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調情不見了

without comments

【2006.03.18   中國時報  記者江映瑤】

女人只能靠著對自己內涵的極度自信,來假設自己仍然令男人十分愛慕,這當然是好現象!女人不再依附男人的甜言蜜語來得到自我肯定,而必須真正對自己有信心。

在幾十年的奮鬥之後,台灣女權終於抬頭了!「性騷法」一頒佈,許多男人卻變得垂頭喪氣。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性騷擾?我的男性友人們常常以為可以向我訴說他們的性事困擾,尤其最近,我被「性騷擾」騷擾得很想告人,卻還是得很「哥兒們」地傾聽,因為他們實在太值得同情!

首先,Jason聽說只要他的行為讓女人覺得不舒服,女人就可以告他,於是一向只管自己爽的Jason,在床上衝刺時不時問著女朋友:「舒服嗎?妳舒服嗎?」實在被問得煩了,女朋友正想叫幾聲假裝高潮來結束殘局,不料Jason卻撤退了。Jason懊惱地說:「我一直擔心她會告我!」他女朋友卻忿忿地許願:「真希望再頒條法律,沒讓女人舒服就撤退的男人都抓去判刑!」

後來Jason又跑去夜店把美眉,想藉著新鮮刺激來回復自己的硬漢本色。沒想到他一開口,還是去不掉心頭陰影,總是不放心地頻頻問著:「舒服嗎?我這樣說話,妳舒服嗎?」美眉們以為他是某種變態,紛紛走避。

酒店應變

Daniel 的情況就不太一樣。他很喜歡去泡酒店,為了安全,聰明的他就自己擬了一份切結書,要求小姐們都簽字同意被他騷擾,並且放棄訴訟權。誰知道這件事被小姐傳了出去,媒體找到他家裡要訪問他,結果上酒店的事就被他老婆知道了。更嘔的是-法律專家說這種切結書違背善良風俗,根本不具備法律效力!事情還沒了,當他搬出「性騷法」當藉口,向他老婆解釋上酒店是為了怕被她告,「付錢的至少安全呀!」從此他老婆為了讓他放心,就在每次做愛前都先向他收費。

朋友Keith看不過去,就在網路上成立了「性騷法部落格」,希望網友上來提供能夠性騷擾又不觸犯法律的方法,沒想到立刻po上來的卻是一堆女人的抱怨:

「最近瓊瑤電影又在電視上重播,我才學林青霞說了一句:『嗯,你弄痛我了!』我男朋友就嚇得邊道歉邊跑掉了!」

「我很喜歡韓國電影野蠻女友,以為男孩子都會覺得可愛,有個男孩來搭訕,問我喜歡什麼休閒活動?我就說:『幹嘛?關你屁事!』他卻立刻消失了!」

「對呀!現在的男人真是孬!我以為學日本A片那種『啊!啊……』的表情很誘人,沒想到那男人跳起來提著褲子邊跑邊說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其中最中肯的算是網友Stella,她說如果敢去告老闆性騷擾,那乾脆先辭職不就好了?就是因為不想放棄那份不錯的工作,所以才隱忍著老闆的騷擾,要是真去告了他,在公司還待得下去嗎?

法律的立意是好的,但是究竟合不合用?真得先問問被騷擾者的意見才成。立法者不知道有沒有想過:如果沒了性騷擾,會給女人帶來什麼困擾?

如何分辨

第一點,如果沒了性騷擾,我們如何分辨自己是否比別的女人優呢?在從前的日子,雖然被騷擾是很不舒服的事,但是想想為何男人不是騷擾別人,卻偏來騷擾我呢?擺明了就是我令男人垂涎三尺嘛!而且,像我們這種從少女時代就被讚美及騷擾包圍著的角色,早就駕輕就熟地可以誘引喜歡的人來讚美、嚇阻討厭的人來騷擾,衡量男人犯不犯罪(或犯賤)的那一把尺,根本就握在我們手上呀!才不會像那些沒啥麼經驗的女人,只因人家還沒看清她的正面而開口搭訕,就尖叫著要把人家繩之以法。當然如果我說:別人怎麼對你,全都是你自己的態度所招引來的!一定有許多女性表示抗議。也是啦!確實有這種男人,就只是慣性犯賤(或犯罪),好像不尊重女性是項多麼有趣的遊戲一般;這使我想起大學剛畢業時,應召去支援電影「悲情城市」的拍攝,塗了白臉和一群女生等著演日本藝妓,而那場戲中即將被殺死的「大哥」,每遇到調燈或換景的空檔,就不停伸手去摸那些女生一把。不知是不是藝妓角色上身?那些被騷擾的女生個個被摸得吱吱亂笑。由於那位「大哥」長得奇醜,又完全不是我欣賞的style,我就一直瞪著他,但他還是忍不住向我伸出魔爪,我竟毫不客氣地像武俠劇那樣,伸出右前臂活生生「喀」一聲架住他;魔爪與粉嫩右前臂就這麼僵持在空中長達三秒,四周空氣凝結,我幾乎都快聽見「十面埋伏」前段的琵琶聲……。說時遲那時快,色大膽小的龜孫子「大哥」忽然換了一副笑臉,「呵呵呵呵」地縮回手去搔搔頭,假裝清除了那三秒的記憶。我當然立刻明白自己完全不適合進演藝圈,但若是我把這芝麻大的「三秒事件」拿出來提告,倒楣的難道會是那位因此戲攀登影帝寶座的「大哥」嗎?即使搏版面也搏不過另一位被醜男襲臀的艷星呀!

很難發現爛男人

話又說回來,如果這社會沒了性騷擾,實在很難知道眼前的新好男人究竟是不是gay?即使看來再可口,他就是死不來搭訕,也不散發旺盛的費洛蒙亮著雙嚵眼,語出雙關地調戲起妳來,妳又怎知他的理想家園不在斷背山?難不成要女人主動出言相詢?那會不會因性騷擾罪名被男人告上一狀?光是想起來就糗死了!還是准許男人適度來騷擾一下吧!?

沒了性騷擾的第三點壞處,就是從此我們很難發現哪個是爛男人。以前的爛男人都會因性騷擾行為而被口耳相傳,現在為了害怕被告,大家都把本性隱藏起來,根本看不出誰是衣冠禽獸?哪個又是人面獸心?在挑選男人時,失誤率足足就高升了一倍,簡直是浪費女人的時間。

其實「性騷法」也不是一無是處,在這失業率高漲經濟又不景氣的年代,心理諮商師這行業託了「性騷法」之福,case簡直就是應接不暇。男性病患大量湧進了診療室,想要找出自己低人一等的原因,他們不解為什麼裴勇俊向女人眨個眼、Rain扯開自己上衣再抖兩下,全東南亞的女人竟為之瘋狂!相信只要他們肯對哪個女人性騷擾,付出再多代價也有女人願意爭取!如此一來,似乎金城武、王力宏、周杰倫等等這些偶像級明星的性騷擾,都該冠以「性恩惠」之名;若換成湯姆克魯斯、貝克漢等國際級帥哥的騷擾,不就等同被皇帝臨幸一般的「性福音」?所以女人對於被騷擾與否的認定,全繫於這男人受不受歡迎。當然諮商師也可以舉出柯林頓的例子來安慰被告的男人,即使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帥哥,還是免不了性騷擾後馬失前蹄的厄運。男人若假想自己只不過像美國總統一樣倒楣,也許可以稍解心中的鬱悶與不平衡。

難道女人就是「性騷法」的贏家了嗎?可不盡然。不平衡的女人數量並不亞於男人,因為以往走過建築工地就會被吹口哨、調戲幾句的街景已不復見。在辦公室、酒吧裡、捷運上、朋友聚會時,再也聽不見令人笑罵「死相」的那些玩笑言語了!因為男人全都沒把握話一出口會不會被告。女人只能靠著對自己內涵的極度自信,來假設自己仍然令男人十分愛慕,這當然是好現象!女人不再依附男人的甜言蜜語來得到自我肯定,而必須真正對自己有信心。但是,畢竟能成熟地做到的人只屬少數,於是心理諮商師的相談室裡就持續忙碌……。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10th, 2013 at 3:4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