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怎樣和你的孩子談論性

without comments

【2014.12.11 紐約時報中文網 帕梅拉·德魯克曼】

養育子女會遇到很多問題,其中之一就是孩子是不斷在變的。你剛適應了一個階段,他們「嗖」一下就到下一階段了。最近我發現這種變化又來了,我那個8歲的孩子開始問我有關寶寶的事。她知道嬰兒是在媽媽的肚子里成長的,但是他們是怎麼進去的呢?

我不知道該披露多少內容,於是就拖延了一下。「我很快就會告訴你的,」我說,接着補充了一句,「跟陰莖有關。」我不想嚇着她,或者有損她的天真無邪。我和每一個純良的美國人一樣,想像有朝一日(再過很多年)我們會進行一場尷尬的對話,屆時我將把性這方面的奇怪運作方式和盤托出,然後她會跟我說她早就知道了。

10Druckerman-articleInline

圖片擷取自 紐約時報中文網 Loren Capelli

由於生活在法國,我打算調查一下歐洲人如何處理這種事。這裡的父母也會跟孩子說一通小鳥啊、蜜蜂啊之類的東西嗎?這個話題在這裡是不是稍微沒那麼難堪?有沒有什麼專業技巧能助我度過這個和未來的階段?

我是從一場巴黎科學博物館的展覽入手的,展覽名字叫Zizi sexuel l』expo(英文名是《性——有啥大不了的?》[Sex — Wot』s the Big Deal?]),目的是向9到14歲的孩子教授性知識。裡面有如何接吻的建議。(需要把頭歪向一邊,「尤其是如果你有一個大鼻子。」不要「磨咖啡」,就是在別人的嘴裡轉動你的舌頭。)在青春期展區,我要辨別一種氣味(是腋窩),然後踩一個踏板,讓一些代表精子的小白球從一個假陰莖里飛出來。

有整整一個展區講的是愛的複雜性。一塊牌子上寫着「愛一個人有時讓你開心,有時讓你難過。但即使是煩惱的時候,你也還是想去愛,想被愛,因為愛賦予你活着的感覺。」

法國人並非性教育的模範。學校是有相關教育要求的,但他們往往不去執行。性學家菲利普·布赫努(Philippe Brenot)說,法國孩子一般得到的不是「交談」而是「書本」。「總的來說這就是法國的情況。12、13、14歲的時候,就這樣,『喏,拿這個去看。』」

和展覽一樣,這些書(至少我看的那些是這樣;總共有幾十本)就如何避免懷孕或感染給出了明確的信息,強調你應該在百分之百準備好了以後再開始性行為。但是它們透露的一個總的訊息是,如果你有保護措施,而且處在一種健康的關係中,性會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荷蘭人顯然在性教育上走到了前面,他們討論起這個話題來毫無顧忌。荷蘭的父母會和他們的孩子閑聊起性話題,但內容是和孩子的年齡相襯的,這種談話從孩子很小時就會開始,要持續很多年。強制性的性教育從小學就開始了,包括要尊重跨性別、雙性戀或同性戀人士的課程。

「如果我們從孩子的少年時期開始性教育,甚至是在他們開始對性產生興趣之前,我覺得都太晚了,」荷蘭性健康組織路特赫斯世界人口基金會(Rutgers WPF)的心理學家森德瑞·范德杜夫(Sanderijn van der Doef)說。「從孩子開始問問題那一刻開始,他們就產生興趣了,然後他們就有權利得到一個正確的回答。」

范德杜夫說父母應該給出簡單、清晰的回應。如果孩子接下來還有問題,他會問的。等到了3、4歲的時候,「你可以開始用非常簡單的方式解釋,媽媽在肚子里有個小小的卵子,爸爸的身體里有一些小小的精子,等精子和卵子相遇後,一個寶寶就開始在媽媽肚子里生長了。」三歲的孩子很少會問精子和卵子怎麼相遇的。如果問了,「那你的孩子在這個年齡段屬於非常聰明的,意味着這孩子需要一個答案,」她接著說。

《在我家,沒門》(Not Under My Roof)一書作者、社會學家艾米·沙萊特(Amy Schalet)說,荷蘭父母把青少年性行為也「正常化」了。他們通常會允許16、17歲的孩子在家裡過夜,前提是他們處在穩定的戀愛關係中,並且使用避孕措施,感情上也準備好了。沙萊特說,美國父母則截然不同,他們傾向於把性「戲劇化」:強調其危險,禁止在家裡進行,讓青少年只能偷偷摸摸。

美國人和歐洲人通常都是在17歲左右第一次性交。不過這裡的父母對此較為容易接受。一位法國朋友告訴我,最近有一次她想進客卧,發現門被反鎖着。一分鐘後,她的17歲兒子探出頭來,難為情地說,「我們在裡面。」

「好可愛啊,」我的朋友跟我說。關鍵是,她的兒子是和他的長期女友在一起。懷孕大概也不會是個問題:在法國,15到18歲的人可以憑處方得到免費避孕藥,未成年人可以走進任何一家藥店,免費拿到緊急避孕藥。(荷蘭也有類似的規定。)

不知道我的美國朋友會不會覺得那一幕「可愛」。但是要知道歐洲的青少年懷孕率比美國低很多——法國和荷蘭比美國要低將近五倍。看起來,如果你能把孩子當一個可以負起責任的人來看待,他們不會辜負你。

幸好,我的孩子還沒到這個階段。但是仗着這次研究的成果,我找了個機會和女兒閑聊起生孩子的事。我平靜地跟她說了陰莖和陰道相遇的故事,她看上去並不吃驚。「哦,你是說做愛啊,」她說。「我在書里看到過了。」

Pamela Druckerman是一名觀點文章撰稿人,著有《撫養貝貝:一個美國媽媽發現法國父母的智慧》(Bringing Up Bébé: One American Mother Discovers the Wisdom of French Parenting)一書。
翻譯:經雷

資料來源: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41211/c11druckerman/zh-hant/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16th, 2014 at 3:48 下午

Posted in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