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什麼怕「女人女人」

(這是我1990年8月20日在《中國時報》文化觀察版發表的文章。收入《為什麼他們不告訴你:性政治入門》。這些在九零年代寫成的文章可能看起來簡單而過時,但是它們卻記錄了當時社會的狀態,留下了社會變化的痕跡,以及我們介入的方式。)

她為什麼愛看「女人女人」

一般來說,女性比男性更願意看這類意見調查型的電視節目。很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它們提供了管道,讓女性接觸到一些由於生活隔絕而無法獲得的資訊。透過婦女電視節目所提供的心理測驗題、兩性意見調查分析、兩性性行為的面面觀等等,女性可以衡量自身應採取哪些行動,以確保個人在婚姻市場中的優勢,或鞏固已經建立的婚姻合約生活;也可以藉著觀察其他女人的言論與價值觀,來調整自身腳步,突顯個人特色,強化競爭力。(男性顯然不需要也沒興趣了解這類資訊,他們在兩性關係中的主導地位是無庸置疑的。)

由於預設的觀眾群是女性, 訪談節目的設計也特別針對 (這個性別歧視社會所生產出來的)「女性特質」。首先,節目以親切的、話家常的方式,還不時加一些輕鬆的瞎掰來進行訪談,以配合女性軟性、不尖銳對立的傾向。所邀請的特別來賓不是演藝人員,就是文教人士,都是一般女性本來在資訊管道中便比較熟悉的人物,連最激烈的政治人物在節目中出現時也必須放下政治,而搖身一變,成為好丈夫好爸爸之流。這些安排顯然認定了女性的一般口味、興趣及關懷是軟性的、有人情味的、非「國家大事」的,而這也反過來強化了女性的自我認同。

在我們社會的性別區隔之下,女性訪談節目的議題絕不能是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等等通常專屬男性的範疇,這些話題要是出現也必得轉化到個人層面上才行(「什麼社會現象最讓妳憂心?」),因此議題一定要圍繞著日常生活的、個人抉擇的、人際關係的狀況來策劃,唯其如此女性來賓才會覺得信心十足地「我有話要說」,女性觀眾才能感受到參與的空間。

不但如此,這些議題的呈現總是片段的、零散的,題項之間絕無銜接或關聯(據說女性的思考方式是跳接的),不像新聞雜誌或時事座談等訴求男性觀眾的節目,多是持續性地在同一主題上作來回的尖銳辯論。女性訪談節目即使有時看來有主題,但討論的方式與進行過程從不會扣緊主題而是東扯西拉,閒聊閒話,某方即便偶爾丟出一兩個論證,對方也不會追問下去。反正,(據說)女性大多不適應持續的、系統的思辨,節目只要有討論之名和娛樂之實就吸引女性了。

談話節目的這些做法一方面反映了女性的生活世界,另方面卻也反過來繼續塑造這個世界。節目中的鏡像印證了女性的實際經驗,也提供了語言及感受來框架女性的認知。像這樣生生不息的熟悉感與趣味性,也難怪那麼多女性愛看這類的電視節目了。

他為什麼怕「女人女人」

相較於女性對「女人女人」之類訪談節目的高度興趣,許多男性對這類節目十分「感冒」,有些丈夫甚至禁止妻子看這種電視節目,而更多的男性拒絕和女友或妻子討論節目中提出來的論點或議題,說是會引起爭吵甚至導致離婚。

「丈夫不准妻子看某個節目」本身便暴露了男女之間的權力關係。資訊管道的主控權操在丈夫手上,他可以用家務、子女課業等理由來使妻子「無暇」觀看節目,更可以霸佔頻道,用第四台或「其他更有意義的節目」(如新聞或職棒轉播)來剝奪妻子知的權利。(這種丈夫通常也不允許妻子訂報或雜誌,因為「我在辦公室就有得看,不必浪費。」)這些作為其實只顯示丈夫的信心十分脆弱,他的權威必須建立在他人的無知上,他怕妻子一旦有了知識,便會脫出他的控制,動搖現存的、由丈夫支配的家庭權力架構。

某些丈夫的這種恐懼並非全然過慮。以「女人女人」所傳達的中產、都會、職業婦女的價值觀來看,雖然這些觀點或許壓抑了其他女性族群的聲音,輕忽了其他女性族群的利益(比方說,「憑能力競爭」就對弱勢、非中產的女性不利),但是就現階段台灣社會父權依舊掛帥的狀況而言,這些中產職業婦女的自信、獨立價值觀或多或少是進步的,是挑戰男性霸權的,一旦普及到其他階層的女性,藉著討論過程中呈現的各種說詞與論證,很有可能提供抗爭的武器與信心,難怪那些支配型的丈夫要封鎖妻子的資訊來源了。

另外有許多男人避而不看這類節目,以免被要求和妻子或女友討論議題及答案,說穿了,他們也是怕,怕原有的權力關係遭到分析,甚或挑戰。若是丈夫妻子或男友女友按照已經設立好的、傳統規範的權力關係運作,那麼他們之間的權力關係是「自然天成的」、「透明的」、「不必想也沒什麼好說的」;這個權力關係是不會被質疑,不被挑戰的。可是,有些妻子或女友在觀賞節目之餘,還想把議題或答案列入自身的關係中作為討論的項目,或者羨慕並模仿節目中侃侃而談的年輕智慧女性,這麼一來,許多丈夫及男友就不高興了。因為,只要丈夫或男友容許這些題項作為男女間正當的談話內容,他們也就是容許男女的權力關係接受檢驗與分析,這樣的做法當然對原有的支配關係不利。畢竟,男女雙方站在「對談」、「平等討論」的立足點上反省檢視二人之間的權力關係,這本身就是一件革命性的舉動(這就好像奴隸主和奴隸平等對談奴隸制度的合理性一般具有爆炸性)。男性的最佳政策因此是:不談。

當然,這種談話給那些關係良好,合作而不支配的伴侶,提供了更多談話的材料與彼此調適的機會;可是,對那些本來就有支配性權力關係,相處不好的伴侶來說,這些節目提供的是一面照妖鏡,突顯兩人關係中的弊病。有些男性抱怨這些節目會「導致」夫妻反目或甚至離婚,這實在是高估了電視節目的功效,而大大地低估了自身兩性關係的病情。

他為什麼反對談「性」

談話節目中的兩性話題令某些男人不安,這些節目中有關「性」的單元更令許多人不滿,其中又以保守的、成年的男性最為感冒。

他們怕電視節目中專家們開明的、合乎醫學專業但不一定配合傳統道德的論點,會腐蝕孩子們及女性「應該」具有的絕對主義式道德觀。他們認為性是人類天生自然就會的生理功能,沒有什麼好說的,不必在電視管道中探討其內涵。

那些在性關係和性知識上佔據主導和支配地位的男性──例如在女性的性無知上建立自身強壯男性形象的丈夫或男友、在男女朋友間號稱權威的「性學大師」、報上廣告中無所不醫的性學庸醫、甚至那些廣播傳統性道德的心理輔導人員──這些人都憂慮,一旦有科學根據的性知識普及到被性無知支配的大眾時,自己的有利地位會受到影響,不能再維持霸權。

總之,過去靠著性神話或性無知而建立起自己的支配地位的人,在遭遇到大眾媒體與醫學專業聯手提供的資訊管道時都難免感覺岌岌可危、霸權不保了。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