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寫作網站

關連性──文獻探討的創造性思考

關連性──文獻探討的創造性思考 /何春蕤

學術論文──不管是課程論文、學位論文或是期刊論文──多多少少都得和既有領域內的學術先行者對話,事實上,這個「對話」有很大一部份就是藉著文獻探討來進行。

首先要提醒:既然是對話,就不能像有些學位論文那樣,只在論文中特別分出一個章節,專門一一複述別人的論點,講完以後就跳到下一章去寫自己的研究和論點。這種做法不叫做文獻探討,只能說是文獻剪貼,充其量只是小學生的活動。

文獻探討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參考閱覽相關學科的資料及書目,了解它們各自的問題意識和處理方式,仔細檢視它們的邏輯、推論、佐證,加以整理歸納,看出彼此間的相關位置和對詰。這樣就逐漸了解在研究問題的範圍內有哪些相關的研究,有哪些研究結果,引用哪些理論,已經形成哪些結論;有哪些方面尚無定論,哪些還在測試可能的解釋,哪些援引的理論已經逐漸站立不住,從而避免自己盲目研究或重覆前人研究,同時也可以作為提示待答問題、建立研究假設、構思研究方法、分析研究結果、建立研究架構之參考依據。

換句話說,文獻探討正是你自己的論文方向逐漸成形的過程。

要寫論文,到底要參考哪些資料文獻?前面我們說到,選擇題目時需要多看看領域內已經存在的研究題目、思考路數、關注議題,這個過程通常已經告訴你至少要看遍哪些資料才算做了文獻探討了。有很多人會認為應該至少包括:

1. 最貼近你要看的目標本身的一手文獻:例如,你要研究某個作家的某些作品,那麼至少就得閱讀這些作品本身,以及同一作家的其他作品,以便有個參照,甚至整體感覺。這個作者的傳記也算一手文獻。

2. 貼近目標作品的二手文獻:例如,有關這些作品以及這個作家的評論、背景、詮釋等。

3. 可能相關的理論或其他文獻:例如,別人漏過沒看沒提的面向,你覺得可以提供新的洞見的理論,或者有某些直接間接關連的其他作品。

不過是不是只有這些算是相關文獻,倒是一個值得繼續討論的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繼續閱讀下面兩個部份。

閱讀文獻是一回事,撰寫文獻探討或文獻回顧時,上述閱讀的心得就還需要經過另外一種思想上的整理和分析,才能用最深刻、最有洞見的方式呈現出來。


文獻運用-拉幫結派凸顯自我

舉個實際的例子,著名的女性主義學者Janice Radway曾經對女性愛讀羅曼史小說的現象進行深入研究,她在寫作中就援引了很多不同學術領域中的理論和研究。最需要注意的是,她顯示了每一個理論的引用如何幫助她開展自己的論點,也因而標示出自己的研究角度和其他學者有何不同。

例如,過去形式主義式的研究進路,主要就是關注文本的既有內在特質,Radway想要把關注點轉移到她所研究的閱讀活動上,於是就引用了文學批評的理論,來指出形式主義其實物化了文本特質,因而忽略了作品生命的另外一些重要面向。

在引用文學理論建立形式主義之不足以後,Radway便引用符號學的理論,顯示我們需要從原來關注文本的研究傾向,轉而關注「閱讀」,也就是把注意力從文本,移向社會行為。畢竟,意義總是在一個社會的、系統的脈絡中形成。

而為了要能捕捉到閱讀活動對於主體的細微意義和深刻感受,Radway不能只是做一般的實證研究問卷收集而已,而要讓主體用自己的話語來提供有關這個社會行為的各種細節。Radway於是引用民族誌的文獻,以說明這個方法學將使一個文化的眾多成員的經驗能夠詳盡紀實的透過詮釋而呈現給別人。

為了進一步建立讀者閱讀行為作為一個重要的研究進路,Radway也把自己的論點推展開來,說明她的研究方向如何和很多重要的學術領域都有直接蘊涵,也都可以對這些領域有所提示和貢獻。例如人類學(閱讀的文化儀式中包含了顯而易見以及從未說明的內涵意義,需要透過人類學的詮釋來在田野資料中推想隱含的意義),女性主義(可以透過閱讀羅曼史的活動,來認識求偶、性、婚姻等社會實踐都是在父權制度中形成),讀者反應理論(閱讀是在時空中進行的活動,有著詮釋成規與社群的制約,因此應該去了解女性讀者社群如何看待羅曼史),文學社會學(出版的產業結構不斷變化,形式內容通路都使得羅曼史更為擴散,值得研究)。

在這個文獻回顧建立了Radway的研究進路的重要性和合理性和必要性,也顯示如果要做成這個研究,就會需要哪些思想和方法上的資源。這,就是文獻討論或稱文獻回顧最主要的任務。

作為讀者來讀Radway的文獻回顧,就需要進一步聯想:這個研究進路的提出,會對學術領域有何衝擊或貢獻?最首要衝擊到的就是過去只看內容分析就斷言作品有某種意識形態內涵的那些人。現在Radway凸顯了讀者反應以及出版脈絡,將會為認識羅曼史帶來截然不同的眼界。另外,Radway對於女性閱讀活動的細部分析並不預設立場,她的田野方式容許女性用自己的話語來表達自己的愉悅,這種研究結果當然也會衝擊到那些一味只談羅曼史如何洗腦女性的人。在她的分析中,閱讀活動中有著另外一些動力和意義,不全然是對女人不利的。

上面的例子顯示,就算讀完各種文獻,在寫作文獻回顧時還得多用心思去說出這些文獻和你的研究主題可以有哪樣的關連,可以揭開哪些還沒被討論的面向。


文獻運用──關連性的建構

文獻回顧當然需要徹底和全面,只要是和你的論文論點直接相關的文獻都得讀過,也得提到,以顯示研究者的工作很確實。

可是,什麼是和論文直接「相關」的文獻或理論?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從上面Radway的例子來看,「相關」與否不是什麼天然或必然的事情,而是主體在特定思考情境中,因著特定的論証需求,在多個觀點或領域之間以論述所建立起來的關連性。簡單的說,事物並非天然或必然有關連,而總是在一定的脈絡、條件下被建立起關連來的。

再用幾個例子說明一下。

有一篇論文的題目叫做:〈澎湖的社會結構──從賭場爭議的過程來看〉。老實說,澎湖是否要開賭場的爭議可以寫成許多不同角度的論文:可以追溯這個辯論的歷史以顯示公共政策的形成過程,可以分析澎湖的天然資源和生存危機以顯示賭場的必要性,可以做環境評估務實的規劃需要何種設施和配套考量,可以分析賭場爭議的各種觀點以顯示不同的倫理價值考量等等。可是這篇論文選擇以賭場爭議來引到對於澎湖社會結構的分析和認知,這就是把原本很功利、很政策的兩極選擇,和澎湖的社會結構關連起來;如果真的透過對賭場爭議的分析,讓讀者認識到澎湖社會結構的深層狀態,以及這樣的狀態如何在賭場爭議中運作改變,都會是很有趣的分析。換句話說,在兩個原本不明顯關連的東西之間,用論述建立起其中的關連,主要是藉著這個關連來揭示原來在傳統觀點和關連中看不到的面向。

再換個方式說,建立起一個原本沒有想到的關連,就是引介一個原本沒有採用過的觀點,讓讀者用嶄新的眼光來看事物。

再舉一個例子,分析速食店現象,可以和許多不同東西關連起來:本地生活形態轉變,雇傭模式的年輕化,專業精神與年齡政治,食材生產與農業模式變遷,跨國企業的本土化,異業結盟,家庭生活休閒,服務流程標準化等等。每一個關連都展開了新的眼界和思考。文獻探討就是這樣的閱讀和思考活動。

作為初步練習,分析別人的論文使用哪些文獻,有哪些趨勢,多引用哪些理論,哪些學者──這些都可以養成廣泛思考接觸面的習慣,也就可以活化原來狹隘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