接就在地上做性交的動作,被老師看到,老師也是非常的驚嚇,不過好像還沒有真正的進入,他就被發現了。我們處罰的方式是給他一些肉體上的處罰,然後接下來就會和導師討論這個孩子他平常的喜好和習性,我們當然就是用一些行為改變的方式,比如說,剝奪他所喜好的一些活動,來做一些至少是他能夠感受到的處罰,接下來會跟家長做溝通,建議在家裡可以做一些什麼樣的限制,至少讓這個孩子實質上感受到他做了這件事之後還有一些後果必需要去承受。

第二組

剛剛是陸文斯基組,我們這組是藍裙子組,就是藍裙子上面所遺留下來的「精液」這一組,也就是俗稱牛奶的那個東西。我們這組的老師說這在國中校園裡其實也蠻普遍的,學生會說「牛奶」,要不然就是說「豆漿」,聽起來都蠻可口的。這也就是說,至少國中生對這樣一項東西覺得蠻正面的,不會用一些很負面的形容詞來形容。我們很遺憾的是,剛才在精液這個話題上談得蠻少的,因為後面衍生出來的話題就是說國中校園裡通常學生不會用正確的學理名詞,而是用像牛奶豆漿之類的說法,像「勃起」,他們會講「升旗」,他們最常講的就是打手槍、打炮之類的,甚至在講課文、一點不相干的時候,都可以扯到性方面來講。另外,剛才我們也講到特教生的處理,對於學生在性方面的接觸行為,許多老師會做一些事後的處理,比方說,對於女生,可能有的家長會擔心她不會處理月經或是不會處理懷孕,或者擔心她被性侵害以後一些後遺症,所以可能會摘除她的子宮或是做結紮之類的處理。
但是我們觀察到,好像發生事情的時候總是對女生做處理,結果這些事情好像對男生的影響比較低。我們這一組就從這裡開始岔道,去談社會上或是說我們任教的班級上,女生都處於一個比較弱勢的位置,而男生會比較強勢,所以老師也比較容易去注意到男生的反應而給他回應,我們在想,女生會不會在這樣的教育下慢慢長大,然後學會偽裝愚蠢純真的樣子?像我們班上的女生即使上課懂了,可是她並不會說她懂,而裝作不懂得樣子。所以說,有時候我們處理事情的態度因為性別而有所不同,也就會影響到學生後來的表現。

第三組

我們這一組要報告的是「處女膜」。我們討論了幾點結論,第一個就是:有沒有處女膜並不是那麼重要,尤其如果是被強暴而失去的話。我們所有人都認為那只是身體器官的一部份而已,如果遇到搶劫也有可能手被殺傷,或者眼被割傷,要是處女膜被拿去,那只算是身體的一部份傷害,沒有什麼不能講的。但是有一部份老師認為,如果是自己心甘情願給人的,那麼可能以後的對象會在意,不過比較年輕的學員都認為沒有關係。還有,我們的男學員以及其它人都認為,以後的配偶如果不是處女,他們覺得沒有關係,最主要的考量是她是不是能夠跟他相知相扶持。另外有一點我們要呼籲的就是,有沒有辦法做一個全省的調查,看看真正處女結婚的人在結婚以後離婚或者感情不佳的案例真的有比較少嗎?

我補充一下,一方面我們大家都同意處女沒有那麼重要,另方面現在處女可能是愈來愈少。像我先生的學生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會認為,以後找到相愛的對象不必特地去挑她是不是處女,最重要的一點是在一起之後的忠誠度,也就是說,已經跟他在一起以後,不希望她再跟別人有關係,可能是這個比較重要,其它的情況下,處女膜都沒有什麼重要。

第四組

我們這一組的主題是兩個字:「高潮」。你有沒有?我們這一組談得比較少,因為我們五個人,兩個結婚了,三個還沒結婚,經驗不夠,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們派我出來講一個故事給你們聽,因為我比較老,是30年代的人,有一個比我大幾歲的同事,她結婚的那天晚上給了她先生一巴掌,她說:「為什麼?你為什麼一直拉我?你為什麼拉我?結婚應該是夕陽西下,小鳥歸巢,在黃昏時散步,晚上你回來送我玫瑰,這就是結婚。你這個樣子太可怕了!」結果她結婚不到一個裡拜就離婚了。在那個年代那個女孩子就很可怕了,因為大家不會去追究她為什麼離婚,只會覺得這個女孩子沒有人要。還好她家裡開米店,所以她就在市場的旁邊幫忙。我認識她之後,對這個故事很好奇,我就問她:「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離婚?」她說完離婚的原因之後,我又問她:「現在覺得怎麼樣?」她說前兩天,市場裡的歐巴桑帶她去看小電影,她看到一個裸體的女孩子躺在一匹馬上,然後這樣撫摸,然後就下來撫摸馬的性器官,她終於發覺男女原來是如此。我們這一組就在笑,原來人與人之間的事情要透過人與馬的關係才能恍然大悟。

第五組

各位老師大家好。我們這一組討論的,是讓男生想要「力拔山兮氣概世」的藍色小藥丸~~「威而剛」!不過因為我們這一組的女生都是清純玉女,男生也是純情小生,都沒有結婚,所以對於藍色小藥丸的理解完全都是空中樓閣式的,是我們在報章雜誌上還有一些新聞上所看到的東西,提供給大家一點啟發。有一天我去班上的時候看到我們班同學在那邊竊竊私語,我說:「同學,你在討論什麼?」他說:「老師,不敢說給你聽。」我說:「不行,你要講。」結果他說:「老師,那你要答應我們喔!我說了之後你不能打我喔!」我說:「好。」後來他就跟我講:「老師,我們突然發現一件事情,你的名字好像可以有另外一個唸法。」我的名字叫作輝緯芳。我說:「什麼唸法啊? 你唸給老師聽。」他說:「老師,千萬不能生氣喔!」我說:「好。」那個學生就開始唸了:「老師,你的名字可以這樣唸,輝緯芳輝緯芳…威而剛威而剛…」後來學生都說我們班有一個叫威而剛的老師,我認為這個男生之所以講威而剛,可能有一大部份原因是受到一些報章雜誌渲染它的效果的影響。我們剛才也有討論到男生用威而剛的時候需不需要經過女生的同意,因為一些報章雜誌說好像男生用了威而剛之後一夜來好幾次,女生就受不了啦!這樣的話,婚姻就好像建立在一個很不平等的關係上。我想,男生既然有威而剛,女生是不是也應該要有相對的壯陰藥呢?這樣才平等啊!其實我們對威而剛真正的效果不是非常了解,吃下去之後是不是勃起而已呢?還是會讓他產生一種性交的衝動?如果會讓人產生性交的衝動,一個沒有伴侶的無聊男子,他吃了那個藥,勃起而又有性交衝動,他會不會隨便就找一個女生然後就會構成所謂的性犯罪呢?這是我們剛剛在討論的。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男生吃了威而剛之後,會不會一直挺在那邊,金槍不倒,然後要怎麼樣下來呢?要不然還要穿褲子嗎?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東西是不是只對人有用,還是對動物也有效?我們討論的最後就在想,威而剛為什麼會那麼風行呢?可能就是像吃暈車藥一樣 ,可能那暈車藥不見得有用,但是吃下去以後,會讓你有一種心理作用,認為它好像有用。我想威而剛可能也是這樣,不見得有用,只不過大家給了自己一種心理暗示,所以會有比較好的性表現。

第六組

在我還沒有公布我們是什麼組以前,先講個故事讓各位老師來猜猜看我們是什麼組。以前教育召集的時候,衛生所的人員都會去宣導一種東西,但是宣導這種東西的時候不好意思做什麼示範,所以衛生所的人就把那個東西拿出來套在手指上,然後說:「你回去如果要避孕,就把它這樣套上去。」過了幾個月,其中有一個人發現他太太懷孕了,就怒氣沖沖的跑到衛生所,很生氣的罵那個介紹使用的人為什麼給他介紹這個東西,一點都沒有用。衛生人員說:「請問你是怎麼做的?」他說:「我就是依照你說的,就把它套在手指上呀!」後來衛生人員只好向他明白的解釋應該怎樣做。所以,性教育的宣導絕不能太隱諱,躲躲閃閃的反而會造成反效果。我們這一組就是「保險套」組。我想各位老師對它都是蠻熟悉的,但是我們這一組只有兩位是結過婚的,其他三個都還是小姐,青春玉女,她們從前都沒有見過這個東西,倒是經由學生手上才看到這個東西的。我就在想,是不是我們也對這方面的知識也都是所知不多,如果連老師都是這樣,那我們怎麼樣去教我們的孩子?我比較面臨的問題就是,我最希望我們跟孩子談這個問題的時候是像我們吃飯一樣的平常,很自在的跟他們談,而不是覺得這是上不了台面的,或者說有一點罪惡感,或者說像我一樣,要跟學生談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會覺得很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好像很有罪惡感那種感覺,不敢講出來的樣子。我希望在這次工作坊中,我能夠吸收到更多的東西回去,就像我們平常聊天一樣跟同學聊一些這樣的東西,讓他們覺得都可以很健康的來談這個問題。

第七組

我們這一組討論的主題是「同性戀」。我們的討論中提到一個案例,但是我們不確定他到底是不是。有一個學生自己跟我們說:「老師,我覺得我自己只喜歡男生,不喜歡女生。」我們就問他:「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他本身有一點娘娘腔,所以跟女生在一起好像沒什麼問題,女生也不會排斥他,但是跟男生在一起的時候他就覺得好像很崇拜這個男生。我們覺得必須了解他的狀況,他家裡就是爸爸常常打媽媽,他可能會覺得男生是比較威權的,所以覺得希望男生能保護他。我問他:「你希不希望我們去幫你鑑定一下:」但是我們其實也不太曉得到底是不是有什麼樣子的機構可以做這樣子的鑑定。他當然不願意,所以我們就跟他講,其實在青春期這個階段,可能是因為一些你學習到的觀念讓你有這樣的感覺,但是不確定你到底是不是;我們還介紹說他看一些書,希望他如果真的覺得是的時候,我們可以經過一些鑑定來幫助他。

我想補充,不管是同性戀或異性戀,都要先做一個「人」。人跟人之間要先懂得尊重,那也就是說,不要有那個傳統的觀念,認為男生要怎麼樣,女生要怎麼樣;事實上,雙性化特質的人剛柔並濟,這樣子是很棒的,也就是說,同性戀也有愛的權利,也有結婚的權利,只是有待法律上再去斟酌。所以,尊重一個人的人性它本身的一個需求,那只是因為愛而想有個伴,然後去走完這個人生,至於後代的問題,可以有各種領養或者是各方面的處理。反正就是以人為最基本的考量。

第八組

接下來講的這個主題也是一種人,不過在還沒有揭開謎底之前,我想先講兩個例子讓各位猜一猜。第一個是去年在我們學校辦了一個有關於性教育的研習,其中在談到這個主題的時候,我剛好上去放一個影片,我們學校同事就說:「王老師,我覺得你蠻適合去做這個的。」然後剛剛討論的時候,我們那組也說覺得我有這個本錢去做。你們猜對了,我們這組的主題是「牛郎」。我想,牛郎也是人,而且我們一般都是教導女生要溫柔體貼,其實男生也可以有這樣一個特質,只是在我們成長的過程當中,這部份可能沒有被強化,在牛郎身上我們就可以看到他可以比女人更溫柔更體貼,然後很多女人如果婚姻不幸福的或者有任何疑難雜症的人都可以在牛郎那邊得到一些慰藉。所以其實我覺得他也是有一些正面的意義的。我們這組一開始的時候都比較不敢從自己的經驗去談牛郎,因為我是在市區的學校,我們組援就說市區的學生長得比較壯比較高,所以比較有可能會討論這個議題。意思就是說,要想當牛郎,至少他要有一個還不錯的條件,他要高大,然後要長得體面,所以有老師就說,他們班上有長得比較壯比較高的同學,有人就會開玩笑說:「你可以去當牛郎喔!」我本身在兩年前有兩個學生,他們兩個都長得蠻高蠻壯的,他們曾經有過應該算是被女生包──就是被女生啟發的經驗。他們說包他們的那兩個應該算是特種行業的女生很有經驗,對他們非常好,他們說覺得跟他們在一起的經驗是蠻棒的、蠻舒服的,而且又有錢可以拿。這就是我接觸過的經驗。接下來我們就談我們自己本身的經驗,我們這一組有一個老師說她其實很想去那個牛郎店見識看看,只是很可惜不曉得有什麼門路,有個組員就告訴她說,其實你不要一下子就到牛郎店,你應該要進階,先到Pub去,然後慢慢來,所以她說她們輔導主任跟輔導室的老師有一次就先到那個Pub去觀摩一下,體驗一下,然後如果說覺得適應得還不錯就可以進階,有機會可以到牛郎店看一看。

我要補充。其實說要去觀摩一下的是我,但是我特別要強調的就是,僅只於在牛郎營業的場所內觀摩,至於外場,也就是說有性接觸的方面,我是覺得我還沒有這個勇氣啦!因為畢竟我們比較純潔,還有就是家庭的道德壓力 ,因為我們的角色好像跟其它人不一樣。我想,假如今天我們的角色不是老師的話,那也許說不定我們可以稍為再進階一點。

第九組

我們這一組男生特別多,但是我們的主題是男生沒有經驗的。有一次我的學生要我幫她做一件事,但是她不敢講,她說:「我們每個月都要來一次」,她就要叫我去買,可是又說不出口,她說:「老師,我要麵包啦!」我說:「麵包在福利社就有。」她說:「不是啦!」可是又說不出來,我說:「你們就乾脆用寫的。」結果她就把什麼廠牌都寫給我,原來這麼簡單的東西卻很不容易講出來。剛才我要講話以前非常緊張,因為我跟我的學生一樣,看到女老師那麼多,我真的不敢講。那三個字我相信各位已經猜到了,就是「衛生棉」,我感覺很高興,我下輩子還要當男生,因為我不用每個月都用它,這是我最大的感覺。

我們這一組討論到,快的話可能八歲的女生就有第一次的月經,我就想到學校是一個教育單位,我們不要等到國中階段男同學拿著女同學的衛生棉在那邊開玩笑,然後女生表現得很羞澀的這種模樣,我覺得我們的下一代在國中階段還沒有學到兩性的彼此尊重,所以我有一個構想,學校既然是一個主要的教育機構,那麼整個教育的設計應該要基於消費者的最大利益來作考量,所以我們是不是在小學低年級階段,在一年級就應該要有有關兩性生理上的現象的初級認識,然後他們到了這個階段的時候就不會手忙腳亂 或者不知道怎麼來作處理。另外剛剛前面幾組有談到威而剛,最近威而剛非常的熱門,有人叩應到節目中,問威而剛是不是一種春藥,專家說不是,而是一種解決陽萎的藥,可是即使勃起,你也應該要有愛的基礎,這種性愛才會非常的滿足,我想不管什麼型式的性行為,應該都要有彼此的尊重,能夠透過這一個行為來獲得最大的一個滿足感,這種性行為才是我們今天應該要來強調的。可是好像我們整個教育體制的設計都太過於注重男性跟女性的差異,其實我們應該站在人的觀點來看事情,這樣子才比較不會有所偏頗。

第十組

我們這一組的主題到底是什麼,我們決定演給你們看看,你們猜得到嗎?

現在我們三個是在教室裡面
甲:等一下上什麼課啊?
乙:阿砲啊!阿貓啊!我跟你們講,今天有一個勁爆的消息,你知道嗎?
丙:什麼事啊?什麼事?
乙:我告訴你,那個山貓今天不來上課了。
眾:哇!那是誰來代課呢?
乙:我剛剛遇到三年八班的那個阿貓,他說這次來的那個代課的老師非常的火辣喔!
眾:嗚啊!
甲:你是說我們的代課老師很火辣,火辣是什麼?
乙:火辣到那個天心都不能媲美。
丙:那她的三圍是….
乙:聽說是36的喔!
甲:我們來猜猜看她今天穿什麼顏色。
丙:那他的身材是可口可樂的曲線嗎?
乙:他們說比可口可樂還要那個。
眾:真的嗎?
甲:上課了,上課了!
乙:來,上課了!
眾: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我們演得不是很好啦!因為沒有採排,然後剛才又NG,現在請你們想一想,我們這這一組的主題是什麼?其實就是每天無時無刻不在發生的「性幻想」。像剛才我們在表演中,同學常常對老師性幻想,現在媒體那麼發達,所有的偶像也使得同學充滿各式各樣的幻想,其中當然也有性幻想。特別是身材正點的女明星,再加上寫真集很風行,這些都使刺激性幻想的材料愈來愈多。我們五個人共同的看法就是,性幻想是非常正確的,也是非常正常的,我們也願意鼓勵學生在適當的時候做性幻想。

我是這裡面最資淺的,我覺得有一個質疑,因為剛剛在討論演戲的時候,他們一直叫我出來演,說我比較是有引發性幻想的那一種本錢啦!因為我穿裙子嘛!可是我就很質疑啊!其實我覺得一般人都把那個性幻想建立在穿那種很sexy的衣服啊!一定要是魔鬼的身材啊!天使的面孔啊!可是我認為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別人性幻想的對象,不管你是穿裙子或是穿長褲。我覺得人基本上有那種需求,有那種能力,只要你能幻想,你就能性幻想。比如說我今天喜歡你,可能你今天包得緊緊的,我還是可以對你有性幻想。所以性幻想是沒有固定條件的。

我想起一個事情,有一天我在學校的時候看到我們同事,一個男老師,未婚的,他提了一袋衛生棉進來,我覺得很奇怪,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結果他就說:「沒有啦!因為我的腳很容易流汗,又有香港腳,又很臭,而這個吸水力比較強啊!」從那天開始,我看到他就覺得他好變態喔!今天我們這個活動用衛生棉當貼紙,看到這個也可以當貼紙,我覺得他還蠻正常的。

第十一組

我們這一組的主題是「手淫」,也叫作自慰,我們這組的同仁都認為自慰比較好聽,手淫不好聽。幾年前一個冬天,那一天我走到某班教室去監考,考卷發下去經過一段時間,我就走來走去,發現有一個同學很奇怪,他怎麼不寫考卷?好像在做工藝,在磨什麼東西。我原先以為他把手藏在抽屜裡面,在做什麼?我就走過去,準備要去 K他,走過去以後發現沒有看到手,因為腿上蓋著外套,有點鼓起來,我就湊過去看他在幹嘛,後來看了三秒鐘,我才想到他大概在做那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然後我就跟他說:「時間快到了,快寫考卷。」後來很快的就下課了,下課以後我也沒有怎麼處理,我就告訴他導師說他可能是在做這件事情。我們這一組想問的是:像這樣的情形,當他在手淫的時候,我們是應該叫他停止嗎?可是如果他停不了,怎麼辦?

我想回應一下。我覺得應該給予尊嚴,不要揭穿,但是事後私底下跟他講,這個是尊重隱私,你不要在公眾場合做,但是自慰不傷身,但是也不要讓人家看到,因為這是尊重隱私。
以我是一個男生的立場,那個學生可能性器官有皮膚病,可能是在搔癢而不是在手淫,因為手淫必須要有相當的配套措施,相當的情緒才行。

我想對剛才說的月經補充一下。吾家有女初長成,月經是值得慶賀的,全家不管是爸爸媽媽兄弟姐妹們都要來恭喜這個女兒有月經來,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老師們在實施兩性教育的時候,應該把衛生棉當做就像一般衛生紙一樣的尊重隱私,到私底下去處理,而不須要去感覺害羞,但是也不要去非常的誇大,就是平常心去面對就對了。

我要繼續呼應這個說法。因唯有這種見識的家長終規是非常非常的少數,今天這個觀念的傳播應該是透過學校教育來進行。另外,我再談一談有關啟智學生的不當的、公然的性行為,我們的大眾傳播媒體可能要負一點責任,在這個啟智學生家庭裡可能他們的父母親也很隨便,有色情錄影帶,可能他們從小就耳濡目染。曾經我們調查過一個家庭的案例,他的父母親可能也都是有一點智障,孩子也都是智障,結果因為有這種接觸的環境,他們兄弟姐妹照著錄影帶的情境在那邊做,所以說有時候我們學校的特殊教育應該要投注更大的經費跟人力來幫助這一些弱勢族群,謝謝!

從這個活動的經驗中,我們驚訝的發現,只要能夠創造出一個自在的、坦然的空間,讓大家可以不那麼戒慎恐懼的面對性,那麼我們就會發現其實人人都早已對性形成了各式各樣很不平衡發展的性知識和性態度,同時也對這方面的各種現象有不同程度的反省及求變,這正是一個進步的、開明的性教育的契機。同時,我們發現老師們的性經驗和性知識都有著很不一樣的發展程度,藉著這個活動的坦言交流,我們也開始示範一個民主的、平等的性別教室會以什麼樣的互動模式為基礎,就如同這些老師的價值激盪一樣,只要我們能在自己的教室中創造這樣的互動空間,我們就有機會認識彼此的差異,也因而有機會學會尊重那個差異,呵護我們的多元並存。

2008 性/別研究室製作 |回青少年性/別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