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易服人士籲姐妹守規 不入女廁免惹誤會

without comments

【2016.07.04 香港01 撰文/洪琦琦】

大埔易服男將易服群體從社會的暗角搬上網絡熒幕。

較早前,一名易服男士穿著某中學的女生校服,被市民目擊進出商場女廁。網絡掀起一片討伐聲音,有人認為易服男進出女廁的行為不妥,會引起居民,尤其女士不安。

面對針對易服人士的批判浪潮,易服人士Alisa站立於湧潮中心。Alisa公開呼籲易服群體遵從社會規則:(一)不入女廁;(二)裝扮達標方才出門,以免造成驚嚇。

「一換上女裝,你們就是代表易服人士,麻煩似樣啲。」Alisa說。

713789433d0ce67daa0b6d25ba1224f8Alisa(左)和易服友人變裝後一起拍照。(蔡正邦攝)

一身頹男的打扮,25歲的小伙子坐在公園的長凳上,身旁擺放着一個小型行李箱。

他穿著的綠白Tee恤已經微微泛黃且呈灰,深色長褲下踢着一雙陳舊的人字拖。

見到記者,他腼腆地打招呼,問:「殘廁在哪兒?」

7e12c0a5349ce0503edbaa42a0117f10穿著男裝的Alisa看起來不修邊幅,女裝時卻是精細許多,一絲不苟。(蔡正邦攝)

一小時後,廁門打開,一名長髮及腰的妙齡少女緩緩步出。一臉精緻的妝容引人注目之餘,其衣著也叫人難以忽視:黑白橫間上衣配襯軍綠大衣,黑絲熱褲下穿著一雙長筒皮靴。

這是變裝後的頹男小伙子——Alisa,一名易服人士,易服出街已經兩年。

ed7792edd4f30247ff442ac846f1f530Alisa易服後和姐妹一起自拍。(蔡正邦攝)

Cross dressing,中文譯名為易服,意指一人做非原生性別的打扮。然而,因面部輪廓及身形結構等外在因素,社會一般較難接受男扮女裝,也使「男易女裝」一事更增添一層禁忌的紗。有些「男易女裝」的易服人士表示,易服只為興趣,他們並不會想轉性,卸下女裝後,他們的理想伴侶仍為女性;社會也有人會把「男易女裝」的易服者籠統稱作「偽娘」。

若是變裝出街,你們便是代表這一班人(易服人士),麻煩似返啲樣。
                                                                                                易服人士Alisa

 

932d346ec1e1d3de6c8b889db3537222易服在香港社會仍未獲得接受,兩人在街頭接受訪問之際,不少路人側目注視。(蔡正邦攝)

「偽娘」籲姐妹出街入男廁

「我覺得這行為很影響易服界在社會的聲譽!」Alisa不滿道。易服界會以「pass」一詞互相評估,「一個人能不能pass」意指「驟眼望,易服外觀是否像一名普通女性」。Alisa對自己的裝扮甚為嚴謹,若當日妝容未達理想效果,Alisa會狠心將一小時的心機抹去,穿回男裝出門。「若是變裝出街,你們便是代表這一班人(易服人士),麻煩似返啲樣。」

Alisa認為大埔易服男沒有化好妝,只是穿上校服就出街,裝扮甚為輕率之餘,也容易令人發覺其男性身分。香港社會對易服態度未如國外開放,市民看見易服人士或會驚慌。Alisa勸喻易服人士只進出男廁或殘廁。Alisa認為,易服人士即時外表再女性化,其性別終究為男性,進入女廁始終不妥,「所以就算我穿水手裝,出街依舊會入男廁解決」。

易服姐妹淘之間有三條不明文的規定:沒化妝不可出街、沒心機打扮不可出街、沒做好全副『武裝』不可出街。

易服人士Alisa

94961323f49e5c3a31f030691dc11976

Alisa表示,帶上的化妝品只是化一個基本妝的必要配備,這些只屬Alisa眾多化妝品中很小的部分。(蔡正邦攝)

沒做好『武裝』不准出街

Alisa每月有3至4天裝扮成女生模樣。家人都不知情,Alisa只是和數名朋友分享。Alisa有一班易服朋友,會以電話保持緊密聯繫,除了交流打扮心得,更會彼此制約,互相監管。Alisa話,易服姐妹淘之間有三條不明文的規定:沒化妝不可出街、沒心機打扮不可出街、沒做好全副『武裝』不可出街。

f8942d350bf65b2547855071a761d47a胸罩、隱形胸罩、馬甲,是Alisa易服的「裝備」之一。(蔡正邦攝)

a02babce0a191e84cda1d593c773bc7eAlisa為易服友人補妝。(蔡正邦攝)

Alisa個性坦率,若有易服友人化妝技巧未達標,會直斥不留情面:「我會叫他學好化妝才好出街。」當日有另一名易服朋友到場,Alisa邀請他參加一個專為易服而設的化妝班,場地提供化妝品,且費用全免。「咁大隻蛤乸随街跳?」記者問道,Alisa莞爾一笑,「以前的我不懂化妝,多次出街當眾被人嘲諷,我明白難受的心情。扮靚只是偽娘的興趣,希望其他姐妹們學好化妝後,能自信走出家門,做個快樂的『偽娘』。」

採訪當日氣溫攝氏25度,在戶外進行,鏡頭前的Alisa,頭披假髮,身穿大衣,腳套皮靴。穿著短袖上衣的記者早已汗水淋漓,無法想像Alisa重重衣飾下會有多熱。Alisa卻始終笑臉盈盈,沒有絲毫辛苦的跡象,「扮靚是為興趣,興趣不會辛苦」。
04a8354cddcf72f0c216297c746f18e7Alisa站出人群,呼籲易服人士遵從遊戲規則。(蔡正邦攝)

資料來源:http://www.hk01.com/%E6%B8%AF%E8%81%9E/22658/%E6%98%93%E6%9C%8D%E4%BA%BA%E5%A3%AB%E7%B1%B2%E5%A7%90%E5%A6%B9%E5%AE%88%E8%A6%8F-%E4%B8%8D%E5%85%A5%E5%A5%B3%E5%BB%81%E5%85%8D%E6%83%B9%E8%AA%A4%E6%9C%83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5th, 2016 at 7:1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