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閱讀後現代》觀看自己的痛苦─漢娜.威爾克的女性主義身體藝術(上)

without comments

【2006.07.13  文/宋國誠(文化評論家)】
386990430_2ffdb3374a_m為什麼女性一定要嬌豔欲滴、千姿百媚以供男性愉快的觀賞?為什麼「男看女」總是大呼小叫而「女觀男」卻要偷偷摸摸?為什麼女性的「形象與體態」(image & figure)非要裝置成男性歡愉視角下的情欲獵物?為什麼女性內在的秘密、隱痛、疾病與死亡,始終進入不了人類的視野?為什麼同樣是人類的女性只能「假可愛」卻不宜「真難看」?

女人非要讓男人看得舒服?

女性身體,一直是人類藝術史千年不廢的材料,是文藝創作和藝術審美不朽的主題。但即使女性身體始終是藝術創作和觀視的對象,但並不表示女性的身體─女性的欲望、健康、成長、社會遭遇、異性侵害、生老病死等等─受到應有的重視。女性身體實際上是藝術、商品、政治和男性歡愉的「異化體」,是男性自我價值發燒與膨脹的媒介物。20世紀中期以來,隨著女性主義的高漲,女性解放最終被歸結於身體解放,於是,解構「男性觀視倫理」乃成為當代女性主義藝術實踐的核心使命。

2005年,一個以「內心狂喊:當代藝術中女性健康的視覺化」(Inside Out Loud: Visualizing Women’s Health in Contemporary Art)的展覽,在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市的華盛頓大學展出。以「性別表演」(gender performance)和「女性噩運」(femme fatale)為主旨,已故的美國女性主義行動藝術家,當代身體藝術杰出的貢獻者漢娜.威爾克(Hannah Wilke, 1940-1993),再度引起人們的重視,特別是漢娜.威爾克晚年以攝影鏡頭忠實記錄母親和自己遭受癌症侵蝕而腐朽的身體,至今仍令人驚愕與同情。

漢娜.威爾克和另一位英國藝術家喬.史班斯(Jo Spence, 1934-1992)並列為20世紀中期兩位知名的女性主義攝影家,兩人的表現形式雖不相同,但藝術理念相當一致。「女性主義攝影」(The Feminist Photography)並不是指一般由女性專業人士所從事的攝影活動和作品,而是一種以「女性視角」為基點,以極端個人化、反主流化和現實介入性的態度,以女性自己的肢體、欲望、想像和情感出發,來審視和評價自身與外在世界關係的藝術活動。女性攝影是一種女性「自我再現」(self-representation)的行動藝術,她們質疑「女性只有赤身露體才能進入展覽室和博物館」的律則,反對女性必須讓男人「看起來很舒服才能成為『藝術品』」的偏見。強調攝影的生命不是「按下快門」的男人(攝影師),而是鏡頭下表演的女人(被攝影者)。「女性主義攝影」的基本思想是,女性一直是男性欲望之「暴力再現」(violent representation)的產物,女性必須重新定義,並且是自我定義,而這個定義權,在歷史上始終操縱在男性的手上。

解構男性意淫邏輯

漢娜.威爾克1940年生於紐約,早年在費城的「泰勒美術學院」(Tyler School of Art)學習雕塑和美術,1961年獲得藝術學士學位,畢業後在紐約曼哈頓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教授雕塑,1993年因癌症病逝於紐約。漢娜.的威爾克作品既難以歸類定型,也難以通俗和市場化,儘管她的作品受到「抽象表現主義」、「極簡主義」和「概念主義」的影響,但隨著後期作品的特殊化,其作品越來越難以劃入某種特定的「人體藝術」的類別,相反的,她的作品甚至可以反向定位在「反/身體唯美」的範疇。在美國,主流地位的藝術機構向來羞於展示漢娜的作品,但她的作品卻在巴黎和北歐地區大放異彩。

1970年代,漢娜.威爾克以製作「動畫表演」(videotape of performance)開始成名,但也爭議四起。一開始,漢娜.威爾克以展示女性之「性」(sex)和「性欲」(sexuality)為題材,創作的領域不出「情色身體」(eroticism of body)的範圍。但很快地,漢娜.威爾克發覺了女性身體在男性視覺領域中的「受役性」(enslavement)和「俘擄性」(captivity),體認到這種不能使女性在自己的身體展示中獲得歡愉的身體藝術,不過是一種「他愉性」(enjoyment for the “Others”)的表演。在威爾克看來,一部人體藝術史不過是依據男性欲望而打造出來的「身體觀賞史」,一種以男性為審美主體、滿足男性視覺淫欲的窺視產業。人體美學是一種很狐疑、很弔詭的「他者藝術」,在應該運用什麼樣的藝術思維來形塑女性身體美感的問題上,女性是很少能夠「自我置喙」的,反而被一種根深蒂固的男性欲望所規範。漢娜.威爾克堅持,藝術不是男性的慰勞品,於是漢娜.威爾克從裸露女性身體來「展示」美感,轉向「展示」男性對女性身體裸露的觀視形式,而體驗男性窺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成為被窺視者」,在男性的「視姦」與「意淫」中體驗男性的欲望形式,並以干擾、攪亂、阻斷、解構男性觀視結構的方式,來重現女性身體的本質。於是,漢娜.威爾克開始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媒介,以她自創和獨特的身體表演來展現那種由男性眼中發出的、對女性身體的壓迫和詛咒。

作品:《姿態》

386990531_ace3308b47_m1974年,片長35分30秒的動畫《姿態》(gesture),以身體形態和表情不正規、不尋常的變化,通過身體語言和文化欲望之間最直接的連結,來解構人們對身體的觀視習性與認知結構。《姿態》的創作理念是建立在對傳統審美意義上「美麗」(beauty)概念的辯證反思,也就是一方面賦予身體各種潛在的變異能量,突顯並豐富身體本身所隱含的複雜的文化承受力,一方面通過視覺反效果和認知反差,來干擾、破壞、解構「身體之美」的定型概念。在《姿態》中,漢娜.威爾克直面鏡頭,擠眉弄眼,以各種重覆特寫和連續動作,或者讓兩眼凹凸變形、用力搓柔臉部、拉扯皮膚,或者裂嘴吐舌、痛苦微笑。漢娜.威爾克把身體當作一種雕塑原料,一方面藉以諷喻人類任意變造身體形貌的意志暴力,一方面又把身體「流體化」和「綿體化」,改變身體的物理屬性成為具有「意志媒介性」的文化身體,一則藉以拆除女性身體固化的定性符號,一則表現女性身體在文化占用(cultural imposition)下的脆弱性。顯然,在早期的作品中,漢娜就試圖放棄「藝術譁眾/身體取寵」的觀念,嘗試將身體的「不舒適」(ill-at-ease)和藝術的「唯美感」(estheticism)對立起來,打破傳統上將女性身體視為欲望獵物的文化桎梏。

作品:《哈囉,男孩》;《透過大玻璃》

1975年的《哈囉.男孩》(Hello, Boys),漢娜.威爾克以一座大型魚缸為舞台(語境),在鏡面背後,赤身露體的伴隨搖滾音樂表演色情舞蹈。漢娜結合表演者和被觀賞者的雙重身份,以「美人魚」為藝術隱喻,以色情舞蹈為視覺召喚,藉以表現女性被補捉、被畜養、被玩賞的本質。作品取意「欲望觀賞」為主題,旨在諷喻傳統上把女性視為「欲望美人魚」的男性凝視(male gaze)。魚缸在反諷傳統上被定義為「悠游自在」的意象,但實際上魚缸一如「欲缸」,它是男性欲望的集水器,是女性身體的牢籠。在魚缸中,女性以男性的「欲望儲水」而被豢養著,女性自以為自由自在、衣食無愁,但實際上成了男性賞心悅目的觀賞物。相同理念的作品還有1976年的《透過大玻璃》(Through the Large Glass),漢納在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 1887-1968)的名作《大玻璃》(The Large Glass)背後表演,作品再現了歷史中女性身體如何被色欲化,女性裸體如何被大眾化、商業化的歷程,徹底揭露了女性身體淪為男性欲望消費與商業交易的本質。(待續)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26th, 2013 at 12:59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