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盛世的土味审美

这是2019年11月20日何春蕤在第九届欧洲艺术院校联盟领导人会议(9th ELIA Leadership Symposium, Mapping the Common Ground: Collaborations Across Cultures)中发表主题演讲的中文版。文稿并以「后记」及增补注脚的形式继续追踪变化发展,英文版则维持原稿,请参见此处

谢谢中国美院的邀请,让我这个非艺术专业的外行人可以跨界分享个人对社会文化变迁和高等艺术教育的一些粗浅想法。

这个场次的主题是「差异作为资源」。过去30年在台湾,从族群政治到性别政治,各种「差异」因为被现实政治重度操弄而灌注了浓烈的激情。社会运动、理论建构都围绕着「差异」发展,也相应地强化了对于「平等」的特殊情结。最近几年,全球经济的重组浪潮,例如各国在富裕兴起和贫穷衰退上的换位对调,则在情感上把「差异」转化为失落妒恨的汇聚点,造成更多紧张无解的敌意对立。

差异有可能是既有条件下某些基本矛盾的反映,也可能只是因为不熟悉、不同己、难理解而使人感到与对方「有别」。无论哪一种,在历史社会现实里,「差异」往往在效果上蕴含了政治经济实力或位阶的高下强弱区分。尤其当今冷战氛围再起,不同政治经济体制与文明文化的差异,往往被刻意放在单一的政治正确标准下评估,而不是和平共处,同时并存。这也使得跨文化的合作可能形成吸纳或吞并,但也是角力、抵抗的时刻。

今天我选择从一个在中国很接地气的切入点──就是土味审美──来观察文化差异与张力,以及可能的沟通共存。以各位的睿智,想必能看到我的说法也可以适用于思考「异文化」之间的差异。以下不成熟的看法就教于各位。

在地野生的土味审美

此刻中国繁荣发展所形成的盛世,有着属于它自己时空条件的面貌与特质。就艺术/审美教育而言,很关键的一个热门文化现象,就是以庶民日常生活为本的所谓「文化生产极端民主化」以及它所带来的「土味审美的挑战」,也就是以富裕为基底、以科技为载体、以眼球或流量为首要价值的蓬勃大众文化,以及它所勾动的社会焦虑和冲突。

今天没有时间展开「土味」这个语词的分析,只能说:「土味」的命名,聚焦的是这种亚文化的位阶以及它所承受的蔑视,但是它的源头,却是1947年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中所说的──根植于在地土壤、社会组织方式、以及生活肌理的文化特质。当然,「土」的基底与起点在当代文化传播与市场活动中已经被不断掺杂或杂种化,从稍早与都市、西方、现代相对立,游移到目前难以辨识的层层意义堆叠。在此刻的讨论里只能被笼统称为「土味」。

从2015年国人审美水平成为《知乎》论坛关切的主题之一开始,网民就用嘲讽来吐槽那些在富裕发展中十分张扬但是低俗审美表现。举出的土味例子包括各地的大型奇葩建筑、山炮装潢、雷人的招牌广告、丑陋的儿童游乐设施、颜色饱和的金光剧集、低俗的文艺创作等等。镜头把这些土味十足的现象事物拉出它们的生存环境,聚焦凸显它们的突兀与怪异;舆论则对这些傲然展现的暴发户心态提出批判,强度直追2008年针对国内山寨文化现象掀起的口诛笔伐,同样都表达了大国崛起氛围中对于在地低俗文化丢人现眼「恨铁不成钢」的嘲笑厌弃[1]

就在差不多同时,智能手机、通讯软体、音频社群因为抢占市场而快速整合普及,形成人人皆可上手的文化生产工具。众多基层主体也积极投入,以手机和网路科技所提供的简便应用程式,记录拍摄自己的生活现实与日常狂想,使尽浑身解数表现个人的幽默智慧创意,制作成各种被观众视为粗糙浮夸但是边骂边笑还是忍不住爱看的短视频。这些极端民主化的文化生产有着明显的低俗、庸俗、媚俗,其中可能展现的粗糙、空泛、炒作、脱离现实、情色、歧视女性于是激发了代表知识份子立场的问答网站「知乎」,与代表草根立场的短视频平台「快手」,于2017年7月在互联网上口水大战,也在各方的调侃转发中快速形成新流行风潮。

媒体当然不会略过这个热门现象,比较进步的刊物在报导这个鄙视链的同时,都多多少少都希望能提出一些针贬。2018年10月《新周刊》20期推出「土味、榨菜以及健康而有益的文艺生活」专题,其中〈土味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潮?〉这篇号称「审土」的文章,洞烛入微地指出:抖音、快手和微博上的土味视频,主要反映的是那些眼界和审美素质受限、但是在各种媒体的浸润下渴望贴近都会范儿的县城乡镇和城市边缘人口。文章因此说:「土味是中国乡土意识的延伸,在当代异化成了一种生活趣味的表达、个人气质和文化氛围」。然而,土味风潮越来越强的横扫力度引发的,主要还是社会焦虑。2018年底《凤凰周刊》的文章〈土味审美正在摧毁我们的下一代〉蒐集了众多刺眼图像,高调的陈列土味审美最不堪的视觉呈现,以国人对下一代教育的高度关注来调动大众的反感与焦虑。2019年4月《新周刊》推出新的专题「低美感社会」,虽然在定位上保留了少许美感的可能,也主张各阶层的审美标准都是「从真实的生活里孕育出来」,有其「内在原生的活力」,因此土味的「审美匮乏」需要被「包容」;然而专题却也同时认定土味审美的恶质影响已经扩散至全中国。其中〈中国审美十大病〉这篇文章明确地批评,蔚为风潮的中国式审美积极鼓励张扬怪诞、猎奇审丑,主体对自己的丑、土、傻完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些习性势必影响他们的价值观,使他们「视耐心、深度和思考为敌」,「鄙夷奋斗、学习以及长期耕耘的价值」。

最后这几项批评显然正是诸多教育者忧心之处。毕竟,土味文化持续渗入日常生活,眼球和流量强势扩散低俗的品味风格,薰陶之下,学生的感性和气质势必偏离高等艺术教育的期望和目标。

政治正确的西方文明化

值得注意的是,土味审美「不以为耻、张扬为荣」的能量来源,其实是整体国力壮大为全民所带来的「与有荣焉感」。毕竟,这个大国从来就以全体人民的命运共同和民心凝聚为根基,因此就算是被边缘化的偏远底层人口,现在也开始感受到新的自豪自信,欢欣鼓舞地把自己的现实与狂想,以具象的方式加入到因为科技降低技术门槛而蓬勃发展的短视频世界,不但以此积极自娱自乐,纠集同好,也渴望自我的展现能被欣赏、被肯定。可能借此收获的经济利益则是另外一个很大的诱因。

然而,百年屈辱终于翻身,国家富裕强大,中国的国际地位与角色逐渐垫高,也促成了另一个倾向:那就是以国际地位和认可为目标、接合传统「富而好礼」的想像、以全球为演示场域的「文明化」愿景。只是,正逢当前西方国家在全球强势推广普世价值(例如平等礼貌秩序克制等等),此刻的文明化特别以「政治正确」的强烈情感投注于单一而绝对的文明表现,反而使得在地的文化展演与生活实践很容易遭到严厉的检视与批评。

近年饱受关注的一个例子就是有关狗肉的议题。在富裕社会的都会生活里,狗不再扮演看家护院狩猎的实用功能,而是在个人主义化的孤寂里变成陪伴的宠物,人对狗也形成了新的亲密情感关系。然而,当媒体猎奇报导把像是广西玉林狗肉节或是东北的狗肉餐厅放到大众眼前甚至传到国外时,本来在不同生活环境里相安无事的人群突然进入了对立的态势,高举著「动物保护」这个西方普世价值的宠物族,义愤填膺的把被视为残忍落伍的地方习俗当成国耻来消灭。城乡生活方式的差异,在此刻戴上了国族形象的意涵,影响之余,许多人在情感上对动保议题越来越敏感,任何被视为不符动保精神的行为或话语,不论轻重,都落入被批判之列,这也更放大了狗肉议题双方之间的撕裂。

从这个例子来看,差异的价值观在彼此面对时,本来有可能平和地进行认识、斡旋、理解,从而化差异为对话与共存。然而当代的「文明化」所蕴含的优越感往往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差异两极化,然后把对方当成犯了不可忍受的文明道德错误,再以毫不收敛的自傲与义愤自命为维护社会正义的战士,对他者进行无情的指责。这种自傲与自义当然不可能友善而理解地看待充满地方偏狭性、无感于抄袭模仿、不觉得需要拿捏分寸的土味文化。结果,人们厌恶国人拥挤抢先,羡慕西方世界的耐心排队,却没考虑中国虽地广却人众,要维持运输效率,就很难承担悠闲排队的奢侈。人们讨厌中国大爷大妈在景区里大声喧譁,认为他们不懂文明出行,却没能体谅那一代人在经历多少艰困后终于有了展现自我、享受生活的机会,难以克制的音量鸣放的正是心中的满足与兴奋。

「文明化」绝对是非分明、善恶对立的世界观,在目前西方大力推广的性别议题与性议题上特别明显。和平年代对于暴力的恐惧厌恶,自由年代对平等的渴望要求,进步年代对欲望调情的压抑扼杀,都在此刻集中到相关性别及儿童的议题上,以防范性骚扰、性侵害、消灭歧视和伤害、促进平等和安全为名,要求加大社会管制和监控的范围。从日常生活到文化艺术到教学内容,都开始承受越来越多来自性别平等教条、极端的儿童与受害者保护主义等等检视与批判,净化的倾向也自然缩减了创作和展演的挥洒空间。

土味审美与文明化虽然对立隔绝,其实有着共通的情感基底:它们都渴望提升、超越、被认可、被欣赏、被赞扬。土味审美往往包藏了对文明化的羡慕和模仿,讽刺的是,过而不及、学而不像常常是它实践的结果,而且还被视为是「反文明化」。相对来说,文明化主体在遇到土味审美这类不够拘谨、不够优雅、不够深度的现象和主体时,往往认为土味就是「不文明」,并且直接报以傲慢的蔑视与指责,不但强化越来越拉长的耻辱链,也为土味审美的实践者准备了一个极端不友善的环境。两者在「土味-优雅」、「在地-全球」、「特殊-普世」、「粗鄙-文明」等等轴线上都有对立张力;它们在繁荣盛世里的竞逐震荡,也多多少少影响了今日进入高等艺术学院的学生的感性与习性,动力与素质,为艺术审美教育带来新的挑战[2]

震荡变化的高下定位

面对文化品味高低分野时,常听到有人振振有辞的说,应该加强审美教育,提升文明教养,好把低拉高。可是为什么调整和改变总是单向的要求被视为低阶的积极努力向高阶的榜样学习?单向的要求低阶努力向高阶提升,岂不是再次认定土味文化背后千千万万的农民大爷大娘打工青年男女的感觉与经验一无可取,并且坚持他们没有资格分享今日繁荣盛世所提供的文化生产渠道?

不同的审美价值、文明观念在面对彼此时,所需要的当然不是那种故示开明的、空泛的「多元或尊重」,而是真正的「相互认可」。如果说眼界和鉴赏力的提升需要生活条件和环境的渐次改变,需要审美经验和操练的积累,那么,此刻就更需要给予土味文化时间空间和资源,好让双方有机会认识各自曾经活过的历史以及现在活着的现实,也让双方深入理解彼此的梦想、价值、感受和愿景,以便双方都看懂并且欣赏对方的审美和文明观念。这也是认识社会、凝聚群体的必要过程。

这样的彼此贴近并非全然不可能。在历史现实的进程里,不同的文化品味往往在各种因素刺激冲击下改变相对的位置与意义,形成贴近的契机。2018年秋天,湖南卫视的美声歌唱竞赛节目「声入人心」就以殿堂的音乐剧歌剧曲目,接合流行歌曲与小鲜肉偶像文化,透过各种形式和内容的跨界演示,引导观众理解并欣赏美声文化,开拓大众的音乐视野,甚至获奖成为当届上海电视节的「最佳电视综艺节目」。还有目前热播的演员竞技节目[3]、专业舞蹈竞技节目[4]、乐队竞技节目[5],都在试图将本来很专业的小众艺术形式转为通俗娱乐形式,拉近表演者和观众之间的情感互动,创造新的粉丝与偶像文化,生产新的观众和市场。就算这些变化起初可能源自影视业和娱乐业开拓商机抢占流量的企图,毕竟这个摸索变化的过程也拓展了新的艺术场域和观影感受,软化了原先的艺术阶序和分野。

同样的,土味模式的内容主题也并非毫不可为。例如低调富豪的翻转剧一直是土味视频中非常常见的故事类型,其中的套路就是剧中炫富的拜金主义者所瞧不起的穷人赫然是真正的巨富。然而2019年夏天网路上出现短视频「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这个系列直白地谐拟土味阶级富豪企业家人物和情节,毫不修饰地摊开自我夸示的炫富场景,彻底使用政治不正确的笑点(如非洲),最后加上「我充实而欣慰,有钱人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这个金句,以微妙的自我嘲讽创造出反复玩味思考的机会与距离,片集透过网路红遍两岸三地。又例如2019年10月19日,目前点击量第一的短视频平台「抖音」透过浙江卫视推出主题IP晚会,安排了大批所谓「抖音创作者」网红正式登台,与艺人分庭抗礼,并肩表演。节目当然经过筛选,选择了不太突兀粗鄙的呈现,然而「创作者」的定位已经使抖音素人们感受到新的自豪与荣耀,激励他们继续创造炫酷可爱的抖音风格[6],并且可能在新的公开化展演过程中趋向风格品味的发展与变化。

以凝聚为本的审美教育

当科技的浸透把普通人的美学和品味直逼到知识份子面前时,我们不得不说:「这里就是土味的罗陀斯,就在这里跳吧!」[7]作为菁英,知识份子有责任和义务思考如何和普通人发生关连,也应该有能力思考如何促进不同文化品味风格的进一步转化和凝聚。换句话说,今日我们寻求的共识基础不应该是一致化的审美标准、审美情感、审美规范,而是更需要对于形成美感与审美的「不同」历史社会情感脉络,采取「同样」的关切理解欣赏认识,或至少和平共处同时并存。这样的宽广态度对此刻世界因着地缘政治竞争而形成的敌意也是重要的。

自从革命时期,无论「地方形式」或「民族形式」都被视为中国文学艺术应该汲取的养分。我当然承认土味谈不上地方形式或民族形式,它确实就是庸俗的与杂种的。不过我也想指出:「土味」一方面对自身的现状或本土特质感到得意且自珍,另方面又潜藏对文明现代与都会西方的钦羡渴望,而这些事出有因的误认与误识在此刻都承载了特殊的文明化纠葛与动力,值得继续观察。另外,促成土味文化蓬勃发展的繁荣盛世也带来地缘政治上的震动。2019年11月5日美国参议院就抖音国际版(Tik Tok)在美国可能造成国安威胁举行了听证会,指责抖音获取美国用户的个资,甚至美国官员的详细数据[8]。此刻,服务土味并且被无数土味视频支撑的传播渠道,也和华为一样,承载了微妙的地缘政治意义与文明冲突,因此更值得我们深入理解。

不同的文化口味在交流互动中相互理解,彼此观察,或至少和平共存,是社会交往共处的重要动态过程,特别在这个大国崛起、强敌环伺、内外交迫的时刻。面对西方积极扩散的文明化,以及它空泛绝对的普世价值所占据的知识优势和道德正当性,特别是它所造成的社会对立与撕裂──在此刻,如何融入、认可并理解土味审美的实践与世界,促进各种差异的和平共存、沟通共处,正是知识份子的时代任务。

谢谢。

 

问答:

  1. 在跨文化合作的过程里,有没有一些普世假设或对话合作的论述实践,可以让我们跨越文化差异来使用?你曾经遇到或看过哪些陷阱或教训吗?

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相信的普世价值,但是这些普世价值所对应的特殊或现实却是各自不同的。例如目前我们可能都相信「民主」这个普世价值,但是对应这个普世价值的特殊实践,在西方可能是一人一票的选举政治,可是在中国这种体量超大的国家,全民选举可能就不适合;而选拔那些肯下到底层人民当中、苦干实干慢慢积累经验和能力的菁英来执政,这也是很民主的做法。再说另外一个例子,不同国家都施行「资本主义」,但是中国的资本主义道路很明显地和美国的资本主义搞法就是不一样。

在同样的普世价值之下,不同的特殊实践应该至少可以暂时共存,好让大家有机会观察,在不同的条件和现实里,哪种实践更有效力,因此更有道理──而不是看到别人走得好,就用贸易战来强势压抑别人,要别人非得照你的路走不可。我认为耐心与和善这些普世美德,恐怕比常听到的自由民主平等之类有着各种政治蕴含的普世价值,更为重要。

  1. 作为经验丰富的学术领袖和研究团队组织者,你在校内或建制里曾经遇到过哪些具体的文化沟通障碍?你是怎样介入处理以便创造互相理解的空间呢?

在阶层权力非常清晰的建制里要达成彼此理解十分困难。1996年我们性/别研究室首度主办会议,透过所属的英文系提出申请经费时,就被理工科的审查委员质疑为何英文系会主办一场性别研究的会议,男女两性有啥好研究的?然后在教育部审查时又被质疑会议宗旨没有致力促进美满婚姻家庭,因此否决申请。面对这种因为对学科领域认知有限,或者意识形态差异的质疑,我们能操作的空间很有限。毕竟,决定权操在他人手上。在校内,我们还可以本于学科平等的基础,提出反驳来说明性别议题是英文系版图内合理而可敬的研究方向;但是在教育部层次上,反正已经被否决,我们只能针对评审意见写出强劲的反驳,用学术专业去攻打意识形态检查,并且发布媒体。最终教育部收回成命,给予我们部份补助,显然不同的脉络必须个别考量策略。相互理解不容易,因为真实政治里有着各种各样的考量和敌意,制度上也有阶层的差距。这也是我为什么只要求不同价值和理念「和平并存」,而没有奢求彼此彻底相互理解或融合的原因。

  1. 你的演讲谈到了教育的本质,以及教育者建立桥梁促进文化沟通和理解的必要。你觉得知识份子拥有这样促进和平共存的动力吗?你觉得高等教育在推动这样有意义的对话或接触吗?

我觉得高等教育要能够投身这样深刻的教育工作,真的是很难的,特别在新自由主义的「产出挂帅」的结构要求之下。当研究者过分忙于短线发表而无法深耕想法和研究时,要他们投身一些需要时间慢慢酝酿和沈淀的思考,都是不可能的。在这种结构下,资深的研究者因为已经在制度内站稳,应该更积极的帮助年轻研究者,不管是帮助他们抵抗新的要求、减轻旧的义务,或者帮助年轻研究者阅读他们的论文稿或项目申请表,都可以让年轻人在这样的体制要求下得到支援,也促进学术社群的健全成熟。

  1. 听说你过去是很积极的女性主义者,但是今日已经保持了一些距离,甚至对于Metoo运动也颇有微辞。你可否说说为什么面对这么多暴力问题,你却转向了呢?

不错,我从1990年中叶开始就是女性主义运动甚至后来同志运动的推动者,但是从2000年开始,台湾的社运很明显的趋向与政府联手进行社会治理,也就是快速而积极的「法理化」,增添了许多对社会生活形成监控和压制的措施,而且是用法律的方式形成结构上的紧缩,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也是我决定(暂时)离开女性主义的主要原因。

你说目前在社会上,暴力很普遍,我也同意暴力存在,需要处理。但是不应该像Metoo运动那样,把各种防范和惩治扩大定义扩大执行,以致于人际互动形成了很紧张的氛围,很多人际互动中的暧昧不明或误解曲解都落入严厉的处理之下。像这样的恶果已经在各种校园、职场空间中明显可见,这是我没法接受而必须反对的。

  1. 你提到的这些问题我觉得主要的关键在于媒体。像现在社交媒体或大众媒体的疯狂炒作议题和论述爆炸,都使得真相无法得到被好好讨论的空间。你会怎样看待媒体的角色呢?

如果你问的是:要如何处理媒体的问题?我没有好答案,因为问题太大太复杂。但是在这种悲观态度之外,我倒想提出两个有些希望的点。

第一,在这种年代,虽然有着许许多多的谣言、谎言、妄言群体,而散播这些问题资讯的管道又不在小民的手中,但是同时我们周遭也有着各式各样别的小群体,成员们用着个人的诚挚和对真相的坚持,努力破除谣言谎言妄言,把个人所见所知的一点点事实提供给其他成员,再透过我们各自的人际网络传播到更广大的世界。虽然可能圈子很小,力量有限,但是至少有一些些抵抗流言的效用,不让谣言谎言妄言占据所有空间。

第二,社交媒体固然有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和恶果,但是它本身也提供了及时而方便的连络沟通方式,使得我们自己想要拉住的群体能够维持热切的联系,例如我们的家族成员、我们的同道、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志等等,都得以继续交换意见、分享讯息、讨论议题。要是没有社交媒体,我很难想像我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亲人、朋友、同行、同道、同志要如何联系;这些具体的联系也使得社交媒体不会成为全然的冷血工具,而有着另外一些聚集和凝聚的效果。

就这两个发展而言,抵抗还是鲜活的,凝聚还是有希望的。

 

【后记1】:大陆说唱歌手吴亦凡曾被嘲讽虚有其名,根本不会rap。2019年7月吴在「中国新说唱」节目中推出自己写的新歌「大碗宽面」,以通俗小调起首,带进硬核说唱,在歌词中期许中国的说唱界心胸开阔,包容各种风格形式。此歌发表之后广受好评,成为招牌之作,并被说成是「以土为潮」。像这类混杂的创作风格今后可能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后记2】:2020年5月4日内地视频网站bilibili(哔哩哔哩,「B站」)制作青年宣言演讲视频〈后浪〉,不但纪念五四运动101周年,也以国家一级演员激情朗读的主流励志话语,致敬并期许年轻一代。同日,朱一旦推出讽刺短视频〈非浪〉,形式为给新员工的鼓舞演讲,大量使用政治不正确的「非洲」幽默,凸显底层员工无法逃脱的任人宰割处境。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f4y1m7Vs?from=search&seid=9692573067466589805。6月7日,国民短视频社区「快手」推出名为〈看见〉的短视频,可视为快手版的「后浪」。演讲人则是冬泳怪鸽「奥利给大叔」,以普通人和生活中的参差百态,宣称「我们虽是世间的尘埃,却是自己的英雄」,高调自认与「潮」之间的距离其实只差一个「看见」。这些都显示土味视频不断以充满自信自满而毫无自卑的气势来调侃雅俗的边界。https://www.bilibili.com/s/video/BV135411W7kQ。

【后记3】:2017年,TikTok作为抖音海外版上线,不过目前已分割成独立产品;抖音面向国内,TikTok则主打海外。据统计,2020年以来,抖音及TikTok一直位居全球移动应用下载榜冠军,截至4月底,两者总下载量已突破20亿次。随着2020年初新冠疫情全球肆虐,各国国家能力的虚实强弱也被迫现形。那些与中国有竞逐关系但自身疫情全面失控的国家,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都积极加剧了对中国的敌意,以模糊中国在疫情中的出色表现,甩锅自身在防疫上的失能。2020年7月初,继华为被美国限售令断货制裁后,上述国家同时宣布全面禁用风行全球的中国短视频软体TikTok,甚至可能扩大禁用中国设计的其他软体。这一步可说标记了地缘政治扩大操作的另一里程碑。

【后记4】:2020年夏天,在全球新冠疫情中,多个世界级奢侈品牌不约而同地采用中国文化文字为设计主题,然而大部分成果都被说是「土味」太浓,丑化了中国的文化特色和审美品味。显然,「土味」的联想在奢侈时尚的世界里还是很难立足。参看〈为什么供应给中国人的奢侈品都土得掉渣?〉 https://chinaqna.com/a/114602?fbclid=IwAR0PTEu7HDyT_VTFn3q86SQcwNH_6GU8ms_D-6RAorbUYw0oYtzX1FFiKrw。

 

注:

[1] 可参考何春蕤,〈山寨性/别:模组化与当代性/别生产〉,2009年12月5日。

[2] 这篇文章有部份于2019年10月19-2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研究中心、厦门海沧台商投资区管委会主办之第二届海峡两岸「人文学论坛」宣读,厦门海沧。

[3] 这类节目包括专业竞技的「巅峰对决:我就是演员」(浙江卫视),「演员请就位」(腾讯),到「演技派」(优酷),到更宽广的以声音表现为竞技的「声临其境」。另外,相声表演专业的「德云社」近年在横扫喜剧竞演类节目后,成功发展出相声演员的偶像文化风潮,也逐步调整了本来多少被视为有点土的相声行业的文化定位。

[4] 2013年前曾经有过轰动一时的专业竞技舞蹈节目「舞林争霸」(东方卫视),2019年则改变形态,以凸显观众追星的「舞蹈风暴」(湖南卫视)重新掀起舞蹈狂潮。不过,上述节目的评判或点评者都是专业舞蹈出身,2020年夏天东方卫视推出「舞者」竞技节目则不但4位「领队」只剩专业舞者出身的金星,加上佟丽娅、任嘉伦、朱正廷等三位偶像或表演出身的艺人,就连最终的高下判断都全面由观众投票决定。通俗口味逐渐压过专业评断。

[5] 2019年夏天同时出现以出道乐队竞技为主的「乐队的夏天」(爱奇艺),及以个别乐手竞技而组队的「一起乐队吧」(优酷),乐团成为可供开辟的节目内容沃土。时至2020年夏天,音乐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腾讯)也改采个别少年乐手竞技后组团的「乐团季」形式,并邀请在中国独立音乐界堪称殿堂级别的「二手玫瑰」乐队主唱粱龙担任导师之一,二手玫瑰结合东北二人转与摇滚音乐的特殊音乐形式,也首度透过综艺节目接触到更广大的观众群。同时「乐队的夏天2」推出,继续大红,并引入更多通俗和流行的歌曲让乐队改编表演(包括被视为土味十足的网路神曲和广场舞曲),为摇滚乐表演增加了更多反差和趣味性。这种混搭虽然也会被像是原生态的「野孩子乐团」抗拒而技术性退赛,然而大部分乐团在改编通俗曲上都有不俗的表现,这个跨越边界的趋势显然还有后劲。破圈跨界混搭的娱乐节目趋势,一方面反映了大陆影视节目强大的生产力已经为观众创造了审美疲劳,亟需另辟蹊径,另方面也刺激娱乐节目为占有市场和流量而更进一步突破各种分类分工的条条框框

[6] 据说抖音团队在成立之初就深入全国各地艺术院校,笼络了一批高颜值的年轻人驻扎,因而打造了抖音酷潮、时尚的标签。晚会节目主持人也分工讲出节目的口号:「抖音好有爱,记录爱,点赞爱,传递爱,分享爱。抖音好有趣,用有趣的方式,诠释传统文化;抖音好有用,到八月底已有1280万条知识,播放量超过1.3万亿。抖音好有才,专家分享专业知识,千万用户分享生活技巧。抖音好有范,记录美好生活的潮酷范,随时直播生活的自信范。」

[7] 《伊索寓言》里讲到一个爱吹牛的运动员,说他曾经在Rhodes岛上创下惊人的跳远记录,旁人听了就说:「这里就是Rhodes岛,在这儿跳吧」,意思就是说,别吹牛了,跳出来才是真的本事。

[8] 可参考2019年11月6日美国NBC新闻的报导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congress/hawley-takes-aim-tiktok-china-congressional-hearing-n1076586

引用本文请保留原始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