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課綱微調的慰安婦爭議

without comments

【2015.08.03 蘋果日報 作者: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

任何關注台灣妓權運動的人都不會忘記,國民兩黨、統獨兩端都不曾認真對待底層性工作者。課綱爭議中,慰安婦的書寫屢屢成為爭議點實在讓妓權支持者哭笑不得。馬英九強調,說慰安婦是「自願」,他「死也不信」。這麼堅決的表態,透露的不是教科書的書寫係基於史實,而是官方選擇「相信」什麼。

在眾多歷史爭議中,為什麼慰安婦特別成為官方最振振有辭的例子?為什麼蔡英文為首的民進黨對這個例子顯得特別沒有回應能力?課綱微調真的還原了慰安婦的歷史?還是這問題在台灣主流反(跨國)性工作的社會脈絡中,已然有個政治正確的解答?如果台灣女人的性與身體被掠奪是微調課綱者認為應該記載的課題,何以長達40年的831軍妓、公娼爭妓權的歷史都被藍綠選擇性的遺忘?

從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來,任何關於反對女性從事(跨國)性交易的論述幾乎都是包裝在女人是否自願的論述中開始的,彷佛人們向來尊重女人的自主權。同時,和女人選擇各式各樣令人難堪、痛苦、髒骯的工作相比,「自願」的標準往往異常得高-例如,基於貧窮選擇性交易作為維生的方式就被看成是「被迫」,但不會有人認為低學歷、貧窮女人選擇掃廁所是「被迫」的,甚至急於要拯救她們。在這種嚴苛的「自願」標準下,幾乎不可能找到「自願」從娼的女人。同時,如妓權學者Dozema和Kempadoo一再強調的「被迫」、「自願」的二分,也造成了從事性交易的女性被區別為「無辜的受害者」和「有罪的性工作者」這兩個範疇,複製性工作的污名。

其次,為了控制性病,日治初期,日本殖民政權就在台灣引進公娼制度。賣淫,可以是一個向政府申請牌照後,依規定在指定場所提供性服務的合法職業。這和台灣當前娼嫖皆罰入罪化性工作的態度是非常不同的脈絡。在這樣的情境下,貧窮女人為謀生計在日軍動員下成為慰安慰並不是全然無法想像的事情。然而,這不是歷史書寫的重點,認真的把底層女性寫入台灣史必須進一步去看,被招募的慰安婦的日常勞動條件、工作常態為何?南韓以及台灣慰安婦口述史顯示,日軍並沒有善待這些為他們工作的底層女性。多數慰安婦阿嬤不堪長期高工時的密集勞動留下一生無法根除的病痛。國際間,慰安婦組織相繼要求日本政府賠償的運動至今並未停止。

要「扳正」慰安婦的歷史,就請認真對待歷史。詳細爬梳底層女性如何進入這個體制,並與之博鬥的故事。不要讓歷史上活生生的女性生命經驗,淪為統獨雙方書寫國族歷史時的鬥爭工具。

資料來源: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803/660727/

Written by admin

十月 19th, 2015 at 11:35 上午

Posted in B.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