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鋼管何辜

without comments

【2000.12.22 聯合報  趙紫 ■ /二專生(嘉義市)】

有一個笑話:一個小孩問母親:「媽,我是怎麼來的?」母親嚇到了,心想孩子長大了,是該說清楚、講明白了;當她準備好一些書並平緩一下情緒……,小孩卻笑說:「媽,妳好笨哦!我不是從妳的肚子生出來的嗎?」其實小孩子多數是天真的,沒有什麼心機或是太複雜的想法;反而吵鬧出糗的多是大人。

跳天鵝湖的師長有什麼錯?是他們跳太矬、丟臉嗎?建中的麻辣女鮮師呢?她雖然作風前衛,卻讓學生服氣乖乖上課;鋼管校長又怎樣?他是逗學生,又不是給全國人看,如果不是記者搶新聞,高雄以外的人會知道嗎?大陸上忠臣岳飛墓前有著名對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同樣地,鋼管何辜啊?非要把它聯想成不好的嗎?

讓生活放輕鬆吧!看過表演的學生,每個都很開心,天真的笑容是最美的化粧品;學生家長也心懷感激。要明白啟智的學生並不易照顧,不管是教他們的師長,或是生養他們的父母,都需要大眾的支持與掌聲,他們要的只是快樂。

尤清琳/警官(台北市)】

我不會跳舞,但我喜歡欣賞他人舞技表演,尤其是能秀出「人管合一」的鋼管舞。

和許多的藝術表演或創作一樣,祇要有人敢越出傳統的世俗眼光,必定惹來「有色」的置疑。基本上,這樣的譏評對於一位專業、敬業而忠於觀眾(甚或取悅自己的學子)的表演者來說,顯然是不公平的。

記得在七0年代我們的社會是不容許男人留長髮的,女人只要稍加裝扮即會被認定是從事特種行業,但曾幾何時,我們的長髮男人滿街跑;我們的女人露背又露臍,說真的,礙到誰了?

一場賣力演出的「鋼管秀」絕不等於色情,除非有心人士在過程中動了手腳;否則應受到專業的尊重。曾經因工作關係探詢鋼管女郎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演出,他們的回答是:為了生活,也是興趣,這樣的表演並沒有什麼不好。的確,較之於現今社會許多人對價值的扭曲,他們靠的可是實實在在的舞技在謀生。

無可置喙的,鋼管秀的表演,因舞者使勁的扭動全身並配合鋼管做各種磨蹭動作,容易讓人有性的遐想;但自古迄今,藝術與色情本就始終糾葛不清,何妨多了一項鋼管舞。難怪佛陀要說:「座上有美女,座下無色情」這樣的誡律。

帶給學生快樂的校長…

【2000.12.24 聯合報  陳信竹/建築業(高雄市)】

我曾經參與過社團,也因此認識了許多在啟智學校就讀的學生、他們常因為身體上的缺陷而遭受外人異樣的眼光,也因此感到自卑,他們並不渴求別人的重視,只希望有人能關心他們,能給他們帶來一點歡笑,除此之外別無所求。日前高雄啟智學校的校長為了讓這一群學生快樂,不惜放下身段跳起豔舞,從電視畫面中,我看到了大家天真的笑容,這是世界上最美的呀。

要「教」學生是很容易的,但要如何掌握學生心中的感受則是非常困難,一個好的教育工作者除了傳道、授業、解惑之外,是否也該考慮到學生情緒的感受。啟智學校校長的表演讓我見到了這群有缺陷的天使最純真的笑容,相信在他們的心裡甚至家人的心中都有著無比的溫馨,試問當今社會有誰能做到呢?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6th, 2013 at 10:48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