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t 發刊詞

Update: 一月 7th, 2010

 
Reset,還原基本法,系統重裝,一切更新重設。

相對於在台灣戒嚴時期成長的激進四、五年級生對改造國家社會的「革命」想像,我們這一群六、七年級生則提出國家社會與人民自我同時 reset 的要求。以下先讓我們提出對於台灣國家社會的分析,最後則提出我們對這個刊物的設想。

蔣家統治的台灣乃是公領域的威權與私領域的威權共同攜手合作,一方面在政治上是特務與高壓統治,另方面在社會與私生活方面則是父權階序與制慾;這兩種權力秩序互相支持、聯合鎮壓,造就了台灣的威權時代。

然而隨著資本主義在台灣的發展壯大,公私領域的權力佈局都起了極大的變化。公領域方面,新興中產階級透過多數統治的召喚,動員了在族群意識下被激進化的下層 階級,達成了建立在族群與國族認同上的民主化。這個民主化過程起先挑戰了法律秩序與政治統治的威信,造成國家公權力在台灣解嚴後的開始衰退,而民主化也使得被壓抑的社會力併發解放,且在私領域與社會生活中挑戰父權階序與制慾,國家權力因此失去社會私領域的有力奧援而更形弱化。

不過當政治權力交接開始初步穩定(李登輝確立了國家領導的地位),多數族群統治已成為不可逆轉的定局(陳水扁後來的當選只是認證此一趨勢),國家則企圖開始逐步挽回公權力,強化國家機器,這是不論藍綠都會執行的方向。國家增強自身的努力一部份是從改造機構著手(精簡、效率、管理主義化等等),也利用打造國族 的民粹愛國來強化國家權威;然而全球化與所謂的統獨之爭使得這方面的努力未竟全功。相反的,社會與私領域的權力階序變化與新主流的形成,則給予了國家強化權力的最大機會:藉著創造與滿足(部份)人民的需求,國家權力再度取得正當性,例如給予或保障曾受壓抑者某些公民權(雖然這個公民權通常只有優勢者才能利 用而形成新主流),提供社會福利(藉由福利機構與實踐來進行分類建檔、管理規訓),防治犯罪與偏差(監視社會的形成、藉由傳染病之類危機或各類社會病態的道德恐慌來正當化侵犯人權自由隱私的鐵腕措施),將政府局部功能轉包給公民團體(但是也使得國家權力達到過去所未及之處)等等。換句話說,只有國家在得到公民的積極同意,甚至是民間有力與主動的狀況下,國家權力或國家機器才得到最大的強化。而這些與國家權力結合的民間集團也成為新主流的骨幹。

國家與民間主流的這番變化也和資本主義的發展分不開。國家對於資本主義的支持除了透過維持市場秩序、干預或放任市場機制外,還有對於資本主義所需的社會生活 與自我人格再生產的條件之保障,這涉及了文化、家庭、道德、身體等等範疇的變化。例如當代勞動力再生產所涉及的不只是婦女家務勞動(含生殖),還有人格養 成條件的轉換與衝突,亦即,從福特主義生產下父權家庭與填鴨教育對青少年威權人格的養成,局部轉換到後福特或彈性生產下的消費家庭與改良教育對青少年自發積極人格的養成,以及在身體、文化道德與教育願景等方面,兩種人格養成方式所起的衝突。勞動力再生產的問題同時還包含了在社會福利保障、社會投機不公、缺乏良好工作機會的狀況下,青少年缺乏參與勞動市場的動力意願。國家權力雖然對於社會再生產十分重要,但是新自由主義主導的全球化卻又矛盾地削弱國家權力, 這使得國家更警覺靈活地向再生產領域深入發展,以和民間團體權力的交換方式尋求據點。

台灣隨著政治與社會以及全球化下新生產消費方式的變化,帶動了文化與階級符碼的各方面變動,例如,一個跟隨全球消費風潮的青少年、或者一個「性自主開放」的 少女,或者一個終日上網的青少年究竟是上升階層或偏差階層的特色?這些變化的不確定威脅了原本向上流動機會良好的下層階級,以及與舊有階級符碼緊密連結的部份中產階級;這兩類跨階級結合的群體,對新科技、新道德或新消費文化頗有疑懼,也因而容易傾向壯大國家權力來抗拒變化,並且被收編到新主流的隊伍中。

社會運動家曾經幻想過人民社會力量的強大,可以取代或縮小國家的權力。然而這個分析首先忽略了人民或社會內部不是一體同質的,某些人民力量的壯大,與國家權 力的壯大互相強化,並且壓迫其他人民。但是更重要的,在人民對國家權力的需求下所形成的人民力量的自我壯大,不但有政治經濟的階級競逐因素,也有文化與私領域內自我人格特質的因素;畢竟人民權力既可能透過歇斯底里的道德恐慌、排斥妒恨的認同政治來自我壯大,也可能透過包容差異與邊緣自由的肯認政治來自我壯 大。

人民權力的壯大因此至少和國家權力的壯大一樣危險。

這樣的一種批判視野意味著我們必須 reset 舊有的、只針對國家權力壯大、或只針對資本家權力壯大的批判任務。現在,我們的批判任務是雙重的:對國家權力的批判與對人民權力的批判,後者包括了對於優勢主流集團、各類型政治、文化或社會運動或人民自發實踐的批判,易言之,對於人民權力的自我批判,這個自我批判不止於階級性別族群年齡的分析,也關注性身體人格的政治。這意味著舊有的、缺乏人民自我批判的視野必須被我們重新清理。像這樣的批判任務就是我們心目中的 reset。

RESET 必須是全面的視野更新,才能徹底清理過去國家政經批判論述的盲點,因此 RESET 包含了許多傳統批判未包括的項目。同時 RESET 也明顯地帶有六、七年級生的色彩性格,反映了年齡政治的因素。當然,RESET 是個開放性的網路刊物,它希望更多針對不同議題的批判的寫手能加入編委會,擴大團結的網絡,使得 RESET 關懷的範圍不斷擴大。RESET 還開放了「民意論壇」與「漏網新聞」這些項目,希望能補足現有公共領域的不足,歡迎不能被現有媒體容納的新聞與評論。如果讀者對於我們任何文章有意見或評論,也歡迎到我們的 BLOG 網頁留言。

RESET 標誌著一個重新安裝的狀態,希望這也將成為我們時代的標誌。

 

 

Comments are closed.
TOP