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法國奧賽博物館 世界女陰名畫現身公演

scr-cap_WLGHr_600x0

圖:Quoidenews dailymotion 截圖

「我只是將繪畫中見不到的視角呈現出來」 ── Deborah de Robertis

五月底,盧森堡藝術家 Deborah de Robertis 在法國巴黎奧賽博物館,上演一場「露西」行為藝術。評論對她的行為褒貶不一,有人認為那有損博物館的莊嚴,同時亦有人欣賞她的勇氣和創意。繼盧森堡之聲報訪問之後,今月初她再接受法國媒體 Le Nouvel Observateur 的邀請,親身解釋這作品背後的理念,說明那是挑戰權力的實驗。

origin-world-nude-actual-art_3wMp7_600x0

Gustave Courbet, L’Origine du monde (Origin of the World) (1866)
 

5 月 29 日 Deborah de Robertis 到奧賽博物館在 Gustave Courbet 作品 “L’ Origine du monde” (Origin of the World) 之前,進行其創作 “Mirror of Origin” 。她身穿一襲金色的連身裙,步入藝術館,在 Gustave Courbet 畫作前,坐下打開雙腿,用雙手張開陰唇。她的行動即時引起觀眾注意:有人拍照,有人鼓掌。然而諷刺的是繪畫的陰部可以供奉在博物館任人欣賞,真正的陰部露出卻落得被批低俗的下場。保安隨即趕到,請群眾離場,並對 Deborah de Robertis 作出勸籲,但始於沒法說服她停止進行作品,最後請警員將她帶走。其後兩名保安更就 Deborah de Robertis 的創作,提出露體狂 (sexual exhibitionism) 的投訴。

「如果你忽略語境看我的行為,或者會覺得我是露體狂。但我必須強調,這不是一時衝動。」 Deborah de Robertis 在盧森堡之聲報 (Luxemburger Wort) 的訪問中回應。她進一步說明作品的意義,指 Gustave Courbet 的畫作題為生命起源,但畫中的陰戶沒有張開,並未呈現出女性陰戶的那個洞,她解釋:「我只是將繪畫中見不到的視角呈現出來」。

在 Observateur 的訪問中, Deborah de Robertis 指今次在奧賽博物館的行為藝術,是作品系列 “Memory of Origin” 的延伸。一年前,她開始 “Memory of Origin” 創作時,便穿著這襲象徵 Gustave Courbet 作品畫框的金色裙子。早在 5 月 29 日之前,她已曾在奧賽博物館拍攝過一次 “Origin of the World” 。並認為該作品反映她對 Gustave Courbet 畫作的觀點。

至於 5 月 29 日的 “Mirror of the Origin” , Deborah de Robertis 旨在將性器當成眼睛,把保安人員的反應映照在生命來源的視角之上。創作期間,她將 Gustave Courbet 繪畫的場景帶到現實,並認為這是與畫家的一種親密互動。藉著行為藝術的作品,她提出一系列挑戰權力架構的問題:

「誰是支配者,誰是被支配者?誰是老師,誰是學生?哪是原作,哪是複製品?誰是藝術家,誰是模型兒?誰是凝視的對象,誰是觀者?到底是誰在觀看?」── Deborah de Robertis

張開陰戶,回歸生命之源, Deborah de Robertis 呈現的是權力的錯置,以藝術顛覆藝術的嘗試。在她眼中,性事沒甚麼特別,或者就跟 Michael Jackson 和 Madonna 一樣,不過是一個普世符號,「就像 Michael Jackson ,他打破了黑白、男女、成人小孩等一切界限」。

在藝術館展示性器,對某些人來說是難以接受,然而 Deborah de Robertis 卻灑脫地回應:「相對於社會上過度暴露色情的種種,我的行動又算甚麼?」

資料來源:「露西」不是色情,而是一場權力錯置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0th, 2014 at 1:3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