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薄紗擺曳車流間 道不盡人情冷暖

without comments

【2002.09.17  中國時報  郭石城/調查採訪】
「我們被稱為檳榔西施,有些姊妹淘姿色絕佳,西施再世也會自嘆弗如。但我們並沒有受到西施之禮遇,反有如櫥窗女郎、笑著臉供人觀賞。社會上大部分人還是打從心底瞧不起我們……」。

張姓檳榔西施一句「被瞧不起」心聲,悲沉語音在她傲人身材、短得不能再短的衣褲間流洩,有點不對稱。

一旁李姓檳榔西施倒看得開:「有什麼關係,管別人怎麼想,我們又不偷、又不搶,正正當當賺錢有什麼可恥?如果不是男人愛看,我們幹嘛穿這樣?」

李女入這行已三年多了,開朗性情搭配炫燦衣著:「我暫時不想轉業,因工作還算輕鬆、收入也不錯。想想有些女人還沒本錢像我們這樣穿。我們賣相又不賣身,沒什麼好丟臉的!」

許多檳榔西施觀點傾向李女。話雖如此,檳榔西施大都不願在自己家鄉工作,免得家人撞見難為情。入行三個月的王姓檳榔西施說:「家人都知道我做這行,但沒人有勇氣來關心,那種微妙心情,外人難體會。」

檳榔西施不僅需要關懷、更需要安全維護,因變態客人愈來愈多。十六日上午,楊姓檳榔西施甫接班沒多久,「變態愛戀者」就上門了,他是位卡車司機,「每天一打」-不是買一打檳榔,而是每天都會買一包檳榔,順便在西施面前手淫。

打手槍的變態客人,在檳榔西施眼裡算是「重病患」,最多的是輕微病患。楊姓檳榔西施說,常有客人會藉機詢問奇怪問題,諸如「那裡可以買得到情趣用品」,這種客人還算好,最令人厭惡的是襲胸摸臀的惡劣客人。

為了對付這些變態客人,專業的檳榔西施攤設有保全系統,一旦西施被騷擾、甚至妨害自由,同班的西施只要按下遙控感應器,保全公司就會立即趕至處理。

這種企業化經營檳榔西施攤,下了桃園縣南崁交流道中正路就看得到。七家檳榔攤霓紅燈一家比一家亮麗,入夜後耀眼燦爛,某家檳榔攤光裝潢霓紅燈就花了上百萬元,且保全感應系統齊全,外人走進攤內,老闆從監視器就可以掌控。

業者搶生意,不僅店面比氣勢,旗下西施也互相較勁,服裝一個比一個鮮豔,身材更是一個比一個惹火,廿四小時不打烊,有如西施街,已成了桃園縣另類景點。

西施姿色撩人,每天上門客人如過江之鯽,在中正路為了多瞧西施一眼發生擦撞車禍,早已不是新聞。「客人不見得都是色情狂或變態狂,也有相當體貼,真心仰慕的客人,就看西施各人造化」。

游姓檳榔西施說,曾有位亮麗檳榔西施被某公司小開看中。每天緊追不捨。生日那天,小開不動聲色開著百萬名車,緩緩駛進檳榔攤前,端出蛋糕放在引擎蓋前,點上蠟燭後附送一克拉鑽戒。張女說:「那種浪漫柔情攻勢,有幾個女人擋得了?沒多久就見該位西施辭職不幹了、小開也不再來了!」

「色不迷人人自迷」,清涼穿著,是檳榔西施標誌,檳榔西施有其特殊次級文化與社會背景,欲以一個框架管理檳榔西施,難免格格不入。難怪西施們聽聞官員不准她們露胸露肚露臀,大都哈哈一笑!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4th, 2013 at 4:58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