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荷蘭紅燈區性工作者享有抬頭挺胸的尊嚴,台灣為了都更利益蹧蹋拆除百年青樓古蹟

without comments

【2014.08.05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 國際‧生活‧社會 by 換人

「我想請問可以3P嗎?」一名同行的遊客好奇問著。

「可以,但是你必須付雙倍的價錢。」博物館負責講解的性工作者面帶微笑地解釋。

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這一回,我換到的是一次性產業的解密與思想撞擊。

連續吃兩天、三餐都是速食店的1歐元漢堡,再加上借宿台灣友人於阿姆斯特丹的住處沙發,在食宿省下足夠旅費的我,決定參加阿姆斯特丹許多當地的旅遊機構皆會舉辦、要價25歐元上下(約為台幣1000元)的「紅燈區」(Red-light district)導覽。

DSC07975-拷貝

清晨抵達阿姆斯特丹的第一站,即是誤闖位於市中心紅燈區,並也開啓我們的緣份,我的好奇。|作者提供

紅燈區導覽相當特別並熱門,同一時段依語言(英文&德文/英文&西班牙文)開設兩團,一名導遊帶領約15至20名遊客。不過,這裡的導遊身分特殊,而且頗具說服力——因為導遊自己即是當地性工作者。

晚上七點天色漸黑,霓虹四起,我們跟隨著導遊走進大小巷弄,她帶領我們走訪一般觀光客走馬看花並不會發現的風景。例如,一片皆是變性者的性工作者櫥窗區域、在當地訂價最高的櫥窗,落腳於最狹小的巷弄中。(導遊向我們解釋,因為最狹小的巷弄隱私極高,客人身分不容易被發現,故一次性交易訂價最高。)

DSC07972-拷貝1

清晨尚未睡醒的阿姆斯特丹,運河兩岸的紅燈區亦如是。|作者提供

導覽行程除了走遍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各地,導遊帶著我們到一處私人開設的紅燈區迷你博物館。博物館的所有人在紅燈區工作已近40年,退休後決定自己經營這座展覽空間,展示紅燈區的歷史淵源,以及商業體系。然而,博物館裡精彩之最,即是這名主人分享她的從業歷程,與開放「你可以問任何想問的問題」時段。

正如開場有成員好奇3P,也有成員想知道交易談妥後的潛規矩,或詢問不同種類性交易行情價碼。面對接踵而至的提問,眼前的主人就她多年累積的經驗,一五一十地詳答。

「我20歲入行,經過近40年在這裡工作,我必須坦白地說,我並不後悔當初入行、成為性工作者的決定。」主人和我們分享,當她剛開始有收入後,並沒有計畫性地運用那筆錢。她把錢都揮霍在買衣服、甚至坐計程車去超市買菜。「我唯一後悔的是,當時我沒有把那些錢用於受教育。」

DSC08685-拷貝

展示紅燈區歷史與商業體系的迷你博物館主人,正回答著所有參加導覽遊客的提問與自己的心路歷程。|作者提供

「在我退休之前,曾經思考我應該做些什麼,基於我對這座城市的熱愛,我決定成立這座小小的展覽空間,並讓更多人藉由講解與問答形式,深入瞭解性工作者這份職業,更重要地,消弭大眾對性工作者的歧視。」主人相當讚賞性交易合法化的阿姆斯特丹。

「因為完善法律制度的保障,使我們再也不用擔心交易後,和客人產生的金錢糾紛,甚至和經營者拆帳不合理的待遇。過去我們只能偷偷摸摸地做生意,現在,我們可以抬頭挺胸地走在紅燈區裡。」主人藏不住她的喜悅與驕傲,「我們從事性交易,但我們也應該享有工作者的尊嚴。」

DSC08700-拷貝

晚的紅燈區呈現阿姆斯特丹的另一面貌,霓虹閃爍,耀眼迷人。|作者提供

荷蘭社會給予性工作者高度尊嚴,然而遺憾地是,台灣社會給予性工作者的,則是冷漠與無情,甚至糟蹋。「那個人,還活多久?」在文萌樓都更審理會議出現的一席話,宛若一面鏡子,照出人性最醜陋的一面。發言者直言要將城市不光彩的一面消除掉,為了在他認知裡前景看好的都更經濟利益,決定抹滅十八世紀河岸經濟榮景下,風花雪月文化的歷史記憶。

這個社會裡有一群人,長期受短視近利的陋習所礙,看不見文萌樓蘊藏的文化價值。然而除了文萌樓外,近日位於艋舺過去寶斗里的遺跡也已逃不過拆除的命運。一座日治時代至戰後,全台灣最大的藝樓,具有巴洛克式建築風格的清雲閣,上週六已化為塵土。這一群人始終不明白,這些他們認知裡的「聲色場所」,作為性產業、歷史文化傳承基地有何意義?

10256422_670675719677678_3085769530711565133_n

建商與地主的短視近利,犧牲的是累積百年的文化底藴。位於艋舺寶斗里的數座遺跡,近日遭到無情拆除。|Photo Credit:西京文化組織發起人黃適上

最好的例子近在眼前。荷蘭告訴我們,政府與民間力量齊力保留性產業文化,並試圖將她們的經驗,藉由全球觀光客到訪機會,分享這些先進、開放觀念。盼望有緣的遊人們,能夠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性產業合法化的重要性,更可貴的是正視性工作者的人權與尊嚴。

一樣是小國,荷蘭的高度視野與人文關懷,值得全世界為她驕傲。一個國家的成熟,不在於國土大小,而是照顧每一個國民,使每一個人皆有所養,這是一切文明發展之本。然而我們還停留在封閉守舊的觀念裡,與不光彩打轉。正如同台灣性教育改革之路走得跌跌撞撞一般,我們對自己的身體從來不夠誠實,不正視自己、甚至每個人的性需求。違背人性,這是社會悲哀。

的專業論述。近日透過文萌樓的保存文化議題發酵,重新喚回社會的注視。真的不該再繼續沉默了,正是因為我們過去的冷漠,使得性工作者們成為弱勢,使得他們期盼的改革,在辭世前都未能如願。

我們的文化底蘊,正以難以想像的速度快速流失當中。沒有文化,猶如沒有創意發揮的起源,更別提產業。荷蘭民間將他們自豪的紅燈區文化,透過深度旅遊行程設計的創意,或許規模稱不上產業,但成功實踐體驗經濟的發展可能。我們還要繼續被房地產思維出發的經濟綁架多久?若從文化創意角度切入,有沒有任何兼顧人權、文化與經濟價值的潛力呢?

對一個窮學生來說,25歐元的收費並不便宜,但這導覽的內涵與精神值得一切。在那一刻,25歐元並不只是25餐1歐元漢堡,而是一次難能可貴的思想撞擊與收穫,擁有極高的附加價值。

「文創不在產值,而在感動」,這趟紅燈區導覽已讓我深深感受感動的真諦。

看到反廢娼領袖麗君病逝後,選擇文萌樓作為人生最後一站的新聞,我一直不自覺地想起相隔千里的阿姆斯特丹,有一名從業40多年的性工作者,仍正在她用心佈置的空間,述說著她與那座城市愛的故事。

可以想像,她的神情,一定依然為自己驕傲著。

資料來源: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60679/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6th, 2014 at 10:51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