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方刚:男公关是这么一回事

without comments

 

■本刊记者/张雄

他们来自底层,他们青春、阳光,他们都是“人精”

方刚并不喜欢被人称作“卧底”。

“我在夜总会里是亮明了身份的。而且,我也没做男公关,用他们的话说:我太老啦。
生于60年代末的方刚今年从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院博士毕业,他的毕业论文是《男性性工作者男性气概建构的质性研究》。2006年四五月间,他以深圳某夜总会“客房营销员”的身份,与该夜总会的男公关们“亲密接触”两个月,并最终完成该论文。

“全世界对于男公关这个行业的系统研究很少。”方刚说。“男公关是我研究男性气概最典型的样本,男性气概的多样性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比较突出。我研究的男公关,不是研究他们的性生活,而是研究他们的性别。”

研究对象的特殊性让方刚一下子成了媒体追逐的宠儿。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新鲜:多年来的“性学研究者”身份原本就是公众注意力的代名词。而在进入性学研究圈之前的10年记者经历,使得他成为媒体的天然合作者——他知道你要问什么,怎样回答让对方满意,等等。不过,方刚说比起男公关察言观色的本领,他还差得远。

他们让我很感动

为什么要实名进去研究?

我一开始也想隐姓埋名,怕公开身份人家不理我,但是隐姓埋名有更大的风险,导师说你这隐姓埋名是卧底,在深圳那个地方几千块钱买你一条胳膊。所以后来就想如果公开身份,可不可以?

当时说想办法领我进去的那个人,我们叫做看门人,一听做调查吓死了,这在中国是一个非法产业,你真写出一个东西来,谁也不敢让你去。

后来深圳有个朋友,领着我们直接去夜总会,找到一个管理者。人家一开始很高兴,以为来开房间,后来说要研究这个,说话都哆嗦了。不过见面之后一聊还挺投机。我跟他说我以前研究过什么人,做性调查我的信誉很好。我说我对性产业没有歧视,没有偏见。然后说一定会保密,论文正式出版之前我肯定会给他看。

单说这个他们还是不信任,当天也没有答应,他是里面客房的经理,是一个具体管事的人。两三天之后信任感建立了,我说我以什么身份进去,他也认为隐姓埋名不好,太伤害公关感情,而且研究伦理上也有点不太好。他说你就说写夜生活研究的论文,我说行。

但是进去之后没有人问你干什么来的,深圳那个地方没有人关心你是谁,就是认为你来挣钱的。后来发现挺安全地就把这个事做完了。

他们有好多部门,我是客房部,就是管包间。想办法把客人领到包间来消费。客房部跟公关有很大关系,因为没有人会在外面点公关。所以就会跟他们有很多密切的接触。

你接近男公关时,他们对你这个外来者态度怎么样?

那些人非常好,甚至比一般人交往起来容易得多,待人非常真诚热情。他们知道我是客房部的,就会挺客气,会常关照你说,“方哥你喝水,一下子你心里就暖暖的。”

这个可能是职业性格了。

一方面可能原来就不错,一方面也可能职业强化了他,不光是对客人,对别人也是一样。

后来他们知道我的目的了,跟我交往最密切的公关,我试着跟他说我写这样的论文怎么样,他说就应该写写我们,我们这行不像社会上说的,把我们描写成面黄肌瘦,我们没那样的。他们看我写这个都挺高兴。

有个小伙子跟我说,你做研究应该不光是看我们这儿,也得看看别处。我说别耽误你事,因为生意最火的时候就是周五周六,他说我领你去,就得这个时候去才看得到。这个让我很感动,他们还会把圈里最好的朋友约一块儿跟我聊,这个费得都是他的时间和精力,最后他还来买单。

多数男人干不了这行

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媒体上面常把男性性工作者描写成外表枯槁的形象,我所接触的那些男公关,每个人都挺阳光、青春的,有些人只是比较瘦。他们都否认从事性产业会对他们身体有太大的影响,他们夜总会客房营销部经理申哥也说:“他们都很会保养自己的。”

很多人都幻想觉得,干男公关不错,又挣钱又有女人,挺风光。其实没几个一出来就做这行的,好多都是来自非常穷的地方。没有人一出来就直接进性产业,都是先干别的,比如小区保安、酒店服务员之类。在深圳那个地方,学历低的,来自于农村、小城镇的孩子一天干十几个小时,一个星期干7天,这样一个月下来只挣七八百块,太难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发现,有这样一个行业,一下子能赚到原来的十几倍。

我们经常在车站看到那种广告,夜总会招聘男公关,他们都是那样被招过去的吗?

那些大多都是行骗的,骗子收走了引路费就闪人。真正的夜总会不会那样招聘,他们一般都会在门口立个牌子:招聘男服务员。很多人进去确实是干服务员,时间长了,对里面的事情慢慢了解了。有别人引一下路——有的管理者说,要不你试试这个吧?是个很自然的过程。还有的可能在酒吧里跟老乡聊,你挣那么少,还是跟我去做公关吧、做仔吧。还有的在酒吧里跟客人聊天,聊出一定情趣来了,后来有了关系,总之是一步步进来的。直接上来做的话,首先心理就受不了。

怎么受不了?

我也看到很多人过来应聘,一晚上没呆完,扭头就走,干不下去。那种气氛、情绪,那种被客人点的状态,他受不了。而且进一步,跟客人发生关系你也受不了,男人跟女人不一样。你想那些客人,老的,丑的,你没感觉。连那儿的经理都有些不明白,这些公关怎么能做成?后来他问过一个公关:这样恶心的女人你怎么也能做呢?人家说,嗨,眼睛一闭,想她是巩俐她就是巩俐,想她是章子怡她就是章子怡。关键是把它当成工作了,没把它当成性,没有觉得是在做爱。大多数人做不到,过不了这个槛。

女人找男公关跟男人找小姐完全不一样。也有上来点了就走的,那样的少。女人要谈出感情、情趣。很多都是一聊聊上几个月,聊出信任来。所以客人对公关要求非常高。能留下来的公关,我觉得都是人精,都非常聪明。他们可能学历低,但是知识非常丰富。对女人非常了解,看见你就知道你想听什么想说什么,你想干什么你还没说呢他就替你干了。

男公关们都是情场高手。

没错。有些人可能就是特别能聊天,不是海阔天空得让人一见就烦的那种,我觉得这可能是个性。有个公关,家里兄弟姐妹有六个,他说家庭环境使得他从小就琢磨该怎么说话才能讨爸妈喜欢。还有的家里面是村长,打小就学会了社会上那套,看都看会了。

公关这行里有一句话,就是:“我们这行是靠嘴吃饭的。”所谓“靠嘴吃饭”,就是要讨客人的欢心。如果把客人哄高兴了,不一定退场时才给你钱,随时可能拿出钱来给你。公关们说,身上可以不带烟,但必须要带打火机。离老远看哪个客人掏出烟来,赶紧过去给人点上,再看能不能跟客人聊上一两句。我们可真是学不会那一套。看你的眼神表情,就知道你心里想的。咱要是能学会那都是情圣了。

前两天我还碰见一女孩跟我说,以前有个男公关的朋友,对我那个好啊,我觉得跟他呆在一起最舒服,我最信任他,现在想起来可能跟职业有关系。我觉得这得分两方面说,如果说他个人没有到那个境界,他很难做成这个职业;另一方面他做了这个职业,可能更进一步促进了他那个本领。所以说,我觉得男公关是很出类拔萃的一批人。

为什么我跟他们交往特别容易呢?就是因为他们特别体贴人,特别与人为善。对女人如此,对男人、对同事也是那样,很讲义气的。这点跟小姐完全不一样。我的导师做过小姐的研究,小姐是什么人?她们是职业说谎者,你问不来真话,但是公关不一样,他们给人的感觉很真诚,而且交往时间长了就会知道他们说的的确是真话。因为对于有一定社会经验的人来说,谎话一下子就能听得出来,人家会感觉不对劲。

后来我还跟看门人聊起这个问题,为什么小姐和男公关差别这么大,就是因为他们要讨好客人吗?他说你看小姐接待的都是男人,男人就不太把小姐当人。你让小姐跟他们能有实话吗,能有好的交往吗?但是男公关跟女人不一样,女人觉得要有情趣我才上床,像情人了才上床,而且一次好了还会再来找,有的客人找了半年。女人她需要安全感,总是不断换男人她也会害怕。

最怕客人当成一夜情

哪些人会去夜总会找公关?

每到周末,会有许多香港女人专程来深圳的夜总会消费,这些女客人多是香港社会的中下层收入者。而女客人中的大陆人,有企业主、经理人、二奶,在大陆属于有钱人了。

经常是几个女客人一起,进到客房里问,你们这儿有仔吗?能陪我们唱歌吗?很自然的聊天,没有人一进来就说:我要找公关。还有一种方式,男公关到大厅里,去扣女,就是自己主动去发展。但这个成功率很低,十个里面有一个成了算不错。一开始上去聊,人家能理你就算不错,因为很多客人就是想唱唱歌。好不容易有愿意搭理的了,跳跳舞,感觉还不错。再进一步,人家知道,噢!你想发生关系了——人家以为你是搞一夜情呢。公关得试探啊,就怕被当成一夜情啊,白费力气,说您会给我多少钱,人家说“啊什么,给钱?”碰到这样的就倒霉了。又浪费时间又浪费感情。

不过,如果碰到长得好看又年轻的客人,又没有别的客人可以扣时,他们也会愿意出去免费玩一次。当然这样的机会不多。

他们干这行什么心态,就是为了挣钱?有没有定个目标,达到多少就收手?

大多数人觉得干这行就是图赚钱,而且有规划。比如说干个两三年,或者存够50万,然后就转行,谁也不可能长干下去。这是碗青春饭。

男公关的终极目标,用他们的话来讲,就是让客人特别喜欢他,让他一步到位,给他车,给他房子,再给他一个公司。深圳夜总会有很多这样的传说,就是公关最后当老板当经理了。为什么能做成,就是因为是人精,他在夜总会能这么出色,让他管理一个公司,他也能行!

大家都指望着做这样的幸运儿吗?

那是每个人的幻想,这样的机会也确实有,不过真要选择时,他们也会掂量。有一个小伙子跟我聊过,我相信是真的,客人一下就看上他了,想让他去公司上班。但是他不愿意,总觉得那个客人常出夜场,现在喜欢我,三个月之后把我扔了,那我的客户资源不是全没了吗?

有人说,男公关们平时都要吃壮阳药?

不,我觉得大多数人不吃。他们都很在意自己的身体,有人会配一种酒,泡蚂蚁,管不管用我也不太懂。很少有人敢吃药,但是客人让他们吃,有的能适应就同意了,也可以拒绝客人,介绍别的公关来,不是完全听客人摆布。通常,香港来的客人,都会让男公关吃药。

有的客人不想带套,他们自己都要求带,主流媒体上有些性学家说性工作者是艾滋病传染源,我觉得不对。我看他们是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员,他教育客人要用套,说我接触这么多人,万一有什么事对您影响多不好。有的客人实在不同意就不做了,真没有敢不带的。谁会为挣点钱把命搭上,没那么傻。

封闭文化中的心安理得

男公关们会不会心里特自卑,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我觉得这个其实还有一个是文化,在他的小圈子里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在夜总会里干这行司空见惯,大家不会觉得特别反常和变态。另外,整个文化对他们有很强的支持系统,首先深圳这个城市笑贫不笑娼,再往下夜总会就不用说了。所以在那个环境下他们不会自卑,不会有内心冲突。但他们跟圈子以外的人一般说自己在售楼处工作,或者是在夜总会做客房营销员,不会说在公关部当公关,有意把自己和外界隔离开。

一般做公关的收入怎么样?每天都会有客人点吗?

有高有低,我接触比较常见的一个月一两万是有的。我在的夜总会最熟的几个人,他们一个月有1万到3万,平均两万左右。也见过惨的,有个小伙子,他做公关两个星期没开张。家里没钱,出来做搬运工,结果干了半个月一分钱没给。就想进夜场,有人给他引路,引进来了,但是一直没有人点他。那小伙子说话害羞、脸红。就是有点不适合这行,还得慢慢磨。

一般来讲,他们一个星期做一到两次。每次起价1000元,没有人会真只给1000元,客人高兴了,就会给5000元,或者两三千元。有时候他们也会想办法多要点,说我手机没钱了,能不能帮我充1000话费。我觉得运气好的时候会有几万,少的可能也就一个月1万。我原来接触过一个高级的,出街起价就是4000元,但是都给六七千,不一样,就是看个人。

高档是什么概念?

工作场所好,档次高,客人档次也高,五星级的,但是能进那个场所是非常不容易的,会有各种各样很偶然的机遇。一方面长得帅,能说会道,天赋好。也有一些肌肉像健身运动员一样,不是咱们一般的肌肉,都是一块一块的。女人隔着衣服一摸就兴奋,价钱就好商量了。

我没糟蹋国家研究经费

回到你研究的课题,男公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男性气概”?

这是一个复杂的建构过程,它会根据时间、地点、人物的不同有一般变动的过程和趋势。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同样女客人里买性,但是女客人不一样,他表现出来的气概就完全不同。有一个男公关就讲过,他印象最深刻的几个女客人,完全不一样。有一个女客人就是比较凶悍,上来就骂他是鸭子,凌辱他。他感觉内心委屈和自卑,但是又没有办法。他有危机感,从属,被动,受压迫。第二个人是个50多岁的女客人,把他当孩子,像母亲一样疼爱他,说他特别像她的初恋情人,抚摸他头发,这个时候他觉得特别温暖,他自己感觉就像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女客人稍微漂亮一点,30多岁,他觉得很有激情,就像一夜情一样,但是实际上客人并不是这样,在这个情景上,他实际上又是另外一种“男性气概”。

有人说你两个月在深圳花天酒地,糟蹋了国家不少研究经费。

这个让我很恼火。两个月我得吃住,得请公关们吃饭聊天,送他们小礼物,花4万块钱算多吗?而且那些研究经费都是私人捐款,青年性学论坛是私人做的,我自己出的那部分钱更是私人的了,没有浪费国家资源。政府不会支持这种调查,会觉得见不得人。我觉得那些贬损性研究的人,背后的概念还是觉得性这个事情不好,不是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就贬损,清华的女博士卧底研究饭馆就行,我研究性产业就下作。孔子都说食色性也,我很想把这个观念传达出去,任何一个学术研究都有价值。

男公关的共同点

方刚通过对其中11名信息提供者(男公关,其中包括一名前男公关)的深入访谈,了解到他们的共同点是:

◆ 学历均不高,除富哥大学毕业外,其他人均为初中或高中毕业,甚至小学辍学;

◆ 除小付来自贫困省份的大城市外,其他人均来自农村、中小城镇;

◆ 小付、富哥到深圳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几个月后直接进入性产业;其他人做过的工作均是工厂工人、小区保安、酒店服务员等;

◆ 他们进入性产业时,年龄以20岁至24岁为主。

女顾客来源

深圳男公关的女顾客主要来自香港,其次是台湾。申哥说,只有约20%的女顾客是内地人。但北京的信息提供者说,他们的女顾客中大陆女性占到一多半。两地女客人均以四五十岁的居多,三十岁以下的和六十岁以上的都很少。

每到周末,会有许多香港女人专程来深圳的夜总会消费,这些女客人较多是香港社会的中下层收入者,如公司职员、政府公务员、小企业主等等。申哥说,香港的有钱人不会来深圳消费,而是在香港消费,或者去泰国和马来西亚玩。深圳的消费和香港比起来非常便宜,所以来的人多是为了省钱的。而女客人中的大陆人,有企业主、经理人、二奶,在大陆属于有钱人了。

夜总会的部门分工

楼面部

楼层的服务员

咨客

自己来的客人由他们领着进入大厅

DJ:客房点歌员。

营销部:客房推销;

公关部:男公关;

礼仪部:小姐

酒水部:负责送酒水的。

信息提供者飞飞曾生动地解释说:“做营销是把客人弄进包房,而做男公关是把客人带出夜总会,弄上床。”但不同部门又是互通的,比如营销部的男女营销员也可能陪台甚至出街,而公关部的男公关和礼仪部的小姐也可以向客人推销客房。DJ均是女性,偶尔也会陪台或出街,但其他部门的人员则不会。

文中资料均引自方刚《男性性工作者男性气概建构的质性研究》

(责任编辑:王伟)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nd, 2014 at 11:54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