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

(這是我以苻艾俠為筆名,1984年6月25日在美洲中國時報刊出的雜文)

1983年的兩大流行病可以說是皰疹與後天免疫失效症。這兩種病都間接或直接影響了社會關係的結構。例如:台灣的綠燈戶生意因皰疹病而大受打擊,結果其他相關企業(如藥房、攤販等)也大受影響,間接使得綠燈戶地區的郵局存款數量減少,那些地區的經濟生活因此極具變化。另外,由於後天免疫失效症有很大一部份發生在同性戀身上,這個病這的令人談病色變可能會給同性戀合法化的過程一大打擊。由此可見,某些流行一時的病症可能在當代社會、經濟、政治、法律等等結構的發展上造成某一程度的影響,有催化劑的作用。歷史上最顯著的例子就是14世紀流行歐洲的黑死病。

第13到14世紀可以算是歐洲社會、經濟和人文生活的擴展期。大體上來說,人口增加,農業增產,商業開發新市場,建立新的貿易路線,都市興起成長,以封建制度維持各地的平靖。在政治上,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與教皇攜手合作,彼此利用,政治局面也十分穩固。在學術上,經院哲學以邏輯和修辭學為工具,用理性為本,來組織過去世代堆積起來的大量知識,在哲學和法律的組織化方面有長足的進展。由各方面來看,中世紀的歐洲式穩定的、成長的,而且也不若我們想像的「黑暗」。

中世紀末期有不少因素出現,使這種蓬勃的現象終止。身剩羅馬帝國的繼承系統絕了香煙,教皇也成為法國國王掌中之物,英法爆發百年戰爭,原來的市場逐漸枯竭,同時蒙古王毫的瓦解也使得貿易路線不暢,再加上土耳其帝國勢力的影膨脹,這一切都使當時歐洲的局勢不穩。

但是,這一切逐漸產生的因素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催化劑,那就是14世紀終夜以後流行歐洲的黑死病,這一場大災難搖撼了整個歐洲的社會結構,更深刻的改變了當時的心態。

以產生文藝復興的義大利為例。在經濟上,黑死病使工人數目大量減少,工價飛漲,繁榮一時的義大利手工業一蹶不振。工價的上漲間接的也使大量農民有能力贖得自由,脫出封建領主的控制。有時,財產繼承脈系的一連串死亡更意外地使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一夜之間成為大量財產的繼承人。一場黑死病過去,人口減少幾乎一半,自然對社會結構有很大的刺激,財富的轉手,經濟架構的變形更使得社會流動性加大,本來無足輕重的小民可能因為意外的繼承財產而成為巨富,這些天方夜譚式的現象給當時人的心靈無比衝擊。

但是,社會和經濟上的巨變及它們帶來的無窮可能性和戲劇性,比起當時人心理上所受的衝擊又差得遠了。常人看見周圍的人一一倒下不起時,那種恐懼與惶惑不是神父的幾句安撫話語或禱告就可以消除的。一時間,各種巫術和迷信風行各地,教會的權威大減。此外,黑死病並非蔓延三、五天就結束,有些地區甚至延續數年,而且已經解疫的地區也可能再度發病,這種未知性與突發性在人心理上造成的長期壓力,足以使整個地區的心理狀態改觀。

由以上的敘述可見,黑死病協助改變了14世紀歐洲(特別是義大利)的政治、經濟、社會、心理結構。最明顯的結果就是:流動性和無窮的可能性間接促進了個人主義的興起,人人都覺得有希望而且應該把握機會表現和發展。此外,由於對教會失望而間接引出的以人為本位的心理信念,也為個人主義火上添油。這種多變而爆炸性的環境,與新風氣──文藝復興──的產生不無關係。至少,我們可以說黑死病四這巨變的觸媒。

以上的敘述不過說明了一件事實:歷史的進展有時不是政治、社會、經濟的趨勢可以完全預估的。一個出乎意料、非人手可以操縱的因素可能發生,因而扭轉、加快、或延長某些眼前的狀況。黑死病是一個例子,如果皰疹或後天免疫失效症的感染幅面夠廣,也可能成為例子。

引用本文請保留網頁原始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