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Archive for the ‘F005-劈腿戀’ Category

老公外遇男同事 妻也愛決定「三人行」

without comments

【2014.11.16 自由時報】

600_phpKhHS05
從右到左依序是恩斯隆、琳達和佛里蘭德。(圖:《鏡報》)

〔本報訊〕瑞典一對夫妻,不僅完全同意有「第三人」加進他們的世界,3人甚至還帶著各自子女共組新家庭。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admin

十一月 17th, 2014 at 11:34 上午

婚外戀與法律

without comments

【文/李銀河】

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5659

在婚姻法修改之初有人提出,應當用警察力量來對付婚外戀。本人對此持反對態度,原因如下:

首先,實施懲治婚外性關係的法律是否可能。

從統計上看,婚外性關係在已婚人群中佔有較大的比例。根據澳大利亞的統計,一生中有過婚外性關係的人數在已婚者中佔到43%。在西歐北美國家的統計數字也都與這一比例接近,甚至更高(在男性中佔三分之二,在女性中佔二分之一)。在中國,根據我的調查,承認有過婚外性活動的人數比例是6.4%。如果按年齡組來分別統計,年輕人比年長者有過這種行為的人的比例要大得多。隨著時間的推移,老一輩的謝世,婚外性關係在已婚人群中所佔的比例預計會有較大的提高。

中國有俗話說:法不責眾。既然婚外性行為屬於在人口中有相當大比例的人都會有的行為,一旦把它規定為非法,執行起來就會有困難。困難首先來自警力不足。讓警察來處理可能涉及人口40%的人的某種行為,是愚蠢的想法。這種作法並不是沒有前車之鑑的:在80年代的某年,北京市曾試圖懲治所有觀看淫穢品的行為和行為人。警察行動開始後,立即要動用大批旅館飯店作為臨時拘留所,因為監獄、拘留所立即爆滿。最後整個行動不得不落得一個虎頭蛇尾的結局。這個歷史經驗給我們的教訓是:要動用警力懲治某種行為時,首先應當了解這種行為在人口中所涉及的範圍、比例。如果在沒有統計資料為依據的情況下貿然立法,就可能出現有法不依的現象。而訂立了用警察懲治婚外性的法律,實際上又執行不了,就會極大地傷害法律的嚴肅性。

其次,建立懲治婚外性關係的法律是否應當。

任何懲治婚外性關係的法律,其實質必定是通姦法。通姦法是中世紀的法律,為現代社會所擯棄,視之為過時的法律。如果要恢復專門針對婚外性行為的通姦法,未免過於倒退。現在全世界除了很瘋狂的宗教狂熱政權 (如某國在宗教狂熱派執掌政權之後恢復了傳統的偷盜砍手、通姦用石頭砸死的法律) 之外,很少有實行通姦法的。我們總不至於要回到中世紀去吧。

對於婚外性行為,立法者的態度有兩種,一種是效果派的做法,主張因勢利導,以當事人有可能得到的最佳結果為標準來制定法律,如西方許多國家已經或正在設立家庭伴侶關係法這種做法,允許那些不願意承擔忠實責任的人選擇同居方式;另一種是道德派的做法,即出於某種道德義憤,對當事人加以無情懲罰打擊,比如恢復通姦法。從維護當事人的最大利益的原則出發,我們的立法者應當儘量採取前一種立場,但是遺憾的是,道德的義憤總是更能蠱惑人心,使事情向著非理性的方向發展。非理性一向是人性中一種可怕的力量,會贏得廣泛的支持,「文化革命」中的道德純淨傾向就曾達到瘋狂的程度 (對通姦者給予行政處罰等)。

最後,應否動用國家權力規範私人生活。福柯說過,性是沒有任何一種權力能夠忽視的資源。當然,當福柯談論權力時,從來都不僅僅指國家權力。在他看來,權力不是屬於某一個群體的有固定邊界的東西,它是彌散的、無處不在的。但無論如何,警察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它是權力的純淨形式。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人們的生活空間會大於一個不自由的社會。把處置婚外性關係 (它是發生在有道德選擇能力的成年人當中的自願行為) 的權力交給警察和國家,無疑是每一個人自由生活空間的縮小。在增加對婚外性關係的法律懲罰的建議中,最最可悲的是,這種建議並不是國家提出來的,而是一些身為普通公民的法律專家們提出來的。我們不能不為福柯的洞察力所震驚:權力並不是集中在某一群人或某幾個人手中,它在一個提出要用法律來懲罰某種行為的普通人的頭腦之中運作;壓制並不僅僅來自國家,而且來自我們自己。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41 下午

為劈腿正名

without comments

【2005.03.16 聯合報  小石╱北市大安】

悄悄告訴您:年逾花甲的我,也是劈腿一族,而且一劈數十年,樂此不疲。

讀中學時,看似乖乖女,是師長眼中好學生;其實書桌裡擺著紅樓夢、物理課本下是泰山全集;一顆躍動不羈的心,只瞥見天邊一朵雲,耳邊彷彿就響起黛玉葬花詞或雲雀的歌唱。感謝父母賜我慧敏,讓我能在苦讀考試與神遊雲山間劈腿穿梭,還順利升學。

大學時迷上戲劇:看電影、背台詞,粉墨登場幾乎成生活主軸。課外活動開銷不小,為不增父母負荷,還兼兩份家教。忙碌間也不敢忽略自己將為人師的「本業」,還是「分神」在相關的專業課程上著力用心,以免日後誤人子弟良心不安──劈腿,讓我的大學生活充實又快樂。

踏入教壇的同時也愛上旅遊。引「入門」者竟是所教留級班的大姐頭,她帶我玩盡基隆附近名山勝景,我也引領她走出失意迷惘的青春期鬱卒。旅遊的腳步由北至南又延伸到鄰近諸國,旅途中的見聞點滴是授課時最好的花絮點綴,不但豐富了上課內容,更可提神解乏,讓學生興味盎然。如今劈腿更讓我玩遍天下,還教作文、寫遊記,退而不休。

「劈腿」原是武術功夫或瑜伽的基本動作,平白揹上用情不專的罪名,不平之餘獻出在下的劈腿史,藉以為它正名──劈腿,原有正面意義。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20 下午

最後一封

without comments

【中國時報 浮世繪  文/破布鳥】

我真的無法再和妳相好了。 記得我以前跟妳講過: 破鏡是很難重圓的, 即使重圓了, 也必然會留下一些裂痕, 而一不小心, 這些裂痕就很容易會割傷人……

霜霜:看來這已是事實,不容得我不信 了。一年多了吧?一年多,雖然偶爾會在你身 上發現可疑的唇吻;納悶妳隔一陣子便會出去 研習幾天;在家裡也經常拖到午夜才上床。但 是,基於禮貌,也基於對妳的信任與尊重,我 始終不願意去追問。 妳藉口說是學校事情太忙,想搬到學校宿舍 去住,雖然我心裡不解妳怎會為了節省二十分 鐘的路程 而搬出去,可是為了不拂妳的意,我還是去幫 妳將宿舍打掃乾淨。看妳累成 那樣子,我不但壓抑住需要,不敢對妳有太多 的要求,還幫妳 批閱週記和作文、買菜做晚餐、打掃屋裡屋外 ,這些妳是很少做的。而這些也是別 人看不到的,別人看到的,只是妳開車載著孩 子上學,到這補習,到那補習,而你也利用這 個空檔去跟別個男人約會。

這個時代是曖昧的。

雖然一年多前即有人對我多所暗示和調侃, 可是我對妳始終堅信不疑。因為,我認為愛就 要全然的信任,懷疑和猜忌只會一點一滴的剝 蝕美感而已。哥德不是說過嗎?「我們是自己 的魔鬼,我們將自己逐出我們的天堂。」因此 我不喜歡懷疑別人,即使在發現這些證物的時 候,我仍然希望妳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可是 ,看到妳慌亂、心虛、啞口無言的窘態,我整 個心都冷了。想到妳穿著我買給妳的衣服去跟 別個男人約會;想到當我在廚房正忙著弄晚餐 的時候,你卻在我的車上和情人偷情,我整個 心腸差點嘔出來。

雖然我已肝腸寸斷,但我是一個女性主義者 。我反對把任何人當成自己的財產,我始終尊 重妳是一個絕對自由的主體,但你卻把我對妳 的尊重誤解為一種不可承受的輕。我覺得這是 妳們女性內化父權價值之後,在心理上的奴化 現象,有點像沙特所謂的「被動性虐狂」。

這個時代是曖昧的,我也認為這個時代需要 一些曖昧的美感來緩和現代性的冷峻。因此, 當你說要和同事一起去吃飯、爬山、喝茶時, 我從無二話。即使在這事頭上,妳自己認為背 叛了我,而深覺悔恨。我仍然覺得妳並沒有背 叛我,妳只是做了不同的選擇。因為,我壓根 兒就不喜歡「忠誠」與「背叛」這種封建詞彙 。我們的社會在這種封建餘毒的荼毒下,不曉 得耗損了多少寶貴的生命。這種封建意識是需 要加以解構的。怪的是,妳既然敢於追尋身體 的解放,奈何又要將自己的意識禁錮在這封建 的宮闈裡呢?

我很抱歉,雖然我並不全然活在柏拉圖的世 界裡,雖然偶爾我也會與尼采 的酒神喝一兩盅,但是, 我無可救藥的愛上孤獨,就像濟慈的詩句「有 點愛上悄然的死亡」一樣。我喜歡思考,就如 同我喜歡做菜、拖地板一樣。因為,做這些事 時,我很容易栽進羅蘭巴特的「意義的廚房」 。只要我不知道如何與妳分享,就連一起散步 時,我也希望你不要講話,只要靜靜地看就好 。妳喜歡徐志摩的浪漫,我卻批評他缺少歷史 的凝視,在妳的學生週記上,我不是給了這樣 的評語嗎?「浪漫的確可以激起短暫的激情, 凝視卻可以獲致永恆的智慧。」也許在這樣一 個塑膠的年代裡,人們只需要短暫,並不需要 永恆。由於性格及嗜好的限制,我的確不夠浪 漫,經常忘了妳的生日,或忘了我們的結婚紀 念日,甚至連婚紗照我都不願意去 拍。因為我痛恨按照資本主義所給定的日常生 活邏輯去生活。

我壓根兒不喜歡過生日,不像妳的同事的先 生,可以從台北訂九十九朵玫瑰到學校對她表 示愛意。可是我懷疑這種資本主義再製出來的 愛情有幾分真誠,他只是盡職地按照資本主義 的愛情文本進行表演罷了。就像妳說的,妳非 常羨慕妳外遇的對象,夫妻恩愛,家庭生活和 樂,可是,別忘了,他同時也是一個搞外遇的 男人。

這成長代價何其高昂!

妳曾經警告過我:如果我敢跟別個女人怎樣 ,妳要把我閹掉。這當兒,妳又怎麼說呢?結 婚以來,我從未對妳說一句重話,雖然難免出 現一些「戀人鼻子上的疵點」,但這是 每一個家庭、每一對夫妻,都無法避免的日常 生活的磨難啊!的確,追尋一種沒有日常生活 磨難的戀情是非常扣人心弦的,但是,沒有經 過日常生活的磨難,妳又如何能分辨出什麼是 真愛呢?事件曝光後,他逃避了,證明了所有 的承諾都只是謊言。妳罵他縮頭烏龜,悔恨自 己愚蠢。但是,這種成長的代價是何其高昂啊 !

海德格說:「意義總是在破損時才能顯現」 。妳追尋的美夢幻滅後,才發現我的哲學並不 是沒用的。我的哲學讓我在夜夜失眠的情況下 ,還能平靜的面對妳的出軌;讓我在肝腸寸斷 的時候,還能仁慈的為妳設想後路,不為什麼 ,只是我的哲學讓我堅信:以美感始者,必須 要以美感終。我不希望在我們分手的時候破壞 了美感,即使這美感有些傷感,也有些苦澀。

妳苦苦要求我能夠原諒妳,接納妳,讓妳有 機會重新了解我,讓妳有機會補過。事實上, 我沒有權利責怪妳,當然也就無所謂原諒不原 諒了。但是,愛的動力被妳一股腦兒丟光,我 實在沒有那個力氣再愛妳。不過,相處了二十 幾年,不可能沒有一些夫妻的情分在。為了妳 的工作及將來的生活,我不但沒有為難妳,也沒 有對他提出告訴,還肯將財產與妳均分,幫妳 解決一些債務;為了不讓妳父母傷心,我也願 意協助妳演戲,直到他們離開人間。這如若不 是真情?是什麼?只是,我真的無法再和妳相 好。記得我以前跟妳講過:破鏡是很難重圓的 ,即使重圓了,也必然會留下一些裂痕,而一 不小心,這些裂痕就很容易會割傷人。這就是 我一直不願意和妳吵架的原因。
妳仍雙腳踏在現代的場域裡。

分手的事,我已經和孩子們討論過了,他們 沒意見。雖然我們無從測知他們內心會不會有 什麼激盪,但是,最起碼他們表現得和我們一 樣沉著、冷靜。妳認為不必跟孩子說什麼,我 卻認為讓他們早學著點也好,因為從社會發展 的趨勢來看,他們更有可能遭遇到同樣的難題 。孩子的監護權歸我,教養費當然也全由我負 擔,如果妳想念他們,想看看他們或是接他們 去同住一段時日,只要他們願意,我也會很高 興。因為他們畢竟是我們的孩子,這是孩子們 的權利,做父母的是無權加以剝奪的。

分手之後,妳真正解放 了,可以轟轟烈烈的去追求妳的浪漫。只是我 要提醒你,康德的一句老話:「美是理性的感 性顯現」。當妳奮不顧身的衝向後現代的愛情 戲局時,不要忘了,妳仍然雙腳踏在現代的場 域裡。至於我呢?經過這次轉折之後,我不敢 再有「標心萬古,送懷千載」的豪情壯志。但 是「寂寞投閣,埋首書帷」恐怕是我無法退去 的宿命吧?也許,也只有埋首書帷才能讓我療 傷止痛了。會不會再去牽動一張網?我也不確 定。先將兩個孩子安頓好再說吧!

妳至今仍然不願意告訴我事件的始末,我看 也就算了。雖然胡裏胡塗的被捅了一刀,實在 不好受,但我真的累了,也無力去追問了。想 睡,可就是睡不著,壓著偌大的問號,肯定是 不太好睡的。妳心思雖然細密,但是開車時, 可別因為構思而忘了踩煞車,就像妳剛學開車 時一樣,再會吧!妳好走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20 下午

與兄弟劈腿 生女認錯爹

without comments

【2005.03.18  中國時報  記者馬瑞君/台中報導】

台中市卅歲的王姓女子,七年前同時與一對張姓兄弟交往而生下一女,後來哥哥「大寶」辦妥認領手續,沒想到女兒慢慢長大後卻越看越像弟弟「小寶」。王女於是提認領無效之訴,驗DNA發現果然是搞錯爸爸了。大寶此時才恍然大悟,女友當初「劈腿」的對象竟是親弟弟。

案件的起源要從民國八十六年說起。當時正值花樣年華的王女追求者眾多,後來她選擇張姓兄弟中的大寶當男友。兩人交往穩定,並透過大寶關係認識了他的弟弟小寶,卻沒想到小寶也對王女有好感,展開熱烈追求。

王女除了與大寶交往外,私底下又與小寶發生了幾次性關係。後來王女發現自己懷孕,直覺認為小孩的父親應該是大寶,得知王女懷孕的小寶則是黯然離去。

可惜的是,王女與大寶還是沒能終成眷屬,兩人因爭吵不斷而分手。直到八十七年三月,王女生下一小女嬰後,才讓大寶以認領方式成為女兒的父親,至戶政機關辦理戶籍登記。大寶、小寶則是各自結婚成家,王女獨自帶著女兒生活,沒有結婚。原本以為這一段七年前的戀愛插曲會逐漸被淡忘,沒想到王女見女兒逐漸長大,外貌和長相越不像大寶,反而比較像小寶,因此決定邀集大寶、小寶一起到醫院進行親子血緣鑑定,再向法院訴請確認「認領無效」。

法官指出,因大寶、小寶為兄弟關係,原本還擔心驗DNA可能出現灰色地帶,無法排除非親生子女的血緣關係。沒想到鑑定結果卻可依據親子關係指數,根據DNA的分析結果排除大寶與小女孩間的親子關係,而無法排除小寶與女孩間的親子關係,從而認定女孩的生父為小寶。

法律關係可以解決,現實的生活該怎麼辦?大寶在七年後才知道,當初被劈腿的對象竟然是自己弟弟,兄弟間少不了一番爭吵而有疙瘩。小寶則是平白多出了一個女兒,自己的名字將多一次出現在身分證的父親欄上。

法官不禁好奇地問王女,既然都沒有和他們兄弟在一起,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的更改女兒的父親姓名?王女則是理直氣壯地說,要讓女兒「認祖歸宗」。不過,既然是兄弟檔,祖宗也都一樣,倒是藉由DNA,揭開了當年情史的秘辛。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9 下午

英兩女學者 各有男女伴 擁多元之愛 不承認亂愛

without comments

【2005.04.06  中國時報  記者尹德瀚/綜合報導】

兩位英國女學者三日在一場學術聚會中公開承認,她們是polyamoric(多元之愛的實行者),這個字用普通話解釋的話,就是指一個人公開擁有好幾個伴侶,這些伴侶往往涵蓋兩個性別,而且大家都了解彼此都可能另有其他伴侶。

安妮.瑞奇來自南安普敦學院,瑪姬.巴克來自倫敦的南岸大學,她們倆是愛侶,有一半時間同居,但又不只是單純的同性戀關係,因為她們都還有別的愛人,包括男性伴侶。

英國心理學會三日在曼徹斯特舉行年會,安妮和瑪姬雙雙出席,並且向與會同行公開她們之間的polyamory(多元之愛)關係。瑪姬指出,英國實行polyamory的男女約有二千人。

瑪姬說,她是個雙性戀者,一共有四個伴侶,兩男兩女,主要伴侶有兩位,分別是女性的安妮和男性的艾瑞克,她分別跟這兩個伴侶同居,另外她還有兩個經常見面的次要伴侶。瑪姬承認,她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分配時間。瑪姬說,polyamory 是相信擁有一個以上的伴侶是可以接受的;其重點係承認一個人可以同時有多個重要關係,而不是性關係可以隨便。

polyamory 存在於若干古老的文化中,在西方則是一個新現象,大約二十年前起源於美國,而後傳到英國;網路對polyamory 的散布有很大的功用,很多人是透過網路才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同好」,她們不是孤單的「怪胎」。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polyamory 仍是個嶄新的觀念,即使多元之愛的實行者也還在摸索階段,並且在摸索中創造出一些新詞。新詞之一是ethical slut(倫理婊子),指的是處於多元之愛關係中的人,通常是指女生,slut的本義常為負面,polyamory希望藉這個新詞洗刷slut的負面意函。NRE 是指「new relationship energy」,形容找到一個新伴侶後的蜜月期。frubbly 是形容詞,代表看見伴侶和其他愛人(metamour)快樂在一起的喜悅之情;wibble指的是一種忌妒的情感,形容伴侶找到新愛人時自己需要肯定。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8 下午

紛紛劈腿 教育失敗了

without comments

【2005.03.03  中國時報  楊凱文/台中(東海大學教研所學生)】

  看到本校劈腿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心中無限感慨,看到自己身旁的同學,頓時成了劈腿事件的男女主角,先不管這個事件是真是假,校方的校譽已受到影響、也讓我們同所的其他同學遭受池魚之殃,而他們自己也受到輿論攻擊、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回想上個學期在上品格教育這堂課時,每個同學總能提出一番非常好的見解,但是諷刺的是,在品格教育課堂上所談的,下了課之後,一切所習得的知識和體會,都早已拋在腦後,我們從小學到研究所的教育是不是真的能讓每個人的心智成熟,對於自己最基本的行為處事做出正確的判斷,必須打一個大問號。

念到研究所,卻仍然會犯下這種錯誤,凸顯了我們在兩性教育、道德教育上的失敗。我們不禁要想,我們的教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兩性教育、道德教育從以前到現在,往往是最缺乏、也最困難的一環,但是這兩者卻在每個人成長的過程當中扮演了極為重要的部分,深深的影響了其人格的形成以及未來的人際關係。

或許劈腿事件在這個年代早已見怪不怪,但是未來要成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們,既然選擇未來要擔任老師的職業,那麼在行為的表現上,道德操守就應該要有更高的要求,這樣才能獲得學生、家長和社會的肯定,否則未來要跟學生談品格、談道德,我們又怎能站得住腳。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7 下午

真假劈腿事件…網路素養太差

without comments

【2005.03.03  聯合報  文/樊誌融/研究生(北縣板橋)】

昨日媒體報導兩則關於個人隱私外洩的新聞,一則是藝人手機自拍照外流;另一則是網友在BBS站上聲稱自己被劈腿的真假情事,有網友將男女主角的照片公開,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兩個事件都是透過網路散佈。

這兩個事件可以分兩方面探討,一是網路隱私權的問題,另一是網路素養的問題。許多人都認為網路具有匿名的特質,因此個人在網路上的行為隱私可以充分獲得保障;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網路又是一個開放、公開的空間,任何有能力上網的人都可以接觸到網路上的訊息,所以有可能個人放在網路上的資料、照片,遭人下載、轉貼而不自知。因此如何保障自己的隱私不被侵犯,另一方面不侵犯他人的隱私,成為網路隱私權規範的重點。

不侵犯他人隱私又與網路素養相關。網路素養不僅是懂得如何使用網路,更重要的是網路道德的建立。使用者在網路上的行為要合宜,瞭解哪些是合宜行為,並且尊重他人,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兩件新聞正好凸顯我們網路素養的不足,如果散佈照片的人知道在網路上公開他人隱私是犯法行為,他們也許不會將照片放在網路上,甚至根本不會將照片找出來。

研究顯示,網路已經快要超越電視,成為大眾最常使用的媒體,而且網路已經成為許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是透過網路蒐集資訊、溝通或是進行商務行為,網路在我們的生活中所佔的比例逐漸提高,我們也應該更瞭解網路帶來的影響和使用網路的規範。

網際網路確實帶來許多優點,但也同時帶來許多問題,例如網路詐欺、網路色情等等,法令的修改趕不上科技的發展,而且法律有時而窮,無法面面俱到,除了透過法律規範外,更重要的是提升我們的網路素養。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6 下午

網路劈腿事件的反思

without comments

【2005.03.03  中國時報  文/張景為】

廿世紀末所興起的網路風潮,如今早已成為主宰人類生活的主流,有意思的是,其中所激盪出的「自由公共論壇」特性,到底實現了何種社會效應?更值得省思的是,在虛擬網路中所搭建起的魔幻城堡,與現實世界中的規範與價值觀,又呈現何種若即若離的微妙關係?這次東大劈腿事件同時在網路與媒體上喧騰,恰可作一檢證。

以即時互動為主的各種網路論壇﹝討論區、留言版、BBS站等〕,優缺點其實是相互依存的:自由活潑卻難以規範﹔迅速便利、突破管制,卻放言無忌、未必負責…尤其是匿名特性,一方面固然充分保障發言者的安全與空間,但也往往造成謠傳流言、誹謗攻訐的溫床。正因如此,網路既激發了人類無窮的創意空間、顛覆了既有的僵化機制,但這個虛擬論壇儘管自由卻未必公共,更衍生許多新形態的犯罪或爭議事件。

網路的弔詭是,在虛擬世界裡所創造出的許多言論或作為,雖然看似享有某種顛覆性的價值觀或認定標準,但一旦脫出可資忍受的範疇,終究還是得受到現實社會的制約與規範。畢竟,我們是同時生存在虛實交錯的兩個情境之中,沒有一個真實的人,可以誇稱網路歸網路、現實歸現實,兩者完全不相干。

因此,一旦享受了網路的快意恩仇,同時也必須有後續情況未必如你所願,還「可能」會出事要負責的心理建設。有人在網路上控訴別人劈腿,既然已經點了火,可能造成燎原之勢,就很難因為驚覺不對而自行叫停﹔因為,網路畢竟不是易開易關的瓦斯爐。

媒體針對網路上的熱門現象加以報導,當然也可能造成禍福難料的變數。往正面看,當初如果光靠網友們在網路上熱烈發言,而沒有媒體援引網路民氣擴大報導,後來能不能產生迫使NIKe低頭認錯的「現實力量」?即使像「遛鳥俠」事件,如果不是媒體後來對長庚校方嚴厲處分的質疑,並進而引發社會對整個教育本質的反思,這個事件很可能只變成一樁學生直接就被處分掉的搞笑荒謬劇。

對於這次的網路劈腿個案,媒體該不該報導?如何報導?當然有值得討論的空間。但從相對的標準看,這是個在網路上發燒的確實事件,媒體的報導也儘可能做到隱匿當事人的姓名與面貌,並配合法律觀點的警示與感情教育的溝通﹔當然,某些必須有的責難,也是媒體所應該承受且檢討的。重要的是,網友、網站與媒體三者,都應該從不斷的反省與互動中,學到更多的責任感與自律。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6 下午

黑特版的控訴

without comments

【2005.03.03  自由時報  文/野貓(網友)】

我在PTT的黑特版潛水也很久了,所謂的黑特(HATE)版,就是讓大家在心情不佳的時候,可以大聲罵、用力發洩的地方。但是我沒有想到會有人潛伏在這裡等新聞。

這次的事件我從頭到尾看得清清楚楚,從當事人PO出第一篇文章到所謂的黑特版藍爆,我都看得很清楚。

今天不管是PTT黑特版爆滿,不管是有多少人來湊熱鬧,有多少人來理論討論起鬨,我們都只會加重對當事人的傷害,更不要說是被報紙刊登或是上了新聞。

我想對報導東海劈腿事件的記者說:妳在寫這篇報導的時候是抱著什麼心態?有沒有將心比心為當事人設身處地的想過?假如今天妳是這位當事者,妳怎麼想?

假設今天你被男友劈腿,告訴一個公司同事,結果發現隔了幾個小時之後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隔一天連路上的陌生人都問你被劈腿的感覺怎樣,第三天連報紙都登出來了、電視新聞都報導了,你自己想想看有什麼感覺?傷口被挖是什麼感覺?自己去體會,難過又惶恐是什麼感覺?

當事人因為被劈腿心中無法平復,因此來黑特版抒發情緒,被我們黑特版眾鄉民鬧得這麼大已經很難過了,妳卻要火上加油,難道妳沒有當過學生嗎?妳沒有談過失敗的戀愛嗎?妳不會有負面的情緒嗎?

我們只是學生,是的,只是學生,我們不是什麼天天要出現在電視媒體的公眾人物,妳知不知道今天這樣的事情被報導出來,對身為學生的我們傷害有多大?妳一定有當過學生,可是妳當學生的時候,就算感情失意也不會被報導出來,妳當學生的時候,就算有人到處劈腿也不會被報導出來,因為沒有遇到像這樣的記者,妳也不能體會我們旁觀者看得多難過,不管是被劈腿的或是劈腿的,在PTT被大肆討論就已經很夠慘了,已經夠出名了、夠難堪了,為什麼非得有記者把別人的痛處報出來,在他的傷口上再劃一刀,再撒鹽巴?

今天妳報導出來,說不定有功有利有獎賞,也許妳對我們的怒吼根本充耳不聞,即使如此,我還是為妳的行為感到難過與悲哀,妳讓我們在PTT的人,不管是學生或是社會人士,又看到了一次媒體的醜惡。

Written by admin

一月 28th, 2014 at 2:1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