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的性教育》附錄二

 

教育部書審意見與性/別研究室的回應

編按:研習營結束後,性/別研究室按照合約將整理好的記錄送交教育部,部內延請評審檢視成果報告後提出了一些出版意見。由於評審意見反映了教育部的某些思考,本室撰寫回應如下:

對評審意見的回應說明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2000.1.5

感謝兩位評審的意見,經過撰寫小組審慎討論後,我們做出以下修訂及回應,並逐項說明如下:

針對評審甲的意見──

第一項:原意見要求加強「教化的力量」。我們的看法是,「教化」往往預設了單向的灌輸或調教,以及智者對無知者的啟蒙,而這正是本書不希望再倚賴的教育模式。由上到下的教育方式假設了學習者的被動接受,也否認了學習者已有的知識和經驗有其一定程度的實存性和有效性;然而,今日我們面對的現實是,這一代的學習主體是在台灣民主改革風潮中孕育的,他們的個別主體性已經在政治變革及商品呼召中得到最強而有力的鼓勵,如果教育者仍然強調用「教化」的模式來進行,恐怕只會引發抗拒或冷漠而已。我們相信由學習者主動參與協商互動的教育是此刻國家整體升級所迫切需要的。至於原意見認為本書的「目標未具體呈現」,我們的回應是,本書的製作模式就是以讀者在閱讀經驗中所接觸的各方意見具體衝擊為主要學習經驗,這樣的「具體的呈現」盡力避免用抽象的條例式語言來列舉,而期望以實際的閱讀經驗為根本,是再具體不過的呈現了。

第二項:有關「原慾與兩性關係的昇華與面對」。我們認為「昇華」是主體自身衡量利害關係之後所做的選擇,而不是教化可以達成的;換句話說,主體自己的情感和感受是關鍵。本工作坊在進行中之所以選擇由參與主體來主導討論的方式,提供機會讓個人檢視自身經驗並參考他人經驗、接受他人挑戰,就正是在鼓勵主體從各種可能性中磨練並昇華其衝動。然而,我們也必須指出,原慾和兩性關係總是在既有的文化腳本和描繪方式中被體驗的,工作坊中所呵護的多元化正可以豐富這個腳本,以同儕的聲音來舒坦主體所感受的焦慮與不確定。

第四項:「專業內容宜以多元方式呈現,否則易使教師偏重性解放,卻忽視尊重與倫理」。工作坊的進行方式及整體教育理念正是以尊重與倫理為本,我們尊重個別教師的經驗和立場,並尊重學生個人的隱私和選擇,人際倫理是我們最看重的事項之一。正是在這樣的倫理基礎之上,我們相信有關性的討論需要更大的空間。我們不太確定評審所謂的性解放是什麼意義,我們只能說工作坊強調在一切議題(包括性)上都能夠達到平等民主開明平實等等非常正面的價值觀。

第五項:有關加強「性心理與性生理」。部定及坊間已有許多這些方面的相關書籍(事實上,它們多半都「只是」這類書籍),為補充這些書籍太過分強調抽象知識或道德訓示所形成的單向灌輸,我們所提供的是一個「民主平等的」性別教育和性教育的具體操作示範。我們相信,教育不能只說民主平等,而在自身的形式和內容上都違背這個基本原則,否則這種教育是根本無法達到「全人教育」的目標的。由於評審乙已經指出本書只是多元教材中的一種,並非唯一,因此,我們也並不擔心本書在這兩方面的暫不處理。

第六項:沒有錯,本書希望突破模式的侷限性,而以多樣的「方式」來探究個體自我定位和人際關係之間的磋商。

第七項:在統整及層次方面,由於我們希望呈現工作坊的動態運作,不希望太著重抽象教條,因此似乎在統整及層次方面比較淡泊。不過讀者研究也告訴我們,在閱讀過程中,讀者本身的意向深刻影響其閱讀方向和詮釋,因此我們並不希望過度的統整和層次。相反的,同儕教師出於日常經驗的坦言溝通或許會引起讀者的興趣,進而深切思考這裡呈現的問題。

第九項:編輯要項的缺失主要是因為草稿階段還沒有進行細緻處理,本次已改進,請參考。
綜合評估:「性/別教育」文字上的困難,本次已經修訂,改為「性別與性教育」,謝謝評審意見。另外,本工作坊的整個過程從不「否定現況」,相反的,我們正是從工作坊教師學員的生活現實出發,在務實的基礎上協商性別現象可能的處理方向和教育方式。(老實說,教科書式的宣示和高調是比較容易討好,也比較容易施行──雖然很難收效──然而我們選擇用民主協商的方式來進行整個工作坊,就正是要凸顯我們周遭的世界和其中的人並非意見相同,或者毫無意見只需要教誨正確方向即可。不管我們如何教誨,我們極可能只是養成一些被動壓抑的、充滿妒恨的心胸,這樣的教育成果絕非本工作坊所樂見。

修正建議:目錄部份的更改建議,除了第二項和最後一項之外,我們都願意配合。第二項評審建議改為「性教育與兩性關係」,但是由於文章基本上是處理「性別」的形成,因此我們還是維持原題。最後一項評審建議改為「同性戀面面觀」,我們覺得題目涵蓋太廣,並不符合我們那一章的討論內容,因此還是維持「青少年同性戀」,序文部份已相應修訂。

針對評審乙「綜合評估」的意見──

第二項,評審探詢「開明」的程度和侷限,我們沒有定論,因為,這樣的程度和侷限也是應該交由民主討論來決定,而非由少數人來替大多數人決定。事實上,工作坊中的教師學員們自己就已經在發言中展現了他們所希望的「開明」的程度。至於這樣是不是「無政府狀態」,我們以為,在教室架構內的相互溝通交換意見很難成為無政府狀態所暗示的混亂狀態,因為現有的教育架構內,教師還掌有成績或校規等等的最終生殺大權;另外,我們也希望這樣的討論方式可以在折衝協商中調教出因為看到了差異、認識到自身的差異,因而養成尊重的、合作的互動態度。

第三項,評審提出了一個很好的質疑,指陳工作坊的基本精神和執行方式之間有著可能的矛盾。我們衷心感佩有這樣觀察高度的評審,但是在這裡也要回應。工作坊中絕不缺少各種異質的聲音,它們在工作坊中都要面對不同立場的學員的質疑;我們篩選學員時尋找的不是統一看法的學員,而是最有可能有動力、有膽量提出不同看法的學員;我們陳列坊間垂手可得的色情刊物是希望這個話題能引發討論,能緩和學員在禁忌話題前的緊張狀態──這些刊物的出現宣告了工作坊的開放態度。(畢竟,學員們並不怕說大眾常識、道德理念、教學理想;他們怕的是不和主流合流的壓力,而色情刊物怡然自得的放置有助於傳達那個開明的訊息。)

第四項,評審提到某些說法和話題不妥。我們的看法是,這些是當下現實中的教師們的看法和想法,呈現在這裡正好提供一個機會讓讀者思考類似的問題,從而磨利自己的看法,也可以激發在閱讀群體中進行辯論──這樣總比教師們陽奉陰違或者假裝正經來得更為健康些。畢竟,在最自然的情境中所流露的真心話往往比架構嚴謹的教室教案來得令人印象深刻,也因此影響深遠。

我們非常感謝評審費心閱讀並給予意見,歡迎繼續指教。

 


2008 性/別研究室製作 |回青少年性/別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